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九章 险恶用心
    贾鸿渐以自己的名义在内参上面发了文章,而用自己老爹的名义,在《消费者报》上面发了文章。在内参上面发的文章,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老干部的信海,不多这个事情普通老百姓倒是不知道,甚至一些企业界的人也不太知道这个事儿,毕竟贾鸿渐的这个文章,那怎么都是要省部级高管以上才能看到的。

    而他在消费者报上写的那个文章相对来说,就是写给所谓的企业家群体看的,而这些人反应那叫一个热烈。李晶伟就是这些炸毛的企业家中的一个,他在看到了这篇文章之后,直接被贾鸿渐挑的火起,然后他火大的直接找人捉刀用他的名字写了一片文章之后,发表出来跟贾鸿渐“辩论”。

    他找到的这个捉刀的人那水平还真不错,写出来的文章在《羊城日报》上发表之后,那真是获得了不少所谓企业家的叫好!他的这篇文章,那叫一个战斗力充足,从某刑度上来说,也可以认为他的文章的确是可以跟贾鸿渐一拼的!

    此时,贾鸿渐就在看这篇文章。这篇《羊城日报》上冠名李晶伟的文章,那可真是有点跟贾鸿渐的文章针锋相对——贾鸿渐在他的文章里面说这些企业家们在温情的面纱背后有滴着血的獠牙,而李晶伟的文章里面,则是说“贾刚”在用十年动乱时候的那种动不动上纲上线的模式来扣帽子!

    在他的文章里面,他基本上就是要把“贾刚”描绘成一个精通于那个混乱年代扣帽子批判人的技巧。明明他们这些企业家,就是单纯的为褚师建惋惜而已,如果“贾刚”有不同的意见可以直说,但是他却用各种扣帽子和污蔑的手段,把李晶伟这袖满了人文主义关怀的一腔报国热情的企业家们,描述成为了一个个阴谋家,描述他们好像憋着劲儿的想要坑害国家一样……

    看着李晶伟的这个文章,不得不说贾鸿渐的确是有点火大了,他是没想到。李晶伟这人倒是还真敢说他们自己是纯洁无瑕的天使!这帮人也不看看自己另一只手在干什么!当他贾鸿渐不知道李晶伟现在正在和叁水政府闹股权的问题呢要反驳他贾鸿渐,可以,但是你丫别一边争公有企业的股权,一边再装小绵羊、小天使好不好

    而且看看这李晶伟写的文章,他还居然有脸说贾鸿渐扣帽子。还敢说贾鸿渐是在用那个年代政治迫害的手段!我了的去!贾鸿渐要是玩儿政治迫害。这李晶伟现在早就被弄到监狱里去了好么至于让他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可以写文章么当时一看着文章,贾鸿渐就知道这李晶伟的想法——他不外乎是想通过在贾刚头上扣一个扣帽子的帽子,然后用污蔑的贾刚用十年动乱的手段,来引起普通老百姓以及其他企业家的反感!

    没错!在这个改革开放的年代里面。那些个掌握了话语权的人,是想着法儿的给公众灌输以前的年代都是悲剧的想法。从上山下乡开始,被总设计师批评为哭哭啼啼没有出息的那帮子家伙们,就开始玩儿悲情,就弄得好像他们是被国家折磨的把大好青春都浪费在了深山老林。却根本不提那个年代他们在城市里能找到岗位么不就是因为提供不了岗位才把他们弄到乡下去的么感情在城市里面闲逛,然后没工作,这就能有妹子,然后就有辉煌的青春了

    而此时李晶伟打擦边球的把贾鸿渐批评的文章往那个年代上面靠,这不就是想把贾鸿渐和他老爹打成红小兵的标签么,不就是想显得他贾鸿渐和老爹就是遗老遗少的保守派么,不就是想让公众都对他们一家子产生反感,让公众觉得支持他们一家子,就是代表公众想回到那个年代么

    这改革开放以来。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那么多,粮食不限量了,肉类不限量了,买东西都不用凭票了,甚至现在不少人家都有了汽车了。他们一回想到二十年前,那联想到的就是饭都不怎么能吃的饱,然后各种物资紧缺,甚至一家十几口挤在一间屋子里面的悲惨回忆。他们怎么可能会愿意回到那个年代

    可以说,这篇挂着李晶伟名字的文章。那用心可是相当险恶的,这简直就跟是是三国时期的陈琳一样,骂战的时候不是针对着对方的论点来的,而是针对这对方人品来的,好像把对方的人品骂臭了,那么对方的论点自然不可相信一样!

    此时的贾鸿渐紧锁眉头,他当然要对李晶伟的这个文章展开反击,如果不反驳,不行,可是如果只反驳也不行!为什么这么说不反驳,那就等于是默认了自己是遗老遗少,那在公众眼中的形象就全毁了!接下来李晶伟他们贴上来的标签,那就算是贴实了!接下来他们可就相当的被动了!

    可是为什么说只反驳也不行因为对方出招了之后,自己这边只顾着进行反驳和解释,那战场的主动权就交给李晶伟他们了,可以说就是李晶伟他们牵着贾鸿渐他们往前走!李晶伟他们质疑了贾鸿渐是遗老遗少,贾鸿渐就要解释,于是乎这论战到最后可能就被带歪了方向——本来是讨论这帮子企业家到底是不是带着私心的,结果被这么一弄就变成了讨论到底贾鸿渐他们一家是不是遗老遗少了!这最后贾鸿渐就算是辩赢了,那又怎么样在公众的眼中,这场辩论早已经变成了讨论贾鸿渐他们是否是遗老遗少的主题了!

    这就像是毛爷爷他们战争理论里面的“以我为主”和“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而贾鸿渐需要怎么对应他要对应的话,那必须简练而且简洁驳斥掉李晶伟他们扣上来的帽子,然后再把论点中心给转移回是不是有私心的方面,也就是要定准了一点打,绝对不能让对方转移话题!这简直就是跟后世网上拍板砖一样一样的!

    此时,贾鸿渐要反击,那一定要写出来一片精彩的文章,甚至这篇文章都不一定要快,而是一定要好!一定要打蛇打七寸!甚至连时效性都可以稍微放松点!于是乎,这几天来贾鸿渐就在不断的这写篇文章,写一点就修改一下,写一点就修改一下,写完了之后,那还不急着发表,而是放着等两天,看看会不会有更好的点子,更犀利的吐槽!

    而就在他准备文章的时候,李晶伟的这个文章在全国上下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一方面诸多企业界的人士都开始为李晶伟叫好,甚至还有人也写文章出来学着李晶伟扣华夏高科的帽子。一时之间,简直就像是全国企业界人士一起围攻华夏高科似的,简直就像是里面的六大门派的高手一起围攻光明顶!

    这样的一个围攻,一个争论,引起来了一些本来没参合进这个事儿的媒体的兴趣,比如说《南方日报》这样一个后世所谓南方系的报纸,就很有兴趣的想来采访华夏高科的贾刚,做一个访谈。在这个年代,所谓的南方系那还是挺针砭时弊的,简直可以说是平面媒体界的《焦点访谈》了。他们主动的来提起采访要求,可是让贾刚很意外,而贾刚显然有点动心,想接受这个采访!

    “儿子,你不是正在写文章么写好了之后,给我,我背下来,然后接受采访不就得了这样一来我们连发都不用发了,直接就有人帮我们发,多好”贾刚非常有兴趣的跟儿子说道。可是贾鸿渐却摇了摇头,他的拒绝引起了贾刚和苏萍极大的疑惑,他们搞不懂儿子为什么会不答应这种送上门来的采访要求。

    “这种关键的时候,所有的稿子出手,都必须通过信得过的人,否则说不好听的,万一那南方日报的记者使坏,采访的时候我们说的是这个,结果他们春秋笔法一番,表面上看着话都是我们说的,但是通过他们的旁白和记者的一些添油加醋,那可能就会变成意思完全相反的一个报道!这种主动性是绝对不能交给别人的!否则哪怕接下来就是跟他们报社打官司赢了,但是我们在舆论上面却是错失良机了!”贾鸿渐此时表情非常严肃的说道。

    没错,后世在网上,他贾鸿渐看多了所谓有态度的媒体修改标题的事情了。明明一个文章里面,人家本人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然后记者们一发挥,一春秋笔法,改一下标题什么的,结果就能让普通读者第一时间联想到完全相反的意思!甚至后世网上都还有个段子来讽刺记者——当唐僧刚在首都下了飞机,记者就上去采访,“请问唐僧先生,您对首都的三陪小姐怎么看”唐僧当场惊讶的问道,“首都还有三陪小姐”于是第二天报纸上的题目就是一个的《唐僧抵京立刻询问三陪小姐事项》……

    这唐僧是不是问了三陪小姐事项是问了一句,不过是惊讶的反问,但是经过了“标题党”的修改,这立马就能成为一个让普通老百姓看走眼,误会成唐僧色急的采访文!而更不用说的是,很多人看报纸那都是不带脑子的,可能整篇文章看完了,那都没反应过来文章和标题不对,还按照标题的意思理解文章呢!更不用说还会有人只看了文章,根本就不看内容,然后直接就脑补事实进行传播……这种事儿,贾鸿渐能让他发生么(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