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六章 搞不懂
    让国家情报机关来给个人做笔仗的情报支持,这别说是中国了,在全世界指不定都是第一次出现的请求。估计除非是第三世界的某个小国的独裁者,比如卡扎菲大佐的某个儿子,这在利比亚境内匿名跟人打笔仗,然后吵得面红耳赤之后,搞不好会申请调用一下国家情报机关把对方抓起来或者调查对方的什么黑历史之类的,否则哪儿有用国家情报机关提供的资料给打笔仗服务的啊?

    但是贾鸿渐这样一个平民老百姓,在这个和平年代,还就在中国这样一个区域性大国内部,提出来了这样奇葩的要求。当朱老总勉强答应了回头跟别的老总讨论一下这个要求的时候,他真的有一种“我这辈子从来没听过这么奇怪的要求”的感觉。在电话里碍于贾鸿渐的情面,他算是勉强答应了帮着提一下这个事儿进行讨论,但是挂了电话之后,他想了想跟其他几个老总见面时的场景,他还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开口提这个事儿!于是乎,他就开始奇怪,这贾鸿渐胆子怎么这么大!

    这朱老总估摸着,这个年头别说在国内有人会跟贾鸿渐一样大胆的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了,估计在美国也没人敢提这种要求吧?难道说美国国务卿或者是谁的智囊团成员在报纸上跟人吵架的时候,会要求美国的中央情报局或者是联邦调查局配合他,给他提供资料么?这怎么想怎么都觉得奇怪啊!

    而且在国内,这一项是讲究组织纪律的。什么叫组织纪律。那就是不要跟组织提一些奇怪的要求!比如说基层的片儿警,按道理来说是不应该让技术科的同事提供调查这片儿警女朋友在当地是否有开房记录之类的东西,这种那都是违规的!不过人家那是基层,互相之间都认识,有时候办事儿吧碍于人情不得不帮一下。可是这贾鸿渐也不是跟基层提出来要求啊,直接跟国家情报机关提出来要求了……等等,顺带着朱老总突然想起来了,好像上次这贾鸿渐弄什么cvd的时候,防盗版编码那还是找军队情报机关负责密码编译的部门来帮着编密码的吧?感情贾鸿渐这小家伙早就把目光对上了国家和军队的情报机关了?但是不得不说,贾鸿渐这小子分寸掌握的很好。基本上就介于了公器私用和申请合理协助之间的那么一个小缝隙。这样的一个要求虽然奇葩。虽然让人感觉匪夷所思,但是按道理来说,好像还真不违反国家相关保密规定之类的……

    所以这才让朱老总头疼啊,特别是在第二天。这朱老总和其他几个老总进行碰头会的时候。听着其他老总一个个的说各方面的问题。这朱老总脑子里面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提贾鸿渐这个事儿才合适。一直到了会议快结束的时候。朱老总还是觉得这话没办法说出口啊。毕竟他说出口了,那就显得好像是他内心倾向于答应贾鸿渐的这个要求一样,会不会让他在几个老搭档眼里面也显得很奇怪?

    可是眼见着会议就要结束了。到了最后,当江老板开口问大家还有没有别的要补充的时候,这朱老总才终于一脸要扛着棺材闯地雷阵的模样开口了:“我这边有一个问题……”

    “老朱还有什么问题?说吧?”江老板奇怪的看向朱老板。而此时在场所有大长老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朱老总脸上。此时只见着朱老板英勇就义一般的说道,“贾鸿渐和毛某人打笔仗的事,他希望得到国家情报机关的协助……”

    “什么?胡闹!”贾刚在办公室里面,听到了儿子说他已经跟朱老总说过了,想要得到国家情报机关的协助来打笔仗,这可让贾刚大吃一惊!“你怎么能想到要用国家情报机关来协助你?你这是公器私用你知道么?人民政府的情报机关就这么给你配合?用港台的话说这纳税人的钱都给你服务了?”

    “行了行了,别说的这么严重,不就是让人家帮个忙么?”苏萍此时赶忙出来护崽子了。“你懂什么?这给上面的感官那就糟透了!到时候给江老板等人感觉,我们一家那就是没大没小不知道轻重!还真当自己是三岁小孩子呢?这种事儿你提之前怎么就不过过脑子?”贾刚还是特别生气的教训道。

    谁知道此时苏萍却说道,“他不就还是个孩子么,这还没到20呢……”“都18了就是成人了!也就是在你眼里还是个孩子,在别人眼里他不是个大人了?”谁知道贾刚还不消气。

    对于老爹的这种举动,贾鸿渐也可以理解。他老爹是君子嘛,当年中央工作组下来平反了他以后,他去找工作没找到,中央工作组知道了,要给他安排工作,他还特别高尚的说要自己实践一下改革开放,要凭借自己的双手致富,然后去做小生意,结果被当投机倒把给抓了起来。从这事儿看来,他老爹的脾气那就是个老古董,看不惯贾鸿渐这种没事儿就打擦边球,然后看到好像没什么机会也要硬上去尝试一下的作风,那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对于贾鸿渐来说,他的这种作风那也是很正常的。就跟追妹子一样,虽然妹子表面上好像对自己没兴趣,但是不追一下怎么知道不能推到呢?是不是?再说了,这个“申请”就算被驳回了,那也没啥问题嘛,反正他贾鸿渐给中央刷好感刷的都不少了,而且也有一个敢不给朱老总面子的“任性”的印象在,所以他提出来别人觉得匪夷所思的要求,那也是符合他表现给中央的形象定位的嘛!再说了,这中国的人这么多,生存竞争这么厉害,不尝试一下去抢夺那些看起来好像没什么机会的机会,怎么给自己争夺更多的生存资源?要是老老实实按部就班的走,他贾鸿渐前世可是没办法走到那么高的weizhi的!

    此时的贾鸿渐,低着头任由老爹教训。人家是老爹嘛,天生有教训儿子的权力。老爹在这边教训,咱就摆出来一副虚心接受的模样,一点不顶嘴,老爹说啥咱都点头,这呢,就是孝心。老爹老妈年纪也不小了,不能顶撞他们让他们生气不是?所以此时贾鸿渐那真是一幅孺子可教的模样,不管贾刚说啥他都乖乖的在一边点头。看着贾鸿渐这副乖巧的样子,贾刚最后心也软了下来,“那你现在赶紧给朱老板打电话,就说之前你那是昏了头才提出来的要求!”

    贾鸿渐呢一般对老爹老妈的教训,那就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虚心接受,这就是给老爹老妈面子,就是承认他们的权威,承认他们的地位比自己高,这就是孝心。但是呢,老爹老妈的想法毕竟跟他不一样,他再有小心,也不可能说完全听老爹老妈的,所以那就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现在老爹既然这么说了,那贾鸿渐就点了点头,表示过会儿就打电话。“不行,现在就给我打!”贾刚看着儿子要拖,那显然有点火大,马上就要逼着儿子现在就打电话。这可怎么办?老爹在面前呢,贾鸿渐这电话是打还是不打?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间贾鸿渐的电话响了。他赶忙接起来电话一听,居然还就是朱老总打过来的!

    “喂,鸿渐啊,这个事情呢……原则上来说……我们是同意了……但是我们不鼓励你经常这么做……另外嘴一定要严!”听着朱老总的话,贾鸿渐当时恨不得亲这老东西一口了!虽然这朱老总满脸褶子,还是个老爷们儿,估计味道肯定不会是草莓味儿的,不过谁让他帮了贾鸿渐的大忙呢?

    当时挂了电话之后,贾刚瞪了贾鸿渐一眼。“看什么,还不赶紧打电话?”“你看你,逼着儿子干什么?现在朱老总他们说不定在开会呢,等一会儿又怎么了?”苏萍上来继续护崽子。结果此时,贾鸿渐却嘿嘿笑着说道,“爸,妈,朱老总同意了……”

    贾鸿渐觉得自己应该会永远记得现在的这个场面,他老爹贾刚在听到了他的话之后,当时那脸色叫一个精彩!估计老爹根本就没想到,高层居然会答应他贾鸿渐这么荒唐的要求,然后就下不来台了!刚才这老爹还训贾鸿渐呢,结果朱老总他们都答应了,这让贾刚怎么办?不过毕竟眼前都是一家人,贾刚哪怕真没有台阶下,他自己也可以找台阶下,毕竟在自己家人面前丢人那不算丢人。在脸色变了一通之后,在老婆还没来得及开口给自己台阶下的时候,这贾刚匪夷所思的摇了摇头,“搞不懂,搞不懂……”然后就要转头出去。

    此时苏萍赶紧给贾鸿渐使了个颜色,意思就是让贾鸿渐赶紧过去哄哄老爹。这贾鸿渐当然要遵命了,他立马站起来跟在老爹身后,“嘿嘿,爸爸你刚才教育的对,之前是鸿渐做的不对……”毕竟面前的是自己老爹,又不是毛某人,他当然要让自己老爹能体面的有个下台的机会呗。不然把自己老爹架在台上下不来,他这当儿子的难道能有勋章拿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