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放水?
    毛某人来上沪了,是和何鑫一起来的。他们在巨鹿街道附近的一个民家菜馆里面想请贾鸿渐吃一顿饭,虽然这个菜馆是在一个小区的门口,而且占地也不大,甚至装修也不怎么样。周围的环境更是没有一点商业气息,甚至门口连个门童都没。但是这个菜馆,到也算是上沪这两年来知名菜馆之一了。

    这上沪在天天饭店出名了之后,很多人都发现了在居民区门口开一个饭店,只要东西做的真好吃,那么还真是会有人不断的来,最后那赚钱还真是能赚老了当然了,这地点还得是在市中心,最好是内环以内,在什么郊县边边角的话,那巷子太深,饭香是传不到市中心的。

    这个小菜馆的饭菜味道还算是挺不错的,贾鸿渐上辈子还是来吃过的。这辈子虽然没吃过,不过也听说过。他让小张开车带着他来到了这饭店,带着小张来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防止要喝酒贾鸿渐想的很好,如果饭局里面需要喝酒了,那就让小张去喝酒,然后回家的时候他开车……屁咧!当然不是这样,当然是如果他自己来的话,喝酒了就不能开车,所以要带个司机。虽然这年头酒驾或者醉驾的处罚没有后世那么严,但是贾鸿渐还是觉得喝酒了么就不要开车了。他曾经也有个认识的客户,在某年11月份的时候喝酒完了开车回家,明明是第二年5月份就要结婚的,结果因为喝多了。加上还是晚上11点多,路上车少,那车速就加了上去。结果一个转弯的时候,一下车子没拐过来,冲上了人行道,造成了三死一伤。把四个如花似玉的20岁妹子给撞了……从那之后,贾鸿渐脚着,就算是不在乎路人的命,那也得在乎自己的生活不是?那客户这么一撞之后,加上还是醉酒的。结果变成了重大交通肇事案。还被判了5年,民事赔偿那就更不用说了。这5年的时间就在牢里面度过,自己还有半年就要结婚的老婆却在外面,这要是回头老婆还跟人跑了。那不是就为了一个开车的事情弄得家破人亡了么?贾鸿渐才没那么傻呢。

    到了酒店之后。打了个电话给了何鑫。知道了包房号之后,贾鸿渐就安排了小张在外面一个人吃点,然后他则是来到了包房。进了包房。贾鸿渐直接就看到了屋内和何鑫坐在一起的一个老头儿站了起来。这老头儿一张马脸,脸很长,眼袋很严重,不过头发倒是染成了黑色的,让人猛地看起来,觉得他才50几岁似的。

    这马脸的毛某人看到了贾鸿渐进屋了,他先是看了一下贾鸿渐的长相之后,立刻就扭头去看何鑫的表情,发现何鑫一脸笑容的站了起来之后,这毛某人也立刻站了起来。“鸿渐啊,你可终于来了,好久不见好久不见。”贾鸿渐走了过来和何鑫握了握手说道,“是啊,好久不见,谁让咱们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呢?”

    这边贾鸿渐和何鑫两个人寒暄了几句,不过在寒暄的过程中,这贾鸿渐仿佛像根本就没发现何鑫旁边还有人一样,那简直是看都没去看毛某人一眼,这把毛某人凉在一边那叫一个尴尬!

    不过在此时,何鑫终于开口了,只见着他一手搭到了那个毛某人的肩膀上,然后一边跟贾鸿渐介绍道。“鸿渐,这位就是毛教授……”“呵呵,贾鸿渐,你好,我是毛……”这毛某人还没自我介绍完呢,贾鸿渐倒是也不客气,他呵呵笑了一下,直接打断了人家的介绍,“呵呵,不用介绍了,毛教授嘛,咱们俩可算是不打不相识啊……”

    说这话的时候,贾鸿渐满脸的笑容,看起来好像一点都没为之前的吵架记恨一样。甚至毛某人听到了这话之后,本来脸上还带着的一丝尴尬的神采此时也消失了,他的那张充满了褶子的马脸顿时开心的挤在了一起。这样的一个面孔,让贾鸿渐突然联想到了薄皮大馅儿十八个褶的肉包子。当然了,此时贾鸿渐并不会说出来他刚才的话其实并不是完全善意的不打不相识,没说是不打不相交,打过了以后,才认识到了毛某人的无耻,这也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嘛!

    “好了好了,大家也不要站着说话了,来来来,坐下来吧。服务员!”这边何鑫立马就开始当作中间人一样的开始招呼了起来。把服务员叫进来了之后,何鑫先是问了问贾鸿渐有没有什么忌口的,得知了没有之后,他这才开始点菜。这点菜的时候,那也是相当的贴心,都尽量看着贾鸿渐对什么菜有兴趣才点什么。

    这边菜点完了之后,接下来等着上菜的时间,那也没有直接说正事儿,贾鸿渐和毛某人,那也就是在何鑫的引导下不停的东拉西扯的聊着。不久的功夫,这菜就上了,接下来还上了几瓶啤酒。贾鸿渐就在这饭桌上吃着菜喝着酒,不知道是不是喝了点猫尿之后,那毛某人就放开了,反正看着他的样子,反正放开了之后那就是不停的跟贾鸿渐拉关系,到了最后差点就搂着贾鸿渐的肩膀喊兄弟了!

    这到了酒足饭饱的时候,毛某人终于说出了这次来的目的。“贾老弟啊,老哥哥我这次来上沪呢,来请你吃饭呢,主要有个事儿想跟你吧,商量一下。”听着重头戏来了,贾鸿渐带着微醺的神态笑道,“没事儿,老哥哥你说!”

    “呵呵,老弟就是直爽。话说咱们俩不是在内参上还在……写文章么?你看,这文章写出来,不就是咱们俩自己人大水冲了龙王庙么?所以啊……你看……?”毛某人还是遮遮掩掩的有点放不下自己所谓知识分子的架子,连求饶说的都不清不楚的。当然了,贾鸿渐这样的坏人,从来不会尊老爱幼,怎么可能对毛某人体贴入微?此时的他那更是装着喝醉了没听懂毛某人的意思,反问道:“我看?我……看什么?”

    “嗨!老弟你还真让我说出来啊?”毛某人此时一愣,接着那干脆也就放开了,“我的意思啊,咱们俩也就不要斗嘴了,是不是?你也给老哥哥我一个面子嘛……”

    既然这毛某人都已经说出来这样类似求饶的话了,那么贾鸿渐脚着也能勉强放他一马。不过就在他答应之前,突然就听着毛某人补充道,“所以呢,我老哥哥的意思就是啊,你看你之前的文章写的挺好的对吧,但是我这老哥哥没办法说话了啊。所以啊,你给我个面子,让老哥哥我写篇文章说说你,然后你呢不反驳,或者反驳的弱一点,然后咱们这事儿就算打了个平手了,你看怎么样?”

    嘿!虽然说杀人不过头点地,这话的意思呢就是说低头认错了,这就是头低下来了,而被杀了,那也不过是脑袋掉地上了,这性质是差不多的。但是呢,现在明明是他贾鸿渐抽毛某人的脸让他没办法了,毛某人不得不来低头认输了,可是他却想要个平手?还让贾鸿渐放水给他?

    他是贾鸿渐什么人啊?要他真是贾鸿渐的什么长辈,那别的话没有,贾鸿渐在外界面前主动认输都行。如果是平辈的,那么给亲戚个面子,弄个平手也就算了。但是这毛某人算哪根葱啊?大家之前认识么?如果说这毛某人请了这么一顿饭,是想让贾鸿渐之后不要追着穷追猛打,那贾鸿渐也就点点头算了。但是莫名其妙的让贾鸿渐装弱势放水,让他找回来面子……哼哼,就想凭这一顿饭?

    “呵呵,老哥哥不愧是经济学家……这个帐算的可真是精明……”贾鸿渐喝了一杯啤酒,然后这么说道。毛某人听了这话直接听不懂了,“什么意思?”“帐算的太精了,就这么一顿饭,让我不一路打脸,那还勉强可以,想让我放水,还给外界看一个平手?哈哈!”贾鸿渐此时基本上就不给毛某人留面子了!按照商业原理来说,现在是人家求他,是卖方市场,他这个卖家那垄断了市场了,开价当然要满足贾鸿渐的要求,他才会卖!市场经济嘛!

    一听贾鸿渐这么赤果果的话,当时那毛某人的脸顿时一下就白了!而此时何鑫马上过来打圆场,“哎,鸿渐,来来来,喝酒喝酒。”喝了一杯酒之后,这何鑫给贾鸿渐夹了两筷子的菜,然后才问道,“鸿渐,那你的意思,怎么样才能平手呢?”

    “看毛老哥的开价咯。”贾鸿渐耸了耸肩膀,“就这么一顿饭,看在何鑫大哥你的面子上,让我之后不要穷追不舍呢,那可以。但是要平手?要我放水?就这么一顿饭?呵呵……”

    听到了这里,那毛某人的脸色顿时就有点猪肝一般了。“贾老弟,你这话说的就不妥了。我怎么是让你放水呢?我只是不想让咱们两个人撕破脸面,只是想化干戈为玉帛,要真是实打实的来,我也未必会输嘛!”

    “未必会输?那咱们就来看看呗?”谁知道贾鸿渐此时一点都不给毛某人面子!本来嘛!这求人就是要低三下四的,一边求人请人家给自己面子,一边自己还在这边放不下架子,想要一大串的面子,这不多付出点东西,可能?甚至真的那么想要平局的话,怎么可能低不下这个头呢?还跟贾鸿渐犟嘴,这明显就是不那么在乎平局嘛,这样一来贾鸿渐还客气什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