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九章 毛某人的攻击
    “那个姓毛的到底是shime意思?凭shime这么说我们贾总?他跟我们贾总有仇么?”在门外的贾鸿渐只听着张凤姑在办公室内fennu的说道。这话的声音挺大的,足够让他贾鸿渐挺qingchu了那毛某人的名字。不过此时他倒是惊讶了起来,听着小张的这个意思,这毛某人又开始黑他贾鸿渐了?

    最开始的shihou,这个毛某人黑贾鸿渐,贾鸿渐是zhidao的。当时不zhidao是怎么回事儿,这个知名的自由派所谓经济学家就turan跑了出来对着贾鸿渐开喷 ”“章节更新最快 。从这点上来分析的话,贾鸿渐当初觉得是不是李晶伟花钱雇他来喷的。jing当时贾鸿渐就是和李晶伟这老头儿对喷呢,这出来帮腔的毛某人,怎么看都像是来拉偏架的,所以认为他是倾向于李晶伟那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现在这么看来,这毛某人在贾鸿渐和李晶伟都化干戈为玉帛了之后,还跑出来开喷,这就有点让人无法理解了。name这毛某人到底是站在谁那边的呢?难道其实是别人雇佣的这个毛某人?也不对啊,当时他贾鸿渐也就是跟李晶伟吵得厉害,别人他都没指名点姓的喷,别人至于专门找毛某人来骂他么?

    就在他这么考虑着的shihou,只听着办公室里面小张haoxiang挂了电话。此时他随手敲了一下小张的门,然后直接推门就进去了。进去了之后,只见着小张的神色稍稍有点慌乱,haoxiang惊讶于贾鸿渐居然在她刚挂了电话的shihou就开门进来了。然后看着她的脸明显就是在打量和分析贾鸿渐刚才听没听到她打电话shihou说的事情。

    短暂的一两秒钟考虑之后,这张凤姑立刻就说到,“贾老师,刚才接到一个电话,说是那个姓毛的经济学家,跑到了中央写了一封信,说haoxiang是批评你的。说你对东南亚金融危机的预测怎么怎么不对,怎么怎么有问题,说你是别有用心……贾老师你可别生气啊!”张凤姑那真是准备好了要开始劝贾鸿渐了。在她看来,这贾鸿渐那就是个大天才。而且人又name好。这样的一个大好人,被别人诬赖了,肯定是要觉得委屈觉得生气的啊!

    可是谁zhidao,此时却见着贾鸿渐非常淡然的一笑。“我又不是人民币。怎么能让人人都喜欢呢?放心吧。我不生气。”贾鸿渐这话可是真心话。他真不生气,至少在zhidao这毛某人背后到底是谁之前,他不会生气的。要生气也是等到一切水落石出了之后。他才会生气。

    张凤姑此时有点愣的看着贾鸿渐,她本来准备好了一套安慰贾鸿渐的话,结果谁zhidao此时看来haoxiang都用不上了?当时就有一种挥拳打到了棉花上的ganjiao。她以前还一直以为贾鸿渐老师的脾气比较爆,所以当时一接电话之后,就生怕贾鸿渐生气,结果谁zhidao现在却发现这贾鸿渐yidian都不生气,这能不让她惊讶么?

    不过呢,她不zhidao的是,这贾鸿渐不生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贾鸿渐还不zhidao这个毛某人是怎么骂他的。光是zhidao别人骂ziji,这心里有点不爽是正常的,但是这还是能克制住。ruguozhidao了对方是怎么骂的,而且ruguo还骂的挺难听的话,那可就真不一定能忍得住了。

    就在此时,贾鸿渐的手机turan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接,只发现是朱老总的秘书亲自打过来的。“喂,是鸿渐么?呵呵,老总让我打个电话过来给你,让你不要生气。真金不怕火炼,真理不怕质疑。哪怕就算是你预测的那种东南亚一直到日韩的全面崩溃meiyou出现,但是也是为了国家想到了最差的情况嘛。老总呢,想让你放心,这种事情他们看的很qingchu,不会因为说shime别人多说了几句啊,或者说你预测的不准啊,就对你有shime想法。你也别往多想,没啥的……”

    恩?这话怎么听着是转着弯儿的要来安慰他贾鸿渐似的?他贾鸿渐有这么脆弱么?还是说这毛某人真的骂的很难听?这事儿弄到了现在,还真的有点勾引起来他贾鸿渐的好奇心了。本来他们不这么说吧,他贾鸿渐倒是可以脸皮厚的直接把这事儿放在一边,但是现在人人都这样来关心,那就不得不让他好奇内容了。

    “张大哥,这毛某人是怎么说我的?我这边还不zhidao呢。”贾鸿渐干脆就开口问道。结果他这么一问,就听着那张大哥直接哑口无言了,这么尴尬了几秒钟之后,那大张才支吾搪塞道,“不zhidao更好,生活是ziji的,干嘛没事儿老要zhidao别人怎么说ziji呢?ziji心情好这不就得了么?”

    嘿!这越说越让贾鸿渐好奇了有meiyou?所以当时贾鸿渐就追问了,“张大哥,你跟我说实话,我保证不生气,他到底怎么说的?”“这个……这个……鸿渐啊,大哥我实在不建议你zhidao,但是你ruguo真想zhidao呢……那就找一份内参清样吧,里面有……”这大张不愧为是能成为朱老总秘书的人,这keneng会担责任的shihou,那是绝对不粘手!到shihou贾鸿渐ruguo真生气了,那就不是他大张告诉贾鸿渐之后惹贾鸿渐生气的,而是贾鸿渐ziji找来了文章看过之后才生气的!

    这大张的推脱,还更加加剧了贾鸿渐的好奇,于是他直接就打了个电话预约了一下,然后就准备去市委市政府找程昱借一本内参过来看看。一听到他这么安排,当时被抓为司机的小张赶忙就劝贾鸿渐道:“贾老师,要不就算了吧?没必要zhidao人家怎么骂你的,他们都是乱骂的,何必弄得你心情不好呢?”

    “不行,必须zhidao。本来你们要是说了,我keneng还不会怎么样,现在一个个的都不说,弄的我就非得zhidao不可!我这人就这脾气!”贾鸿渐的倔劲一下子就上来了。

    这么一路坐着车子来到了市委市政府之后,贾鸿渐来到了程昱的办公室。此时只见着程昱正在办公室里面等着他呢,不过就在贾鸿渐刚进屋坐下的shihou,那程昱就开始劝贾鸿渐了,“鸿渐啊,这个内参呢,我还是劝你不要看了,看了没shime意思的。”嘿!不行,程昱都这么说了,他贾鸿渐还必须看了!听这个意思,这骂的haoxiang很严重?骂的轻那不看也就算了,这骂的这么严重还不看,这不是回头还要被人家嘲笑被骂了都不敢还嘴么?

    “程shuji啊,你就让我看吧,我这人脾气就这样,好奇心上来了,怎么都挡不住。”贾鸿渐此时那是不管程昱怎么劝,死活就是要看。最后程昱看着贾鸿渐实在劝不住了,这才把办公桌的抽屉拉开,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份内参清样。接着他把这内参交给了贾鸿渐之后,拿着一根烟就要出门。“我上个厕所去,你慢慢看。”

    等到这程昱出了门之后,贾鸿渐就在小张的陪伴下,开始翻起来这个内参了。翻了一下目录,只见着里面有一个文章的名字那就叫做“撕开某些所谓善人温情脉脉的面纱”,而作者就是那个毛某人。

    贾鸿渐翻到了这篇文章之后,只见着开场就不点名的写到“听闻国内某企业一直以乐善好施形象出现在社会上,该企业经常资助一些失学儿童,以及送医疗下乡……”光是看这么一个开头,贾鸿渐那就mingbai,这个文章那就是表面上不点名,但是实际上就是让大家都zhidao说的就是华夏高科!

    jing在这个年代,zhidao要有个慈善名声的,那除了华西高科还有哪个国内企业又这个意识?甚至主动刷各方面好感,树立好人形象的,这除了贾鸿渐有这个想法,别的企业家有几个是有这种想法的?更别说是shime送医疗下乡了,这简直就是点名说华夏高科了!jing在这个年头,没事儿还聘请医生们下乡义诊的,这除了华夏高科就没人了啊!

    “日前,惊闻该企业董事长之子,居然是新华社记者,可以在内参上发表文章。该子发表的文章,一贯以爱国慈悲形象示人,一直以消除外资企业在国内的优惠待遇,并且称之为取消超国民待遇的口号来博得众人认可。殊不知,中国现在在国际社会并meiyoutee的竞争力,ruguo不给予优惠条件,跨国企业为shime要来中国投资建厂?”

    “从这个方面来说,该子若不是别有用心,那就是糊涂的不行。假设他就是糊涂而已,就是年少无知而已。但是此子却是在上半年的中央内部会议中,上书中央预测东南亚将会有猛烈的金融危机。这点被他预测对了,不过在他的预测中,这个金融危机那是会相当惨烈,甚至会影响到港台日韩。接着最终就会间接影响到我国……就此看来,haoxiangmeiyoushime。但是到了这9月,明显所谓的东南亚经济危机yijing消退,并且看形势基本上港台日韩也meiyou遭受shime太大的损失,日韩两国更是毫发无伤。在这样的情况下,何谈影响我国经济形势?

    从这里看,也许此子真的是年少无知,预测错误。但是联合到之前他一贯要求取消外资所谓超国民待遇的情况,ruguo万一事情真的像他预测的方向发展,name在我国又取消掉了外资的所谓超国民待遇之后,name还会有外资进入我国投资么?在外资纷纷撤离的情况下,我国的经济形势反而要出现大问题。所以可以说,ruguo事情真的像此人预测的那样发展的话,结果反而我国的经济基本盘将会受到重大影响!”(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