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一九章 贾鸿渐的大阴谋
    “鸿渐,不行……咱们结婚之前,不能……不能那个什么的……”叶静非常紧张的抓着贾鸿渐的手说道。此时其实贾鸿渐还没有怎么样,最多也就是开始脱她的衣服,然后开始把手放在一个棉制的托着两坨小白兔的东西上。虽然这样的程度其实并不算什么过火,甚至还不如上次两个人亲密的时候达到的程度深。但是现在叶静有点怕,她发现好像贾鸿渐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越来越喜欢“侵犯”她,这让她真的开始害怕贾鸿渐要是什么时候激情燃烧一下,然后忍不住就要跟她那个什么怎么办?

    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她从小虽然是跟男孩子一样疯,但是13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美国全封闭的女校,接受跟传教士一样的保守教育,这样的她能开放的起来才有鬼列!这样的情况下,她当然会害怕贾鸿渐发乎情但是不能止于礼。在她的梦想里面,做那个事儿,明明是应该在婚礼当天的晚上,在洞房花烛的夜晚,两个人羞羞的情况下才开始彼此的第一次的。

    “恩,我答应你,放心吧,我知道的。”谁知道此时贾鸿渐却是非常理智非常和蔼的答应了叶静的要求,这可是让叶静出乎意料了,她本来还以为贾鸿渐会非常非常难以说服呢!“真的?”叶静瞪大了眼睛问道。“恩,真的。你是我的小宝贝嘛,你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我想跟你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你,我怎么会伤害你呢?”谁知道贾鸿渐居然这么通情达理!

    叶静此时感动的那直接就主动的抱着贾鸿渐一顿猛亲啊!这可是她第一次这么主动的亲人。甚至她的小舌头都不甚熟练的主动伸到了贾鸿渐的口中!一段热情的法式深吻结束了之后,叶静的脸上不知道是因为有点缺氧还是因为激动,有些潮红。此时她那羞红的脸庞是如此的诱人,看的贾鸿渐都忍不住亲了她脸一下。

    亲完了之后,贾鸿渐在跟叶静的脸几乎零距离的情况下,突然开口问道,“对了,小静啊,你说咱们是办婚礼当天晚上才能那啥么?可是办婚礼那天万一我被人灌了很多酒咋办?”他的这个问题还真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至少之前叶静根本就没考虑过这种细节性的事儿。现在想想来说的话。还真有这种可能。好像婚礼上面。特别是男方的一些朋友什么的就特别容易来事儿,甚至都可能喊出来让新郎在这样的一个老同学桌子上每人敬一杯酒的事儿!这一桌10个人的话,那就是十杯酒啊!这哪怕不是白酒,就是啤酒。短时间内喝这么多也受不了吧?更不用说这还只是一桌。旁边还有很多桌呢!

    特别是叶静他们这种大家族。本来家里亲戚就多,认识的人更多。到时候来参加婚礼的怎么都得上百桌人,这样一来上百桌敬下来贾鸿渐肯定会醉的啊!到时候醉的不行的贾鸿渐回了洞房。那当然只能睡觉了!还能做什么事儿啊?

    于是乎,这叶静为难的想了半天,最后才体谅贾鸿渐的说道,“那么……要不然领证之后……那什么……吧?”她说这个话之后,那整个脸通红,甚至都把脸藏到贾鸿渐的肩膀上了!“领证之后就可以做那啥啊?是领证当天晚上就可以么?”贾鸿渐此时嘿嘿笑着问道。“恩……”叶静继续把头埋在贾鸿渐的肩膀上,用蚊子般的声音回答道。

    “什么?大声点我听不到。”谁知道贾鸿渐却故意装着没听到的样子。“不说不说不说了!没听到就没听到!”而叶静此时那更是羞了,她摆出来一副打死都不愿意再说的样子。

    看着叶静这样,贾鸿渐也就不再逗她了。不过这个时候却听着贾鸿渐如此问道,“对了,亲爱的,那么咱们在领证之前能不能做点别的?让我摸摸总行吧?”

    贾鸿渐问这话的时候不羞不臊的,当时就把叶静给震惊了!这种问题怎么能问她呢?她装着没有听见,整个头还是藏在贾鸿渐的肩膀上。此时贾鸿渐看她没反应,居然又问了一边:“小静啊,咱们亲热的时候,除了亲亲,摸摸总行吧?”

    真是的,叶静此时简直都要羞死了,这话让她怎么回答?难道要她说可以么?可是贾鸿渐看她不回答,就这么逼着她的反复问,这简直就像是要把她给逼到悬崖上了一样!“哎呀,你摸都摸了还问行不行?”她此时真是快要羞死了!最后逼的不行了才说出了这样的回答。而且一回答完,就赶忙躲在贾鸿渐的肩膀上死活不离开!她可不想让贾鸿渐看到她脸上的羞红!

    不过此时的叶静并不知道,贾鸿渐这么做,那其实是有阴谋的本来嘛,贾鸿渐又不是初哥,他这样的大坏蛋,怎么可能如此纯洁的问出来这样初哥的问题?甚至以前贾鸿渐自己的jingyan教训不都是说碰到这种事儿直接就做,不要问么?其实叶静不知道的是,贾鸿渐这边有个大阴谋表面上答应了好像是领证了才能那个什么,但是他会一点点的尝试用这种随口答应下来的条件,去兑换别的可以做的事情!不断的去压缩叶静的底线!

    今天也许是只能摸摸,到了明天,可能贾鸿渐就会说“我不是答应你了领证才能那什么的么,你要相信我啊,所以咱们脱光了在被窝里抱抱吧?”然后后天可能就是“我现在只是把羞羞的地方在你的羞羞的地方蹭一蹭,不会放进去的呢,我不是答应过你了么?”如此这般一点点的压缩叶静的底线,一直让叶静相信自己。然后等到最后了,他贾鸿渐就是发乎情但是没有止于礼的给弄“进去”了,叶静能咋办?她总不能说因为贾鸿渐提前进去了,就不结婚了,就把贾鸿渐给蹬了吧?回头贾鸿渐那在说说甜言蜜语,再哄小姑娘一下,这小姑娘不也就半推半就的可以嘿咻了么?

    贾鸿渐这种招,那就跟很多市面上做生意的人一样,那就是嘴上说一套实际上做的是另一套。嘴上可能是天天亲兄弟一样的叫着,但是实际做事儿的时候,那该卖队友就卖队友,该坑队友就坑队友!所以要不老人都说看一个人要听其言观其行呢!只听一个人怎么说的,那是断断不够的,否则碰到了贾鸿渐之后,那绝对会在不知不觉之间直接被贾鸿渐吃干抹净的!

    这边贾鸿渐先糊弄了叶静之后,接着那就开始光明正大的实行自己的权力之前叶静那不是答应了可以摸摸么?虽然雏儿就是这点不好,什么都不会,不仅放不开,还一点技巧都没有,嘿咻的时候那真心木有成就感,还必须连着弄几个月,这妹子的**才能被慢慢开发出来,才能真正的享受嘿咻。不过贾鸿渐可不至于说患处女恐惧症,看到处女就头疼之类的。现在这毕竟是他一手来调教,而且还100%是自己的妞,不是什么一夜情的对象,这当然是自己从零开始调教的好了!

    于是乎,他就开始享受自己的权力当然不是现在就开始摸,而是先亲。先把叶静妹子的注意力分散了之后,他的手再慢慢的伸到了妹子的背后,摸到了某个weizhi之后,食指和拇指那么一撮,防卫着小白兔的那个“凶兆”就已经门户洞开了,而在这个时候,叶静还一点都没发觉!这招,当年贾鸿渐那也是专门练过的!这招要是行云流水的使用起来,那真心是跟女人亲一下,手隔着外衣往女人背后一过,女人的胸罩立刻就“崩”了!

    这边贾鸿渐慢慢的亲着,然后手接着就顺着妹子的肚子和腰往上摸,没几下就慢慢摸到了妹子胸前的要害。这边被贾鸿渐猛然一摸,当时叶静下意识的一抖,不过她好像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大概她此时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然后这贾鸿渐,就跟叶静一边叽里咕噜的湿吻着,手一边在揉满团一样的揉着那两团洁白有弹性的“面团”。

    很快,面团有了一点反应了,贾鸿渐也开始慢慢的转移自己的阵地。他的嘴离开了叶静的粉唇,开始进攻她的脸颊和耳朵,然后是脖子,接着是锁骨,然后就慢慢的把妹子的衣服网上拉到了腋下,接着就亲上了那两团洁白细腻有弹性的“面团”。此时的叶静被这东来没有的触感一激,当时下意识的就挺腰,顺带着胸口fangfo也像是主动的往贾鸿渐那凑一样……

    “诶?我衣服……你什么时候给弄开的?”可惜,到了此时叶静突然意识到了好像衣服并没有阻挡贾鸿渐。然后她直接就反应到了是贾鸿渐弄开了她贴身的防卫!“呵呵,刚才弄开的……”贾鸿渐好不容易才腾出了嘴巴回答了一句。“怎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你给多少个女人解开过了?jingyan丰富啊!”谁知道这叶静,居然能联想到别的女人!嘿,果然女人是容易吃醋的动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