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三七章 改变
    “干嘛这么说自己啦,我们又没有欺负别人……”叶静有点不满2意的说道。在她看来,贾鸿渐所说的“土豪”那是对他们自己很大的侮辱,因为在网络时代之前,在中国大陆说土豪的话,只能让人联想到土豪劣绅。土豪劣绅是一个什么样的词语?总的说来这样的一个词语那就是说有钱有势然后在乡下为非作歹的那帮子人。所以在她看来,贾鸿渐显然就是在说他们自己家的坏话了,自然叶静这也就不乐意了呗。

    “我说的这个土豪呢,倒不是说做坏事欺负人,而是说眼界不开阔,就像是乡下的地主,有钱归有钱,但是跟城里的有钱人的品味不能比,眼界也不能比……”贾鸿渐笑着说道。的确,跟自己娘们儿在一起的时候,那自然是不用装逼啥的,不用掩盖自己家的事儿,这是贾鸿渐最大的特点之一。他这人对自己认可的人,那是挺真的,很少玩儿虚的。

    此时就听着贾鸿渐继续说道:“你看,咱们现在的华夏高科整个架构就比较……松散,或者说是比较山寨,比较作坊。现在公司的事儿呢,通常的运营都是我爸妈在管,大事儿我来拍板,这样的一个状态其实不对。按照道理来说,建立了一个管理体系以后,是应该让这个体系在没有最高管理者的情况都可以自动运营的……”

    一听贾鸿渐这么说,当时叶静就愣了,“没最高管理者都可以自动运营?那这还要最高管理者干嘛?”按照她的想法,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这一个公司没了最高领导人,那不是要乱套了?是不是!

    结果呢,只听着贾鸿渐这么说道:“最高管理者是用来处理意外情况以及思考未来路径的,怎么可能每天处理一些小事?打个比方说,咱们公司如果大了起来。有一万多号人。然后呢我在国外出差,你正好到上沪来了,想来看看爸妈,想给他们一点惊喜,结果呢到了公司门口,门卫是新来的,不认识你,他看你没有工作证。就不让你进,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做?”

    听到了这里,叶静想了一下,“把他们头叫过来?他们头应该认识我吧?”贾鸿渐此时不置可否的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找我爸妈呢?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呢?”结果叶静理所应当的就说道:“这么点事就找爸妈,就找你。那也太那啥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处理这么点事儿还得找那么多人?而且我不就是给爸妈来给个惊喜的么,而且你还在国外,搞不好还在睡觉呢……”

    听到了这里贾鸿渐微微一笑,“你看,其实你自己也发现了,只不过没有总结成理论而已。平常情况下,最基层的员工那就是按照规章制度来。他们不用管什么意外情况的,一板一眼做就行了,出现了意外情况,比如说你来了,他们不认识,这种时候找他们自己的领导来解决就ok。他们保安的小队长这样的领导,就是来处理这种意外情况的。这种小领导可能就不用上一线,只是负责处理一下意外情况什么的。同时生产线上也是一样。像是咱们公司对厂子管理比较少,因为那边都是一板一眼的。直接按照规章制度来。只有出大意外了,才会跟咱们公司的高层回报。同样。在公司里面,这日常管理就应该是一级一级的自动管理,平常基层按照规章制度来就行,小的意外有小领导来处理,中等的意外有中等的领导处理,大的意外才会有最高的领导来处理。比如说,仓库里面失火了,就着了一个巴掌大的火苗,这显然不用爸妈出场,但是如果工厂着火了,库存都烧的危险了,这肯定要爸妈来处理了……”

    听到了这里,叶静算是恍然大悟了,“哦,你的意思原来是这样啊,所以你说不用最高领导就可以自动运营,意思是如果不出大的意外,最高领导走开几天也没事儿,日常运营整个体系自己就能完成……”

    “没错,这就是人类社会体系的作用。如果一个体系没有用,我们人类干嘛还来组建一个体系呢?对吧?所以说,咱们华夏高科离了我不行,这本身就不正常,正常的情况下应该是,有了我这是一个伟大的企业,没了我,他们至少还是一个优秀的企业,还应该自己能对付大多数情况。我们一家子,应该只是来思考企业未来一年、三年甚至五年应该怎么走的。这就像是以前的封建王朝,一些皇上那是一辈子累的跟狗一样的,每天早上四五点就起床处理国事,然后忙到个半夜了才能睡。其实那些事根本就不应该是他来处理,是他跟我一样闲的蛋疼才会都揽到自己的身上。”贾鸿渐这边又开始自我吐槽了。在妹子面前自我吐槽,他到不觉得这个会丢份儿。

    当然了,叶静也不会觉得他这样丢脸,因为他说的这么开,让她感觉反而有一种被当成了自己人的感觉——毕竟啊,贾鸿渐这种话怎么可能会对外人说,这可都是批评自己的话啊!

    “那些皇上勤劳还不好?”虽然很认可贾鸿渐的态度,不过他的话里面还有一些她觉得怪怪的理论,怎么能说皇上勤奋是错误呢?这不合理啊,难道说跟明朝那些皇上一样,喜欢木匠活,然后几十年不上朝国家都自动运行,这才算是好?

    “皇上应该考虑的,是国家发展的路线,是未来n年内国家的整体规划,是整个国家内部的平衡,是整个大方面的,他不应该考虑一个灾区除了灾害的时候,需要拨多少粮食和银两过去,这种事儿不应该是他来做的。应该是早就设定一个方案,比如说一百万人受灾了,要拨多少粮食多少肉多少银两过去,这应该是有订制的。接下来让尚书、丞相那帮人照着做就是了!或者说出了一个贪官污吏的案子,这事儿送交大理寺查就得了,皇上最多就是看一个简报,知道了出了这些事儿就得了,他干嘛需要插手这个事儿呢?如果觉得自己是老大,所有事儿都要管的话。那么到了最后,只能被海一样的反锁小事所包围,那绝对是抽不出来身来想大事儿的!反而那些本来应该管小事儿的人,都变得无所事事了!这就跟唐僧他们师徒一样,当师傅是唐僧一般的时候,这才有孙悟空的存在空间。如果唐僧自己就是金刚不坏之身,然后比孙悟空还能打,那还需要孙悟空么?时间长了。这孙悟空也会变得跟猪八戒一样混吃等死了……”

    他的话深深的震惊了叶静,她还从来没想到过原来企业管理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呢!现在想来的话,这贾鸿渐就是在做自我检讨,就是在做自我批评,这种勇气那可不是所有人都有的。很多功成名就的人,那就把自己功成名就的经历当成了最好的经验。然后听不进去建议,甚至在意识到了可能是自己有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会想着自己当年是靠着这些成功的,所以这些肯定不会有问题。可是他们没想过,有时候就是因为在创业的时候没有人手,什么都得自己来的这种经历,反而让他们在创业成功之后,觉得按照老一套还行,其实这种做法。反而阻止了人才的产生。

    “这些事情……都是你自己想到的?”此时震惊的叶静忍不住问贾鸿渐道。因为她觉得,这一套的看法太系统太客观了,客观的简直不像是一个成功人士能够自我反省出来的——如果她是站在贾鸿渐的位置上,到现在为止都是在一路的成功,从一个成功走向另外一个成功的话,她肯定是不会觉得自己做的太多了,不会觉得自己需要放权!

    “以前就懂,不过以前懒得做罢了。”贾鸿渐笑了笑说道,说完他就发现叶静震惊了。于是他接着就说道。“没错,我以前是知道。但是懒得做而已。我以前觉得企业么就是赚钱而已,我靠自己累个10年,赚一大笔钱,然后把公司出手给别人,接着我就可以退休享受人生去了,所以管这一切以后怎么样,管这个企业内部管理模式正规不正规呢。”

    “那你现在看法不一样了?”美娇娘问道。“恩,不一样了。现在吧,我觉得应该可以上一个层次,我不想让自己的档次一直太低,不想让自己在大鱼的眼里只是可以随意揉捏的小鱼苗。我想要强大,我想要我们的企业能够跟微软一样,用个十年时间变成一个行业内部最强的企业之一,这样一来,这个行业内部就是我们制定游戏规则,我们才是老大。我们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行事,而是别人看我们的脸色行事。看别人脸色这种事,我受够了!”贾鸿渐非常认真的说道。

    没错,本来重生过来之后,贾鸿渐最先想到的,就是赚钱,就是利用自己比别人多的“远见”来赚一笔钱,一笔大钱。然后让自己一家人就可以退休享受日子去了。毕竟前一辈子,他每天上班拼死拼活的是为了啥,还不是为了养家糊口?虽然赚的钱不少,但是花销也多啊,这到了最后还不是要养家糊口?所以刚重生之后,他是想拼几年,然后享受人生的。想拼个五年,然后赚个百亿身家的,接着就混吃等死每天游山玩水泡妹子啥的。

    但是现在渐渐的,经过了在美国那边被苹果和微软刺激之后,这贾鸿渐开始回忆起来前辈子给人打工的时候看人脸色以及受夹板气的那种感觉了。以前前辈子他不是老板,只是一个中层干部,上面发了命令,他要去执行,下面的人有怨言,可不是他受夹板气?如果不是为了讨生活,谁是抖m愿意受这种夹板气啊?而且前辈子为了讨生活,看人脸色的事儿那多了去了!谁都不是抖m,谁乐意整天看别人脸色啊?

    所以到了现在,贾鸿渐已经慢慢的修改了自己的目标。他现在的目标就不是努力几年以后混吃等死了,就不是退休以后不管企业死活了。他现在是想做一番事业出来,是想以后不用看人的脸色!或者说至少少看别人脸色!男人活一辈子,总要折腾点名堂出来吧?前一辈子没机会,这一辈子好不容易得到机会了,难道连一个可以让自己不看别人脸色的机会都不争取么?如果无视这一些事情,就是单纯的混吃等死的话,现在他看起来,就会觉得自己继续这么做,那就是逃兵,那就是窝囊!他可以因为自己不愿意干什么事儿而放弃,但是不会再困难临头的时候选择逃跑!他贾鸿渐虽然不跟老爹一样是个君子,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逃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