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看日出?好文艺的提议!
    雪落气得都快呼吸不了了。觉得是时候跟封行朗捅破这层窗户纸了,“我的目的,就是想逃避你封行朗的纠缠!我是你嫂子!有你这种小叔子这么对待自己嫂子的么?”

    又以嫂子自居?这女人怎么没被笨死的!

    “住回封家伺候我。”封行朗的怒意淡下去了一些。

    “我不!要伺候,我只会伺候你哥封立昕!你找其它的女人伺候你吧!”雪落连白眼都懒得赏给封行朗。

    “可我偏要你伺候!直到你把我伺候舒服为止!”

    如此的浪漫之夜,如此的良辰美景,全被这个倔强的女人给搅和了。

    “做梦去吧!”雪落不甘示弱的顶了男人一句。

    其实当时的雪落是后悔的。为了跟这个暴戾的男人逞口舌之快,却将自己陷入了不可预知的危险当中。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而且还在如此偏僻的山林地区……

    要是男人心起歹念,把自己丢在这荒郊野岭,那她林雪落岂不是要自作孽不可活了?

    “封行朗,太晚了,我们回封家吧。”

    雪落小心翼翼的提醒着男人。她当然不会说回学校了,那不是找死么?

    “今晚不回封家!”封行朗沉沉着声音,听着另有诡计。

    “不……不回封家?那……那你要带我去哪里啊?”雪落的心里直打鼓。

    “去看日出。”

    “……”

    看……看日出?好文艺的提议!这暴戾的男人竟然也知道感悟生活?领略大自然的美好?

    男人暗沉的烟眸里,是不动声色的清冷。如同猜不出的谜一样,神秘而幽深。

    目的地,就一片临海的观景台。

    听说有人要投资这里开发旅游市场。

    封行朗将车泊好,并没有下车,只是想自己驾驶室的座椅调整得更为舒适。

    然后,他突然探手过来,将雪落的身体抱起,放坐在了他自己长腿之上。

    雪落本能的挣扎,他的劲臂就会随之收紧!

    毋庸置疑的威严!

    封行朗用动作向她传达:这一刻你林雪落,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宰不宰你,得看我的心情。

    识时务者为俊杰,雪落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见封行朗并没有了什么过分的动作,也就半推半就的依在了他宽厚温暖的怀里。静静的聆听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一声一声的!

    男人很强壮,也很健康。

    他的怀抱很有安全感。可雪落体会到的,却只有忐忑不安。

    “行朗,你说你大哥的身体,会好起来吗?”

    雪落是机智的,更是聪慧的。她知道这个时候跟男人做争辩和挣扎,都是危险的。

    而什么都不说,在这幽闭的空间里,也会滋生潜在的危险系数。

    所以,跟封行朗聊他大哥封立昕,无疑是最安全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能迫使他冷静下来。理智的不去做对不起他大哥的事儿!

    “一定会!”男人笃定的声音,好似发自喉咙的深处。

    可伴随他和包裹他的,却是深深的忧伤和落寂。

    感受着男人的伤感,雪落便不忍心继续这样的话题。

    雪落不再询问什么,两个人只是温情的偎依着。倾听着哗哗作响的海浪,嗅着彼此的气息。

    岁月如此静好!

    世界如此静谧,连咆哮的海浪也跟着安静了起来。

    这一刻在雪落的心间,有很多的为什么,很多的凭为什么要去责问眼前这个沉思的男人,但雪落却终究还是统统的没问出口。

    都说月亮会惹祸,而这哗哗作响的海浪声更会惹祸。

    雪落不愿去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默认男人的怀抱;也不去自我剖析,这样的怀抱究竟道德不道德!

    而现在,雪落只是顺从了自己的心,沉浸在这片刻的温馨暖融的拥抱着。

    聆听着男人的心跳声,将时光之门紧闭,去做片刻的恋人。

    什么东西像羽毛般,带着温湿滑过自己的脸颊,自己的耳廓,自己的颈脖,还有……她的唇!

    他微微启唇,用线条清冽的双唇粘住了雪落樱花色泽的唇,像是一个饥了多日的狼看见一只小白兔似地,紧紧地囚她在怀。

    青涩归青涩,可味道却沁甜!

    唇上仍有余温……

    彼此的余温!

    这样的柔情,这样的蜜意,着实让雪落向往。

    好似一瞬间,这个温文尔雅对待自己的男人,便化身成了拯救她灵魂的神祗。

    让雪落忘了该不该去反抗,要不要去反抗。

    如梦似幻!

    幻觉中的雪落轻轻呜咽一声,先以为自己在平静的水里,可慢慢的却被一种温柔的外力荡起一阵一阵的浅潮,慢慢的将她将个人淹没其中。

    对于雪落来说,那是一种饱涨感的钝痛;

    对于封行朗来说,却是一种包裹感的舒爽!

    “你还好么?”柔情似水的询问声,忽远又忽近,绅士得有些不真实。

    “我……挺好的。”

    雪落感觉到了难受,可又不是很难受,似乎难受之后,又特别的甜蜜。

    “你……你继续。”

    这是自己的声音么?肯定不是!这么羞于启齿的话,她林雪落才说不出口!

    所以,那一定是在做梦!

    “我……累。”

    “嗯……就好了,乖点儿。”

    最终,疲累战胜了一切,雪落实在支持不住地晕了过去。封行朗也精疲力尽,慵懒地抚着雪落湿滑的身体,更紧地把失去意识的她抱入怀里。

    ******

    海边的晨,美不胜收。

    浩瀚无边的湛蓝的海洋,一道道波浪不断涌来,撞击在岩石上,发出了天崩地裂的吼声,喷溅着雪白的泡沫。

    雪落从那个不真实的梦中醒来时,万道金光已经跃出了海平线,打破了凉爽的氛围。

    男人已经不在身边,从学校穿出来的睡衣勉强的遮盖住了那风华正茂的年青身体。

    调皮的晨曦透进车窗,将女人的美好瞧了个够。

    雪落白净的小脸羞得俏红。或许她连做梦都没想到:思想保守的自己,竟然会跟男人在车上就……

    这不是传说中的那什么震么?

    雪落捂住自己的脸,感觉自己的这张脸实在是没法儿要了!

    林雪落啊林雪落,你这得多堕落啊?才会在车上就跟那个男人睡了?

    明明应该拒绝的!自己的理智呢?自己的道德观呢?是不是统统被抛到爪哇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