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六三章 迷雾重重
    当贾鸿渐从黎志强的出租屋里出来的时候,那都是已经华灯初上了。他之前跟黎志强一起在门口的小饭店里面吃了个饭,这饭店是黎志强偶尔来开荤的饭店,手艺还不错。贾鸿渐跟人家丢了100块钱定金,直接就跟人家签订了一个每天给黎志强送饭菜的小合同。这100块钱就算是单纯的定金,而黎志强如果工作忙了在公司加班啥的,不打电话过去,那边也就不做饭菜了。每次送过去的饭菜,基本就按照10块钱一顿的标准,一个月结账一次。

    这样的一个长期的单子可是让那饭店的老板挺开心的,毕竟这每个月都是几百块钱稳定的收入,而另外一方面,黎志强倒是感动的不行不行。告别了感动不已的黎志强,贾鸿渐踏上了回家的路。

    在一路上,贾鸿渐都在考虑这整个事儿的策划。刚才他好像表现的多么多么信任黎志强似的,但是其实真没有。他之所以在昨天的会议室里面,在逼问黎志强之前,还蛋疼的询问了那三个人的意见,其实就是为了看看黎志强说的话有没有撒谎!没错!黎志强一上来就说人家排挤他,而贾鸿渐又不是黎志强的亲爹或者亲妈,他凭什么无条件信任黎志强的话?万一这黎志强是搬弄是非的一个长舌妇呢,如果说黎志强就是打定了主意,就是趁着新领导上台搞不懂情况,然后忽悠领导去打击迫害他的“政敌”呢?

    所以,这贾鸿渐不管怎样,其实都要看看别人的说法是什么。实际上哪怕就算杨世名等人什么都没说,觉得一切都没问题,那也不证明黎志强说的都是对的!也许,黎志强是一个隐蔽的非常深的,妄图接着龙威然后兴风作雨的家伙呢,也许黎志强就是蒙骗了贾鸿渐他们一家,然后打着清除山头主义的名号,建立自己的山头主义呢?

    而至于健力宝内部有没有山头主义,他贾鸿渐可以说是无从得知的——这种事儿必须是亲自在企业里面混过才能知道!但是这事儿既得利益者会承认么?而被排挤的那些人,怎么就知道他们是因为没有裙带和关系才被排挤的呢?毕竟一些国企里面,裙带关系也是有的,但是有能力的人还是能上去的,这是否有裙带关系并不能证明企业中上升的通道是否被完全堵塞了!

    所以,现在贾鸿渐能做的,基本上就是挑动群众斗群众,让黎志强和杨世名等人斗起来,同时他们贾家还不能明显的偏向某一方,这样才能压住阵脚,这样才能在两边人斗争的过程中,发现谁对谁错,然后留下好的,干掉坏的,接着在清理一下企业内部的管理问题,最后让企业蒸蒸日上。

    他贾鸿渐以前在黄鸿年大肆收购国企失败之后,他不愿意接黄鸿年的那摊子,其实就是因为这事儿。他收拾一两个企业的人事烂账还好说,这要是上百个国企都等着他去梳理,那他贾鸿渐也不要干别的了,整天就跟人勾心斗角了!

    第二天,又是一次高层会议。这次还是杨世名那三个副总外加总经理助理黎志强,以及贾鸿渐来参加,不过参与旁听的到是多了俩人——贾刚和苏萍。一开场,贾刚直接就说话了,“昨天呢,咱们会议室里面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场面。对此我很不满意!会议室就是开会的地方,再生气怎么可以动手?这里我要批评一下杨世名同志!你这样做是很不合适的,以后一定要收敛好自己的脾气,明白么?”

    杨世名还是给贾刚面子的,听到贾刚这么说,虽然很不爽,他还是点了点头“恩”了一声。而此时贾刚却是把矛头指向了贾鸿渐,“另外,作为首席执行官的贾鸿渐在昨天会场表现也非常不好,你怎么能够对杨世名说那样的话?你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们贾家是违法乱纪的人么?你是说我们是黑社会么?我们怎么可能诬赖杨世名贪污**?对此,我作为贾鸿渐的父亲,也要向杨世名同志道歉,犬子昨天说的有点过分了,希望你能够原谅,毕竟他年纪还小……”

    这,自然就是贾鸿渐设计的让贾刚和苏萍秉公执正的角色需要了。他因为昨天叫不停暴怒的杨世名,不得已爆了那样的话,这话肯定有点得罪人,至少会让杨世名他们几个都觉得贾家是不是倾向于黎志强了,所以这边必须有一个安抚工作。对黎志强的安抚,可以私下来,但是杜宇这杨世名的安抚,还必须在明面上来——这也就是让黎志强不要过于嚣张,让黎志强明白,至少表面上贾家还要秉持公正的!

    贾刚这边批评儿子,然后还代贾鸿渐道歉,这可是让杨世名顿时有点受宠若惊了!毕竟现在这是私人老板啊!对于私人老板,杨世名自己感觉那就有点成为了封建时代人家的家臣或者是仆人的感觉。自己一个打工仔,被少爷冤枉了,或者被少爷骂了,有几个老爷会过来给打工的道歉的?毕竟少爷是老爷的独生子,老爷不说骂的好骂的妙,那已经算是比较开明的了,这还能批评少爷,然后给打工的道歉,这绝对就是青天大老爷一样的赶脚啊!当时激动的杨世名就赶忙摆手,“没什么……没什么……昨天,昨天也是我太过分了,我不怪少爷的……贾董,我这个人就是暴脾气……就是冲动,以后要是我冲动了,你就骂我好了!少爷昨天也是为了让我住手……”

    “诶,世名啊,一码归一码,昨天你暴脾气的事情,我已经批评过你了,回头你要做深刻检讨,写一份检讨书给我,然后现在是另一码事,是贾鸿渐威胁你的事情,这个我们要分开来谈。在我们华夏高科,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一码事归一码事,做了事情,该赏的就赏,改罚的就罚。不可能说什么功过相抵的,做了好坏对半分的事情,那该赏的还是要赏,该骂的还是要骂!”

    这贾刚本来就是一纯血的君子,他当年那都是一身正气敢直接写书骂四人帮的人!这当年都是直接被判了死刑的大爷!他这性格放到2030年代,那怎么都是一个能上历史书的响当当的君子!而且这几年来养尊处优,又是公司的老总,虽然在贾鸿渐面前一直没啥意见,但是在别人面前,他可是大老板,那威严妥妥的!此时的他那气场为威严一散发出来,绝对有有种黄袍加身的感觉!绝对就有那种老大中的老大,能让人死心塌地跟着一辈子的感觉!

    看着贾刚的这样子,再被他的气场一感染,当时杨世名等人直接就恭敬的点头称是了!至少表面上来说,这李晶伟也私下里跟他们说了,以后贾刚就相当于是他李晶伟,要他们这帮人跟辅佐他老李一样的辅佐老贾,他们能不低头么,能不至少表面上给个心悦臣服么?而且更不用说的是贾刚这事儿处理的绝对公正,还真让人一点挑不出来毛病,哪怕是被罚这也都心甘情愿啊!

    接下来,这贾刚看着大家都没什么意见了,才继续说道,“那么,今天的会议继续昨天的议题,贾鸿渐,你来主持,我和苏萍旁听。凡事不用问我们的意见,你做就是了。”

    这话一出口,杨世名等人顿时一惊。他们现在算是明白了,这贾刚还真是花心思要培养眼前的这个二代少爷贾鸿渐啊!今天这就是贾董和苏总直接压阵脚啊!他们此时也算是明白了,今天就算是再火大,那也不能动手了!搞不好连吵架都不能!更不要说作势要打贾鸿渐少爷的事儿了!

    此时就听着贾鸿渐一声咳嗽,然后开口道:“昨天我们的议题说道了现在企业存在的问题,因为某些事情这个议题没有继续下去,那么今天我们再继续说这个问题。昨天黎志强说咱们企业内部有人事方面的山头主义,杨世名,你觉得有这方面的问题么?”

    嘿!这问题问的,当时杨世名就感觉那叫一个难受,这个问题让他怎么回答?这问题怎么问的这么刁钻?昨天是黎志强说有这个问题的,贾鸿渐你去问黎志强啊!问我干毛啊?当时,杨世名就觉得,这个问题是不是贾刚教贾鸿渐问的,不然按照昨天贾鸿渐那个青涩的样子,他怎么都问不出来这么刁钻的问题啊!

    虽然顿时间脑子里面出了很多想法,但是杨世名还是开口回答了,“我觉得……我们以前是国企,要说企业里面一点人事问题都没有,要说健力宝里面一点裙带关系都没有,这是不可能的啦!全国上下所有国企,有哪个敢拍胸口说自己企业没有裙带关系的?是不是?所以啊,小贾总,我是觉得虽然有问题,但是人士方面山头主义并不严重啦,严重的话我们去年市场也不可能做到卖出去50亿元汽水的地步,对不对?”

    听着这话,贾鸿渐眼睛却在盯着杨世名的表情,而脑子则是在琢磨着,这杨世名说的话,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还是说的是真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