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8章女人的臆想
    大概下午四点左右,也就是雪落刚睡完午觉准备下楼吃点儿小食再散散步时,接到了丈夫打来的视频电话。

    视频中的土封行朗穿着一(身shen)医院里的无菌服。

    “行朗?你,你这是在哪里啊?你受伤了?”雪落紧张的问。

    “雪落,别紧张!亲夫没事儿!有事的是丛刚……”

    封行朗将镜头挪到了病(床chuang)上:因多发(性xing)脓肿加之感染的病程拖延较长,已经成了脓毒血症。在做过清创手术之后,丛刚一直昏迷不醒着。

    “丛大哥这是怎么了?”雪落认出病(床chuang)上一直昏迷着的人是丛刚。

    “上回受了伤,一直没见好,就拖延成了败血症!加上疮口一直从腰际延伸到臋部……他这个人又矫(情qing),很介意别人触碰**的部位……以至于差点儿连命都丢了!”

    封行朗衡量了一下利弊之后,最终决定对妻子实言相告。

    他也考虑过妻子的(身shen)体状况,应该能承受这样的消息。

    “不过你放心,医生替他做了清创手术,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现在就等他醒过来了!”

    “那么大的疮口,那得多疼啊……”

    雪落轻嗅着泛酸的鼻间,“丛大哥这人也真是的,有时候脾气犟得跟块臭石头似的!”

    “可不是么,卫康进去他的卧室想看看他的伤(情qing),还挨了这家伙一枪!你说愿不愿?所以迫不得已卫康才把我连夜叫过去的!也就只有我能hold得住他了!”

    封行朗也是没想到丛刚会对关心他的卫康开枪。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那……那丛刚能听你的话吗?你又打不过他!”雪落忧心的问。

    “这死虫子就只比死人多口气而已,能是我的对手?问题的关键是:卫康他们不敢对他动手,也就只有我敢削他!”这到是实话。

    “那你也别下手太重了……小心别再弄伤他了!”

    雪落深知:丈夫的臭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对了雪落,今晚我想再守丛刚一晚上。卫康他们不敢近他的(身shen),而且也担心丛刚醒来会闹着出院……他这人(性xing)格孤僻怪异,我怕卫康他们hold不住他!”

    “你不着急回来的。你就守在他(身shen)边吧!一定一定要等他醒过来,把他安顿好!”雪落急声,“老婆孩子都好着呢!”

    “老婆,谢谢你的理解!”封行朗温声。

    “这说什么话啊……要是你觉得累,我去守着丛大哥!”雪落的声音有些带泣。

    “你这不是添乱嘛!有亲夫守着就可以了!”

    封行朗放柔了声音,“对了,我跟晚晚打个招呼……”

    “打什么招呼啊!你赶紧把电话挂了吧,别影响丛刚休息!他帮了我们一家那么多,我早就当他是亲人了!”

    妻子这话听得封行朗很有想法:什么时候丛刚这狗东西就成妻子的‘亲人’了?!

    “对了雪落,暂时不要让诺诺知道。那小东西要是知道大毛虫住了院,非闹着要来不可!”

    “咱家诺诺可比你有良心多了!让他知道有什么不好吗?他也有责任看望照顾丛刚的!”

    “雪落,不让诺诺知道,是为了不让邢十四知道!你想啊,要是邢十四知道了,不就等同于河屯也知道了吗?河屯跟丛刚刚恶斗过……”

    “你是担心河屯会趁丛刚住院去趁火打劫啊?”雪落恍然大悟。

    “提防点儿总没错的!现在的丛刚,是真的毫无反击之力。”

    “哦哦,我听你的!先不告诉诺诺,更不会让河屯知道的!”

    “老婆,让我跟晚晚打个招呼呗……”

    “打什么招呼啊?它正睡着呢!你快挂电话让丛大哥休息吧!”

    不等封行朗说什么,雪落便匆忙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林诺小朋友特意让邢十四送他去了gk风投溜了一圈。

    果然还是没能找到亲爹封行朗!

    也更进一步证实:混蛋亲爹昨晚真的是出去鬼混了,并没有过来公司办公!

    后来小家伙又骗司机小胡开车送他去了一趟启北山城,发现大毛虫的那幢复古欧式别墅里空无一人。亲爹竟然也没来这里!

    亲爹既不在公司办公,又没来大毛虫这里,也没在家陪着老婆孩子,更没去义父家……

    那亲爹到底去哪里了呢?!

    “我亲爹好可恶!竟然又偷偷出去玩女人了!!也不管家里还有可怜的老婆和孩子!”小家伙怨怨的说道。

    然后这话传到河屯耳朵里就成了:邢太子耐不住寂寞,趁着老婆怀孕之际偷偷出去玩女人,已经两个晚上彻夜未归了!

    对于妈(咪mi)所说的‘亲爹出差去了’,小家伙自然是不信的。怎么可能总裁出差当秘书的会不知道?

    这种很low的借口,也只有哄哄傻妈(咪mi)而已!

    “立昕哥,你说你宝贝弟弟都两个晚上没回来了……雪落姐还怀着孕呢!”

    莫冉冉也是心疼(挺ting)着个大肚子替封二少生第三胎的雪落。

    封立昕轻推了一下妻子的手臂,示意她不要接着说了。

    “二少爷出差了,估计明天就能回来了。”莫管家接话说道。

    无论是封立昕,还是莫管家,他们表现出来的言行,都是向着封行朗的。

    雪落平心静气的吃着她的燕窝也没说话。这些上等的精品燕窝大多都是河屯送来的。

    “哄三岁小孩儿呢!八成这回又得来个艳什么门了!反正也没人管得了他!指不定他那护犊子的亲生父亲,还巴不得自己的儿媳妇多多益善呢!反正他儿子又不会吃亏!”

    莫冉冉纯属信口开河,随便替怀孕中的雪落打抱不平。

    雪落喝在嘴里的燕窝差点儿就喷了出来:这女人的臆想之心实在是太可怕了!

    还好丈夫事先跟自己说过了,要不然自己也会胡思乱想的不是?!

    “要我家行朗真出去鬼混,以他的智商一定会把自己的尾巴遮掩得很好的!即便不顾及我的感受,他也不可能不在乎他两个儿子的感受!所以,他不会!也不敢!”

    先不谈其它,就凭大儿子已经十岁了,她林雪落还怕hold不住他封行朗?!

    要他封行朗真跟别的女人乱搞,他们的三个孩子将跟他封行朗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她是一个都不会留给他封行朗的!

    “雪落姐,你就这么有自信呢?不担心英俊又多金的封二少被别的女人倒追?!”莫冉冉到是好奇于雪落的淡定。“担心有用吗?他要真敢做出对不起我们母子四人的事,我能让他光着p股净(身shen)出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