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开价?
    看到贾鸿渐这么强硬,那毛某人顿时脸就黑了。好像他求人是不准备低声下气的,或者他认为之前跟贾鸿渐勾肩搭背的叫一声兄弟就算是低声下气了,反正现在他的样子,那绝对是快要爆发了似的。

    两个人这么一闹,直接现场的气氛就变得极为尴尬极冷,可以说此时这个饭局几乎就随时可能因为双方拍案而起而结束了!就在此时,何鑫马上站了起来,他拍着贾鸿渐的肩膀说道,“好了好了,鸿渐,说话这么冲干嘛呢?今天是毛教授做东嘛,总的给人家主人几分薄面吧?”虽然何鑫说的是要给做东的毛某人面子,但是实际上他的意思那就是看在他的面子上缓和一下。何鑫的面子贾鸿渐还是要给的,于是鼻子喷了一口气之后,他也干脆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这边何鑫劝下来了贾鸿渐之后,他又扭头看向毛某人,“行啦,毛教授,你也消消气……”此时看着何鑫上来劝,这毛某人还有点气不过的样子。他气哼哼的坐了下来,头扭在一边不看贾鸿渐。看着这人的这副样子,当时贾鸿渐都快乐了——嚯!这就是求人的态度?这就是想投降输一半的态度?搞毛啊,亲!你这样回头可就不是给中评差评的问题了,是要退货的哦!

    在另外一边,何鑫还在劝那个毛某人呢。“毛教授,你看你也是的,冷静冷静。咱们来不是为了发火来的,也不是为了吵架来的啊。咱们不是想化干戈为玉帛么,这么容易急可不行啊!”何鑫这话那真是点到了点子上了,他提醒了毛某人去想想看到底来上沪请吃饭是为了啥。这是为了求饶啊,是为了认输啊,结果这边还闹得不可开交,这又是何苦?真的想翻脸,干嘛过来啊,还白请人吃顿饭,在家里呆着想想怎么骂贾鸿渐那不是更好么?

    听着何鑫这么一劝,那毛某人果断的反应了过来。他一想还真是这样,这次明明过来是来讨饶的,何必又低不下头呢?本来来求饶那就是打准了主意避免以后的大损失,免得以后没人来找他“代言”。出于这个想法,他才想到了什么让贾鸿渐放水,然后他跟贾鸿渐打成了一个平手之类的事儿。可是现在看起来,要打成平手果然是有点希望太大了么?

    想着想着,这毛某人还真有点纠结了起来。他现在做的这个生意,虽然表面上来说是进行什么经济学研究。但是他懂什么经济学啊?他以前那就是在铁道部系统里面算燃料怎么配比最优化的!说白了,就是个数字方面的研究员。但是呢,在改革开放之后,发现了经济学这玩意儿好像很潮的样子,而且还是以数字为基础的,他这才投入到了经济学的怀抱里,说白了,这就是投机!

    不过呢,他在经济学上面混的并不算好,虽然因为投机获得了机遇,甚至还混入了中科院当研究员。但是到了92年他就退休了,年龄到了!而且当时他也没有混到想吴镜琏那么大能的地步,要知道人家老吴那作为几届政府的智囊,曾经是给中央写过《关于社会主义经济的计划经济属性和商品经济属性》这样的书,而且是在82年写的!后来到了84年之后,更是中央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干事,这个职务那就是官方的正经智囊,而且是大智囊才能得到的位置!甚至可以说,在改革开放之后,到现在的十几年里面,这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里面,那都是吴老在做中央的经济智囊,可以说中央的一切决策都是曾经有他的参与和建议在里面的!

    人家老吴混的那么好,当然不用考虑退休以后怎么生活的问题。但是这毛某人可是得考虑啊——虽然他作为中科院退休研究员,每个月也是有退休工资的,但是他当初选择经济学,那是为了投机才来的啊!这还没赚到大钱呢就退休了,而且只拿退休工资,他能愿意么?更何况市面上别人那下海赚钱的时候,那叫他一个眼红!他毛某人,没有那个资本下海去折腾,去亲自做生意,也不愿意冒那个风险,甚至也不愿意放下自己经济学家的名头去在街头叫喊。他想要“站着就把钱挣了”!于是乎,这到了最后才变成了一种收人家钱帮人家说话的“生意”。

    这样的一个生意对于毛某人来说是相当赚的,虽然需要违心说话。但是来钱快啊!而且也不用在街头叫卖,也不需要低声下气的,反而是人家求上门来的,那还得对他恭敬,对他客气。这不就是站着吧钱挣了么?

    所以到现在站的久了,他反而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低头说话了!所以对这贾鸿渐的时候,那他觉得能跟贾鸿渐细声细气的说话,已经就是相当给面子了,殊不知这在别人看来,只是最基本应该做到的!此时的他还在纠结于低头不低头,这要是低头了,那估计还没办法“打成平手”,也就只能接受一个自己被贾鸿渐喷败了的事实,这样一个事实会影响他以后赚钱么?可能会有点影响。但是如果不低头的话,这以后估计还会更加影响赚钱,毕竟这贾鸿渐要是追着打不松手的话,他毛某人怎么办啊?作为一个奇葩,他可是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不让人待见,他可是知道自己在业内有多少敌人的!

    如果说贾鸿渐抓着他喷个没完,基本上不管他说什么,这到了最后都能有一帮人站在贾鸿渐的身后帮忙出谋划策,帮忙科普各种专业知识!所以说,这弄到了最后搞不好就是他毛某人一个人对全中国最知名的那一帮子经济学家开战了!这他怎么可能战的过?而且这么被追着打之后,结果搞不好最后都要被那帮子经济学家们给捅到社会上去,这样一来到了最后他毛某人还怎么赚钱,恩?

    此时那毛某人纠结的真想好好回家用个一年半载或者至少十天半个月的来考虑一下,但是可惜他不能!他只能在今天想出来,甚至说必须得在这三五分钟内就想出来!这可是要了他的亲命了!不过突然间,他回想到了之前贾鸿渐说的一句话,那贾鸿渐好像说过想要平手的话,这么一顿饭的付出不够?那意思是说开别的价格就可以了?

    于是这毛某人反复考虑了一下之后,觉得记忆的没错,然后他直接就开口问贾鸿渐了,“呵呵,贾老弟,刚才老哥哥我喝多了,孟浪了,你别介意哈!”而贾鸿渐此时呢,却也像是得了健忘症一样的摇头说道,“恩?刚才你怎么了,我怎么都不记得了?”这是贾鸿渐给毛某人面子么?当然不是!他是在做风度!所谓面子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丢的,反过来也一样,这不管是面子还是脸,那都要首先把自己做到位。他贾鸿渐现在那就是在这里装着很有风度的样子,不管谁来了,都要给他贾鸿渐竖个大拇指,

    而毛某人呢,此时看到了贾鸿渐在做风度,当时就以为贾鸿渐这是在给他留面子,于是这老头儿当时就兴奋了起来,“呵呵,贾老弟啊,老哥哥我那都是一把年纪了,这一张老脸可是丢不起了,我啊,是真心希望老弟能卖个面子给我,放我一马,咱们双方来个握手言和打个平手不是挺好么?当然了,如果贾老弟肯卖我这个面子,当然显得贾老弟仁义,我毛某人呢,当然也得念着贾老弟的好。感动之余,我肯定也得多感谢一下贾老弟,这感谢的幅度么……当然很大,就是不知道老弟是如何看这事儿的?”

    嘿!明明就是问价嘛,弄得这么文艺干什么呢?怎么就把一个你情我愿开价问价的事儿,给弄成了好像是贾鸿渐不为钱,就是为了人情才帮他的,然后他又是因为人情才另外回报贾鸿渐的,说的好像两个人的举动都跟放水没一点关系一样!

    此时就听着贾鸿渐笑了笑说道:“平手么?如果要平手的话,这个感谢的程度必须非常大……”一听贾鸿渐好像要答应,当时毛某人立刻就来了兴趣了,只见着他双眼闪亮的凑上来问道,“多大?说说看!”

    “怎么也得是价值一两个亿的感谢吧?”谁知道贾鸿渐却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了这样的话!当时毛某人就惊呆了!什么?一两个亿?他要是有一两个亿他至于出来给别人“代言”么?要是有一两个亿,他还用出来被贾鸿渐追着打?当时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贾鸿渐的脸,只见着贾鸿渐一脸的轻描淡写,那简直就是胡乱开价故意要开个毛某人付不起的价钱!“贾老弟,你是认真的?”他面孔冷了下来。

    “呵呵,当然是认真的!”此时只见着贾鸿渐抬着头看着他,脸上一脸的冷笑!明显贾鸿渐这次,就是根本不打算给个放水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