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五章 贾鸿渐与欧亨利
    当陶局长和老何等一帮子院线经理在扯皮的时候,贾鸿渐这事主却是非常悠闲的和叶静一起陪着斯皮尔伯格这老头儿一起在看国产片。斯皮尔伯格之前没看过什么中国国产片,最多也就是类似《大红灯笼高高挂》之类在国际上得过奖的中国片儿。不过这些中国片儿呢,那选用的时间点基本上都不是现代的,从某种角度上反应的也都是愚昧落后的中国人那么一种赶脚,所以斯皮尔伯格实际上对于现代中国还是很有兴趣的。

    既然斯皮尔伯格有兴趣,那么贾鸿渐自然也得满足老头儿不是?于是乎他带着老头儿在音像商店里面一通乱转,最后买了一堆正版光盘回来——他贾鸿渐现在也是文化商人之一了,他不能一边恨盗版弄走了自己的利润,一边自己又用盗版吧?而且这旁边还有外国友人呢!而且贾鸿渐和叶静的那家底,买正版碟什么的绝对一点都不含糊,也没必要去弄什么盗版了,况且盗版也没有英文字幕不是?

    这买回来的一摞摞的中国电影都是正版,一个个的还都有中文字幕——虽然字幕是放在中文字幕低下的,有点小,不过还是可以看的,这也省得贾鸿渐和叶静没事儿在旁边当同声传译了。

    此时他们看的片子,是前两年中国最卖座的本土片——《离开雷锋的日子》。这个片子可以说是近年来在市场上表现最好的中国片,而且还不是那种灰暗的表示什么农村啊什么姑娘啊什么汉子啊之类的话题,而是有点纪录片模式的反应社会变迁人心思变的那么一种东西。说的夸张一点的话,这个片子是很符合**的那种现实批判主义的,也很符合欧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流行的那种现实批判主义文艺风格的。这种片子外加上一种类似纪录片的模式,可以说是在讲述一个感人的剧情的同时,还附带着展现了几十年间中国的变化。

    这个片子斯皮尔伯格很爱看,他本身就对中国以前的那种没有改革开放的时代非常好奇,而这个片子可以说正好是给了他一个中国变化的脉络。同时。这个片子还很符合他喜欢纪录片的那种口味。不过看着看着,看到了老乔开车碰到了老头儿伤了,把老头儿送到了医院之后,发现老头儿的家人和老头儿一起居然联合起来指认老乔才是撞人的凶手的时候,这斯皮尔伯格突然就好像被触动了一样。

    “小南瓜,暂停!”斯皮尔伯格让叶静把影片暂停了,然后他就一直静静的看着画面若有所思。好像是大脑里面的哪个弦被触动了一样。此时的叶静正疑惑不解的看向斯皮尔伯格,然后又看向了贾鸿渐,却只见着贾鸿渐微微的摇了摇头。此时斯皮尔伯格突然问贾鸿渐道,“鸿渐,为什么这个老头儿和他的一家人都要污蔑那个主人公是撞人的罪犯?是不是因为老头儿没有医疗保险?”

    “唔……差不多。我们中国现在因为国家财政资源不足,所以对农村范围的医保做的并不到位。我们现在是公费医疗,一个国属企业的工人不仅自己可以找企业报销医疗费,还可以让他的家人和孩子也报销一部分。所以医疗方面的财政大量都被用到了这个地方……而农村因为人口太多,所以很多时候只有一些乡间的小医疗所可以针对小病进行医保,大病就没办法了……”贾鸿渐其实对这年头的医保也不太熟,不过大体情况还差不多了解,所以就这么大概加了一点自己想像的说了。

    对于贾鸿渐说的事儿。斯皮尔伯格并不是不能理解。老斯知道,美国的表弟加拿大那就是讲究公费医疗的地方,甚至很多时候美国人都会跑到加拿大去,找个加拿大的朋友带自己去医院看病,然后就可以免费看病了,甚至除了来回汽油费的钱,就一分钱不花了!而他更听说过,如果跑到英国的话。去公立医院看病,不止是可以免费看病,甚至医院还倒找给病人打车回家的钱!

    这种医疗福利当然是好的,让美国人羡慕不已的——跟欧洲甚至跟加拿大比起来,美国的福利水平那其实都是挺低的,不过作为一个美国人,斯皮尔伯格也明白。这种公费医疗那会十分巨大的增加财政压力,而在加拿大英国甚至别的一些公费医疗的国家,有时候最大的问题就是排队——得了个牙疼,可能从挂号到最后真正能看上病都需要排队一个礼拜。到了那个时候牙疼都已经好了……

    问题就在于一个国家里面的穷人肯定是大多数,如果完全免费医疗了,这就没效率了,因为大量的医疗资源都需要用来满足大量基本的需求,没办法把一些高精专的东西拿出来拉开档次优化配置。不过美国的医疗模式也不是万能的,在美国一只牙刷去医科诊所买就需要100美刀,而正本可能只有区区的几美分而已!为什么医疗价格会这么贵?还不是因为商业的医疗保险制度?

    最简单的,医生治病的时候看到病人有商业医保,也就意味着病人不用自己出钱,保险公司会负责大部分,那么医生就可以开大价钱,而且还不会良心不安。而这样一来,病人还觉得自己得到了优良的医疗服务,还觉得自己占了便宜了,起码用到了以前用不起的东西。最后保险公司要付钱的时候,作为保险公司那不可能跟普通病人一样就老老实实的付钱——他们还可以跟医院砍价的嘛,毕竟他们旗下那么多“消费者”一年在某家医院里面就诊那么多,最后他们保险公司那也是医院的大“客户”啊!

    于是,保险公司跟医院砍价之后,他们付出的价格并不是真的那个医疗标价!而这样做下来就是医疗价格虚标,老百姓只要花一定的钱买了商业保险了,就可以用很贵的药,很贵的医疗服务,但是实际上这些药和这些医疗服务并没有这么贵,这样的一个结果苦了谁?苦了穷人,特别是没有医保的那些人!一个人如果在美国没医保的话。那日子过起来简直要难过死!

    所以这斯皮尔伯格看到了《离开雷锋的日子》里面的情节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老头儿没有医保,而听到贾鸿渐这么一说农村的确没医保之后,他一下就理解了这个事儿了——如果老头儿承认了不是那个乔撞的他,那么他又抓不到真正的罪犯,那么最后的巨额医疗费用可能就需要他自己来出,这对他肯定是压力相当大的。而另外一方面。如果他诬赖了乔的话,那么他自己的损失肯定是可以转移走的。而乔就受了不白之冤,可是相对来说,乔又是可以支付的起这笔钱的……

    于是这事儿到了最后,就变成了一个类似道德悖论的局面。一般人可能想到了这里,就会批判老头儿或者是怎么样。但是斯皮尔伯格并没有,此时的他正饶有兴趣的想着这个故事,他突然发现这个故事很有趣!

    “这个故事真不错,不得不说,你们中国的好故事真是多,我之前的《拯救大兵瑞恩》是因为鸿渐跟我说的一个故事启发了我的灵感,现在咱们看到的这个情节。又让我有了点拍电影的冲动了……”斯皮尔伯格笑着说道。

    “拍电影?”叶静愣了一下,而贾鸿渐此时反应很快的直接就问道,“你是想拍一个类似被救助的人无赖救助的人才是犯人的故事?”“对!鸿渐,看来你也有拍电影的天赋!”斯皮尔伯格惊喜的说道,“不过这样的一个故事直接的搬上好莱坞的银幕还有点不够,我们还需要附加更多戏剧化一点的内容……”

    就在老头儿刚说到了这里的时候,只听着贾鸿渐突然插嘴道,“比如说把场景放到早晨上班高峰期。在那种尖峰时刻的时候,一辆公交车或者什么的到站了,然后大家都赶忙下站去上班,在这个时候一个老太太摔倒了,她比如胯骨断了,然后一个年轻人把她送到了医院,结果老太太就说是年轻人撞到的她。年轻人顿时觉得冤枉,甚至马上找媒体来为自己喊冤,但是怎么都找不到目击者来证明到底是谁撞的。最后法院宣判……是这个年轻人撞的,然后社会哗然。媒体大加批判……但是最后其实谁都不知道,真实情况就是那个年轻人撞的……”

    斯皮尔伯格惊呆了!他根本没想到贾鸿渐居然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想出来了一个这么有大逆转效果的故事情节!这简直比得上欧亨利的构架了——《警察与赞美诗》的作者欧亨利就最喜欢弄这种大结尾的时候剧情大逆转,比如在《警察与赞美诗》里面,主角刚开始百般想进入监狱吃免费牢饭,但是不管怎么破坏怎么做坏事,都没有被抓。最后这主角觉得自己应该是得到了上天的一个启示——不要老想着进监狱,还是要好好过日子。结果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一个警察过来临检了,觉得他是流浪汉,然后就把他抓进监狱去了……

    贾鸿渐的这个故事架构,那不是跟欧亨利的这种架构很想么?就是一种在前面90%的范围内一直都在故意误导读者,最后10%的时候,才把这个误导解除,一下让人有了一种大逆转的感觉!这种设计那可是相当精巧的!甚至斯皮尔伯格都有点手痒,有点忍不住想拍一个这么好玩的电影出来炫一下!

    **********************************************************

    话说看新闻说iphone5c出货的里面,就黄色的出货量最大,一天已经100万部了。不过橘子有一个疑惑,黄色的不是香蕉么?这黄色的背壳上印着一个咬了一口的苹果很奇怪啊,应该印一个咬了一口的香蕉才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