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投降输一半?
    此时的毛某人那是相当的急,但是急并没有用。哪怕他急的满嘴起泡,对他现在的境况并没有任何的帮助。首先来说,贾鸿渐从那几点专业的角度批评他的事情都是真的,他在这点上是没办法狡辩的从现在的事情看来,贾鸿渐这人明显是有点经济学底子的。哪怕就算贾鸿渐自己没有底子,他身边肯定也有懂经济学的人帮他出谋划策。甚至说不定给贾鸿渐出谋划策的就是国内某个一直跟毛某人不对付的经济学家……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毛某人要是胡乱给自己辩解的话,那么肯定会被抓住痛脚的!毕竟现在的争论焦点已经转移到了专业领域,甚至可以说已经转移到了他在专业领域内的诚信问题。此时的他如果还胡乱说的话,真的就不怕别的行内人出来打脸?到时候再有同行出来打脸,那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丢脸的问题了,搞不好在业内他都没办法混下去,更别说是给别人“代言”赚钱了!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解释又不行。这要是不解释的话,他以后也别想跟别人“代言”了。所以可以说现在摆在他面前的简直就是个双难得局面,可以说是前后都有坑,他不管怎么走都容易掉坑里!这样的一个现状,可是让毛某人纠结坏了!他甚至都不知道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了!

    此时的贾鸿渐,正在享受着给毛某人挖坑打脸的赶脚。他这次写了文章扇了那毛某人的脸之后,这文章发表的当天晚上。吴镜琏等共和国知名的经济学家那就给贾鸿渐打了电话,对于贾鸿渐揭露毛某人的事儿给予了充分的好评!他们这些老头子以前放着毛某人不打,那基本上就类似于人看到旁边有条疯狗,下意识的当然是躲开,而不是冲上去跟疯狗对咬。好吧,这么比喻也许有点过分了,不过意思大概差不多。而且这些老头子们,那一个个的都是知识分子气质很浓的人,让他们脱了衣服光着膀子主动去跟毛某人摔跤打架斗殴的,他们实在放不下来这个架子!

    但是这次就不一样了。这次贾鸿渐的这个事儿。那是毛某人自己疯了上来咬贾鸿渐。贾鸿渐是在被挑衅了之后,直接那棍子出来抽狗,这样一来他们这些以前就被疯狗骚扰不已的知识分子,当然要捧个人场出来叫好了!

    在吴镜琏这些共和国经济领域的最高智囊的口中。贾鸿渐此时显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少年英雄不仅在经商和一些政治政策领域里面有了国家智囊的天才水平。在非自己专业的经济领域也显现出来了异乎寻常的潜质这也就是他们这些知识分子不太好意思血夸贾鸿渐。才说出来了这样隐隐约约同时又有点那么夸奖意思的话。在他们口中的所谓经济领域里面表现出来了异乎寻常的潜质,这不就是说贾鸿渐作为外行人把一个“内行人”给抽了脸么?这当然算是有潜质了!

    对于此,贾鸿渐是非常谦虚的表示了自己还是连经济学的门都没有进入的小朋友。他们那些大能才是真正的经济学家。反正花花轿子大家抬,别人给贾鸿渐面子了,贾鸿渐自然也要给别人面子呗!毕竟他贾鸿渐总不能在此时拍着胸脯说:“哈哈,那是必须得!老子就是天下最大的天才,不管是经济学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那对老子来说简单的很!老子的目标就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就是星辰大海!”

    这话说出来之后,保准当时吴镜琏等人就要挂掉贾鸿渐的电话,然后接着就开始把贾鸿渐当成路人,以后会不会当成毛某人那样还不一定呢!当然了,贾鸿渐之所以很谦逊,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他其实还没有获得最终的胜利。可以说现在的他那只是刚刚赢了一半,接下来最终能不能胜利,还是要看毛某人的反应如何。也许之后毛某人一下就会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神奇的方法,然后结果又变成了贾鸿渐这边前后又都是坑,而毛某人则是在那边笑看风云淡了。

    于是乎,贾鸿渐就开始了等待着毛某人的反击到来。不过很神奇的是,经过了两三天之后,这毛某人的文章还一直没有出现。这可是让贾鸿渐有点越来越好奇了。之前他贾鸿渐写那篇反驳毛某人的文章的时候,用了差不多将近10天的时间。主要是中央那边寄文件过来需要时间,后来他看文件也需要时间,写文章和修改更需要时间。

    如果从这种角度来说的话,也许那个毛某人也是在准备大招?难道他也是在准备什么神秘的解密文件,或者其他的什么资料最终来打他贾鸿渐的脸?但是毛某人可以从什么角度来打脸呢?贾鸿渐不由自主的就带到了那毛某人的weizhi上想了起来。如果他贾鸿渐是毛某人,要针对“贾鸿渐”之前的打脸进行负隅顽抗的话,要怎么做呢?

    首先来说,辩解是没什么用的。因为贾鸿渐已经把焦点转移到了这个毛某人的专业内诚信上,关于诚信这个事儿,诸多业内人士都在看着呢,贾鸿渐不相信毛某人可以跑出来解释。而且这种事儿越解释越糟糕,因为根本就解释不清!这就有点像是这个年代已经退役的前nba知名控卫魔术师约翰逊,突然被爆料说之前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真正的nba球星都是打控卫的。这让乔丹怎么看?这让雷杰米勒怎么看?这让大屁股巴克利怎么看?而这魔术师约翰逊能怎么解释?说他是在什么什么情况下说出来这话的?说他的这话其实是有着怎么怎么样的意思?不管怎么解释,现在还在打拼的同行们那看着他的眼神都不会好!除非约翰逊现在立刻道歉,说之前自己喝酒喝糊涂了说了胡话之类的,这大家才可能接受。

    也就是说,如果贾鸿渐是毛某人,那么现在这个时候对于这些专业上的问题,要么干脆就直接驴打滚的滚下台,直接流氓的认怂道歉,这才能防止未来强行狡辩的话被其他的同行站出来打脸!要知道哪怕贾鸿渐是不太懂经济学的,哪怕他毛某人可以扯一堆东西来证明国外的真正经济学家都是支持自由主义的,哪怕贾鸿渐不能反驳这些话,但是毛某人的同行却可以!他们这些人甚至都不用自己站出来,都不用撕破脸面来打脸,只要把相关的话或者打脸的文章给贾鸿渐,让贾鸿渐抄录下来发表就行了!

    所以在贾鸿渐看来,就专业方面打脸的事儿来说,毛某人是没有办法反抗的。最理智的做法就是赶紧道歉!但是在另外一方面,那却不是没有发挥的余地。比如说贾鸿渐拿到的所谓中央情报局的解密文件里面,只是提到了和福特基金会合作,但是这文件是30年前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只是说30年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福特基金会合作了,并不能说现在双方还在合作,是吧?

    因此,如果贾鸿渐是毛某人的话,那绝对会抓着所谓汉奸卖国贼以及中央情报局等等一系列的话展开缠斗,反正那是一定要把自己身上的汉奸卖国贼的名声给去掉的!否则以后怎么收钱替人家说话啊?因为这说话了老百姓都不信了,官员们也不信了,这有个毛用啊?

    于是乎,贾鸿渐就翻出来了自己曾经写过文章的底稿。自己琢磨着这文章到底有没有什么可以被毛某人利用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地方逻辑还是有漏洞的。这么研究了几天之后,估计毛某人的文章都快出来的时候,贾鸿渐还在琢磨着毛某人会怎么做呢,却意外的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何鑫打来的,这何鑫在电话里面说,首都那噶哒的毛某人,想跟来上沪跟贾鸿渐见个面,吃个饭,然后化干戈为玉帛……

    嘶……这意思就是毛某人要投降了?是吧?是私下里认怂了,想过来投降输一半,让贾鸿渐不要在公开场合在追着他抽脸了,是这个意思么?“鸿渐,怎么样?你答应么?”就在贾鸿渐琢磨这事儿的时候,何鑫在电话那头问道,“我是觉得啊,得饶人处且饶人,今日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觉得呢?”

    “行……答应吧。”贾鸿渐点了点头,“不过我估计我以后不会跟他有见面的机会,这次也就是给你面子,要不是你打电话来,我是肯定不会答应他的。”这话说的那是半真半假,给何鑫面子是真的,不过给他面子就是故意这么说话,也就算是借花献佛。其实要是别人打电话过来,贾鸿渐也可能答应见面。不过这次是何鑫打电话,那就给个顺水人情嘛!

    甚至,跟毛某人见面吃饭的时候,贾鸿渐都可以当着毛某人的面说这次是看在何鑫的面子上才答应的。这样一来毛某人当然要感谢何鑫了,而何鑫发现贾鸿渐会做人,而且还知道给他留好处,这以后不得在有好处的时候想着贾鸿渐啊?有时候,欲取之就要先予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