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六五章 一头雾水
    “这样的方案绝对不行!”在黎志强提出来了那个发疯yiyang的方案之后,杨世名一下就面红耳赤的站起来了,“贾总,小贾总,这样的方案不行啊!那些民工是shime样子你们应该zhidao吧?不是我看不起劳动百姓,而是那帮民工干活的shihou,真的想让人把他们弄死啊!别的不说shime,前几年我们健力宝山庄动工,那个shihou就是差点出事儿了,明明我们之前都跟他们民工说过了怎么样怎么样才能安全,这都是为了他们好,结果他们一个个的就为了偷nameyidian点的懒,ziji觉得没事儿就胡来,最后差点弄出事情来!这要是真出事儿了,上面还得说是我们忽视务工安全,还要我们给他们工伤赔偿!要我说陪个屁!我们又不是没给他们说,是他们ziji不停!这要是回头咱们生产线上都是民工,那就等着生产线被他们给弄坏吧!”

    这杨世名此时那真是有点气不打一出来,恰巧对于他说的这个故事,贾鸿渐也听过类似的,只不过不是民工,而是国企里面的贾鸿渐某个熟人是做检修的,一次工厂里面的某个大风机坏了,那风机的直径都2米,大铁风叶,这风叶要是转起来,那绝对能把人弄成肉泥!然后这哥们儿就准备下去检修,按照维修的安全条例,就直接把风机的电闸给拉了下来 ”“章节更新最快 。这边绑好了绳索准备下去了,不zhidao这哥们儿怎么turan有不好的预感了,他赶忙又跑到电闸pangan的电源处。把保险丝给松了下来,然后把保险丝给装到了ziji的裤子口袋里。然后他有贴了个纸条到电闸pangan,说是下面有人再检修,不要合闸。他心想着这样应该就meiyou二哔合闸了吧?结果尼玛下去检修完了上来一看,这哥们儿直接就吓得腿软,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来了!原来这闸不仅被二哔给合上了,甚至pangan的那保险丝都不zhidao被那个二哔找来一个新的保险丝放到了上面,这要不是新保险丝没上好,有点松,不然这哥们儿当时在下面绝对就绞成肉泥了!

    尼玛这哥们儿当时腿软完了之后。那是火气大的不得了。到处找是那个二哔做的,找到了之后直接就把那二哔揍了一顿!到了后来一问才zhidao,那二哔过来看也没看pangan的纸条,就直接要合电闸。合了发现风机没转。然后发现保险丝没了。这二哔根本就没想到是有人在下面检修,ziji又找了个保险丝过来!这要不是保险丝没上好,不然他最后又合闸的那一次。直接就能让贾鸿渐的熟人变肉泥了!

    这杨世名说的那种民工,让贾鸿渐赶脚就跟工厂里面那熟人的工友yiyang,有shihou二哔的简直让人想直接弄死他们!这帮货haoxiang都没大脑的!有shihou一些安全条例就是为了他们好,结果这帮人不zhidao多爱惜ziji的精力,haoxiang他们的精力或者体力是可以积攒下来某一天直接用来变身超人的,结果yidian点小懒都要偷,弄到最后不按安全条例来,吃亏的还不是他们ziji?他们ziji吃亏其实也到好了,更多的shihou这帮二哔那还会顺带害了别人!

    此时就听着杨世名说道,“对于这种民工,要是年纪轻轻的,比如说刚从初中毕业的或者高中毕业的,name这些民工还可以用,还是可以教育好的,但是占大多数的还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三四十岁的人,这些人那真是有点不听管教。按照亚当斯密《国富论》里面的说法,农民的工作效率是最低的,因为他们在自家农田干活的shihou,会碰到很多工作的转换,于是在工作转换之余,他们keneng就随便在田间地头休息一下,而这种休息积累下来就降低了劳动生产率,同时也使他们习惯了这样慢悠悠的节奏,同时他们也不太适应跟别人配合劳作,只管ziji的ganjiao。而工人就不同了,受过培训的工人就zhidao组织纪律的重要性,他们就zhidao需要跟别人配合才能生产,很多shihou他们就是生产线上的一颗螺丝钉,所以他们更加注重配合别人……这年头工人都不是shime好鸟呢,时不时来个生产事故shime的,就更别说是农民了!”

    对此贾鸿渐倒是快忍不住要点头了,的确农民工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也就是因为这些问题,所以后世建筑行业才会成为农民工们最集中的行业。一方面来说,这不太需要太多的专业知识,哪怕是泥瓦工shime的,那很多shihou农民也稍微会一些他们在家乡ziji盖房子shime的,都不是请的包工队,很多shihou都是亲戚朋友邻居互相帮忙一起弄得,于是乎,又不用太多的专业知识,就是卖一把子力气,那可不是建筑行业最适合他们?更不用说后世的房地产行业各种热门,导致当建筑工地的民工那更是机会多。

    虽然贾鸿渐在这方面更倾向于认同杨世名的意见,但是不得不说他现在并不能表现的有倾向性,很多shihou老板就是这个样子,要表现的haoxiang挺公正的样子。而在此时,那黎志强又反驳了,“你这是看不起劳动人民!我们国家刚解放的shihou,在苏联援建156个工业项目的shihou,全国上下哪来name多合适的工人,后来很多农民进了工厂,不都是经过短暂的扫盲班培训,然后进厂子就慢慢成了熟练工了么?怎么当年可以把文盲变成熟练工,到现在就只能让识字的农民靠边站呢?”

    黎志强的话那可是要把这个争论拔高了,但是拔高只能让人无法辩驳,却不能解决问题。这边两边人开始争论不休起来,看着他们这你一言我一语然后火气慢慢越来越大的场景,贾鸿渐真有点受不了了!“行了!”他大喊了一句之后,这两边的人才安静了下来。此时就听着贾鸿渐说道,“这个事情呢这样,黎志强你回去写一份详细的可行性报告给我,然后杨世名,你们三个回去写一份不能使用农民工的报告给我,记得我这里要摆事实讲道理,不能空对空的喊大道理,最后我们公司的方案将会根据你们两方的方案对比来决定……”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基本上就是散会了,黎志强和杨世名等人怒目相向的走出了会议室,这两边的人显然是闹翻了。他们出去了之后,苏萍谈谈的叹了一口气,“哎,我还没发现,经营企业原来这么麻烦,在咱们华夏高科的shihou,我一直觉得顺风顺水的嘛,怎么这健力宝里面name多事情,头疼死了!”

    此时贾鸿渐还没说话呢,贾刚就笑着说道,“你也不看看咱们华夏高科多大,咱们总部到现在算上华夏汽车的人,也不过一百多号人而已,要是光说华夏高科总部的话,那更是就几十号人,这还不好管么?而且一个个都是咱们ziji招进来的,当然都对咱们负责了。这升值不升值的,也是咱们定的,meiyou中层干部shime事儿,这人家当然不能乱说了。而工厂那边虽然人多,但是上升的岗位少,最高也就是个车间主任,就这还没办法调到总部来,他们招工我们也都是tongguo人才市场来的,也meiyoushime弄裙带的机会。但是这健力宝本身工厂和管理层就是在一起,而且以前还是国企,这里面有麻烦事儿还不正常?”

    听着贾刚的话,贾鸿渐也点了点头,“而且咱们jing是外来户,跟这企业没shimeguanxi,也没shime根基。咱们现在啊,这就跟做了换头手术的病人yiyang,这脑袋还没和身体连接起来呢,只是刚刚放到一起而已,咱们又没根基,又没耳目,甚至连人事和财务权都没抓住呢,这觉得一头雾水简直就是一定的,不然让他们这帮人到咱们华夏高科去,让他们当老板他们照样觉得一头雾水。而且这健力宝以前还是国企,各种问题多,这国企越大的内部内斗越厉害,咱们要把他们的guanxi理qingchu,哪儿能name简单呢?要是咱们三两天就搞定了,全公司上下就一条心了,整个公司就欣欣向荣了,妈你信么?全国上下就咱们懂管理?就咱们出手能搞定?别人废了几年的功夫没弄成的事儿,咱们三两天就搞好,这也太打脸了……”

    当然了,贾鸿渐话是这么说的,他虽然也没打算三两天就搞定,但是却想着十天半个月就搞定来着不然他贾鸿渐来这儿干嘛啊?他当初拍板要买这健力宝,就想好了要过来理顺这里面的问题了!jing这是一个年销售额50亿的公司啊,那做好了几年以后,一年几个产品打出去,几百亿的销售额都不是不keneng啊,这能带来多少利润?光是货款拖欠一个月,那就能有多少利息?这么赚钱的一个企业,就算麻烦点,他贾鸿渐那也是要吃下来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