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恩爱的戏码(上)
    ‘被烧成这样子’、‘还出来吓人’,这些关键短语传入雪落的耳际,她便本能的联想到了一个人——丈夫封立昕。

    该不会是他来学校了吧?难道又是封行朗欺骗自己?

    应该不会!封行朗联合得了袁朵朵一个人来欺骗她林雪落还有得一说,学校门口正值放学之际,那么多的同学,悠悠众口,他又怎么可能让这么多的人一起帮着他封行朗忽悠自己呢!

    听同学们的描述,雪落越发觉得那个被包围在人群中的人,应该就是封立昕了!

    可焦急上前的雪落,却被方亦言一把给扣住了手腕,怎么也不肯让她再次回避自己。

    “方亦言,你干什么?快放手啊!话我都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是我自愿嫁给封立昕的。与夏家无关,亦与其他人都没关系!”

    雪落只想挣脱开方亦言的卡扣,她想冲进人群中看一看,他们正议论纷纷的人,是不是封立昕。

    啪的一声,方亦言将四个多月前的一份报纸递送到雪落的眼前。

    “雪落,你说你是心甘情愿的嫁给封立昕的?就这个被大火烧得面目狰狞,全身几乎没一块好皮肤,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残废人?”

    真难为方亦言找到了四个多月前,封立昕在医院抢救时的一份报纸。上面的封立昕,全身几乎都被碳化了似的,连五官都无法分辨清楚,像大虾一样半蜷缩着来减少身体上的疼痛。

    这得有多疼呢!

    看着看着,雪落的泪水便忍不住的滚落下来。

    “雪落,别再自欺欺人了!你之所以嫁给封立昕,完全是被夏家所逼迫的!我知道你善良,也知道你同情和怜悯封立昕,但这些都代替不了爱情!你只担了个封立昕妻子的虚名罢了!而现在封立昕需要的或许只是治疗和照顾,这些都是保姆和医生的活儿!”

    方亦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将雪落目前的生活状况和现实处境剖析给雪落听。希望她能从中领悟到‘保姆’和‘妻子’的区别!

    “雪落,让我帮帮你吧!脱离封家那个苦海,摆脱封行朗对你自私又暴戾的束缚!如果封立昕真的需要照顾,封家可以请更专业的保姆去照顾他的!为什么非要禁锢着你的人生自由呢?”

    “雪落,你不能让自己泛滥的善良之心,把你自己拖累上一辈子!”

    方亦言越说越激动。这一刻,他的模样俨然成了林雪落的救世主。

    雪落又何尝不知道‘妻子’和‘保姆’的区别呢!

    而她现在在封家的地位,或许连保姆都算不上吧。至少安婶和莫管家他们,还能自由的出入医疗室,可她连进去照顾自己丈夫的权力都被剥夺了。

    有时候雪落也会自我反思:究竟自己嫁进封家,有没有现实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雪落不指望自己这个封太太受人尊重,只希望封行朗能把她当成真正的‘嫂子’。

    人群里的议论声越发的难听刺耳。

    “你说他坐着个轮椅,却开着辆劳斯莱斯,是不是想用金钱来证明:只要有钱,无论自己被烧得有多面目狰狞,就算是连他爹妈都认出不来,照样有女人肯往他怀里扑啊?”

    “肯定是!说不定他正在做街头测试呢!专门找拜金女!”

    “还有绿茶表!”

    “……”

    这些议论声钻进雪落的耳际,实在让她难受极了。如果被人群包围的真是封立昕的话,雪落真的替他难过。

    “方亦言,你放手!无论是‘保姆’也好,‘妻子’也罢,我都会守着封立昕!除非是他主动提出要跟我离婚!”

    “如果你实在需要理由,那我告诉你方亦言:我林雪落是个彻头彻尾拜金的女人!只是以前隐藏得太好,你没有发现而已。”

    雪落挣脱开方亦言的手,急如火燎的朝人群中挤了过去。

    人群塞得很笃实,雪落纤弱的身体想挤之进去,还是十分吃力的。她奋力的扒开人群冲进去时,便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人,就是自己的丈夫‘封立昕’。

    ‘封立昕’头戴着鸭舌帽;脖子上本来系着一条用来挡风的围巾,此时却歪在了一旁,于是整张疤痕满布的脸和脖子上蚂蝗般纵横交错的烧伤伤口,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呈现在众人的面前。接受着众人的观摩和注目礼。

    还有劲腿上的薄毯,不能滑到了膝盖处,露出了同样疤痕纵横交错的双手,一直延伸到袖子里。

    刚刚司机小钱已经帮‘封立昕’盖过一次毯子,可却被主子自己或有意或无意的给扯开了,似乎有故意露出自己的残缺的身体给别人看一样。

    小钱有些不理解主子为什么要如此的‘作贱’自己让别人看笑话似的嘲笑和指指点点。

    “立昕……”雪落泣声喃叫了一声。

    说实在的,当雪落看到‘封立昕’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嘲笑、讥讽和憎恶,雪落真的难受极了。

    她没有回避,更没有躲开,而是径直走到了轮椅上的‘封立昕’身边。

    雪落蹲下自己的身来,单膝跪地,这样的姿势能让她平稳的跟‘封立昕’对视。

    “立昕,你身体不好,怎么还来了?”雪落柔声问道。

    想比较四周人好奇又厌弃的目光,雪落的言行举止实在是亲切又温馨。鲜明又强烈的对比!

    “老婆,我来接你放学。”声音依旧苍老而低沉,沉甸甸的,有些不清晰。

    但足以让四周的人听清楚了:轮椅上的男人叫了这个半跪在轮椅边上的女人‘老婆’。

    似乎这是‘封立昕’第一次叫自己‘老婆’吧,雪落心间可谓是五味杂陈。或许在封家,只有‘封立昕’还把她当成妻子看待。这并不是说安婶和莫管家对她不好。他们对雪落这个太太还是相当关爱有佳的。

    只是在雪落看来,安婶和莫管家或多或少有些违背原则和道德的,想将自己往封家二少爷封行朗身边去推!这让雪落真心无法接受!他们的行为,对得起大少爷封立昕吗?

    随着那声‘老婆’出口,四周的人再次议论纷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