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封行朗,我们有孩子了!
    雪落直言一句:“可蓝悠悠喜欢的人是你封行朗!”

    封行朗抬眸,轻噙着似有似无的笑意看向近在咫尺的女人,“你这是在向我表达你吃醋的情绪吗?”

    雪落没好气的瞪了男人一眼,不想跟这个男人继续这样不正经的话题。

    “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既然蓝悠悠喜欢的人是你,而且还爱你爱得入骨,她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的保全你的安危,不会让你出事儿的。”

    雪落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有蓝悠悠在,他封行朗的安全是有保证的。但封立昕就难说了。

    其实雪落到是很想问封行朗,你是不是之前跟蓝悠悠就认识?但话到嘴边,雪落还是回咽了下去。这是他跟蓝悠悠之前的私事儿,自己这个嫂子也不太方便过问。

    再说了,他们一个未娶,一个未嫁,谈个请说不爱的,上合情,下合法。

    但是雪落还是会替封立昕哀然:心爱的女人不爱他;而跟她这个妻子,更是形同陌路。

    而偏偏这两个女人,却都跟他宝贝弟弟封行朗有染。这是何其的悲凉啊!

    在替封立昕哀叹的同时,雪落也在为自己的情感放任深深的自责和内疚。沉甸甸的,满是道德上的负罪感。

    雪落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摆脱这样的困扰和煎熬。

    女人的话略带酸意。可说者无意,听者却上了心。

    封行朗陷入了某种启发性的思索里面:如果把自己当成诱饵,是不是就能从蓝悠悠身上做为突破口,从而引出那条大鱼呢?

    这个方法虽说冒险,但却行之有效。封行朗不怕冒险,他必须给大哥封立昕所受到的伤害一个交待。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过他大哥的人!

    包括蓝悠悠!现在留着她的命,只是让她给他哥赎罪!等封立昕不再需要她了,他会让她好好的感受一下大哥封立昕这半年多来日复一日所受到的生不如死的折磨。

    “陪我去吃点儿东西吧。”封行朗淡声说道。刚刚的胃疼,让他看起来有些乏力。

    雪落有些踌躇:不陪他去吃吧,又担心男人胃疼;陪他去吃吧,岂又要羊入虎口啊?

    见女人不肯答应,封行朗再次的用手按压住了自己的胃部。是不是作秀不得而知,但封行朗深知这一招儿对女人很好使。

    女人又是咬唇,又是急切的俏然模样,看着封行朗心里着实的舒坦。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封行朗,你是不是又胃疼了?”雪落连忙俯身过来,“让你懒得看医生,活该挨疼!”

    即便是女人的斥训,听着也让人舒服。尤其女人的训斥里,还带着浅浅的哭腔。

    最终,雪落还是没能狠得下心来丢下男人不管,在就近的一处养生粥吧里,雪落给男人点了一碗养胃粥。还有些软糥的糕点。知道男人不爱吃甜,雪落便都选了咸口味的。

    “没肉么?”封行朗英挺的眉宇轻蹙:他着实对这些寡淡的食物没什么好感。

    “有啊!”雪落用勺子在封行朗的粥碗里捞了一下,“你看,这不是还有牛肚儿么?以胃养胃!”

    这牛肚丝儿,能算是肉么?

    “我看到隔壁有家海鲜馆,应该有你爱吃的鲜虾卷儿。”封行朗提议道。

    说实在的,让一个高级食肉动物吃素,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可我今天不想吃鲜虾卷儿!你也不能吃!乖乖的把这养胃粥喝了!以后每天晚上都让安婶给你熬点养胃的粥喝!”雪落将粥碗再次推到了男人的跟前。

    封行朗瞄了一眼这寡淡的粥,微微撩唇,便魅上言来,“实在张不开嘴!要不你喂我喝吧!或许在你关怀备至下,这粥能变得不那么难喝!”

    “……”让她喂他喝?亏这个男人想得出来!

    “封行朗,你真不肯喝是么?既然你这么作贱你自己,那神仙也管不了你了。”

    雪落起身便要离开。却被封行朗一把拽过了手腕。并没有松开,而是一边拽着女人的手腕,一边喝着这难以下咽的粥。

    扯了两下没能扯得开自己的手,雪落只能作罢。便站在封行朗的身边,看着他勉为其难的喝着粥。

    男人坐着,雪落站着。这样的高度差,可以看她清晰的看到他健壮且浑厚的后背,还有那头烟亮又桀骜的有型短发。

    这一刻,雪落有种冲动,她想附身过来,紧紧的拥抱住这个男人。撒娇的对他说:我怀了你的孩子,我们有孩子了!

    可雪落不能!因为她是封立昕的妻子,她不能顶着封立昕妻子的头衔,来生下封行朗的孩子!

    一个是他敬重的大哥,一个是他的亲骨肉。在他心目中孰轻孰重,雪落清楚得很。

    雪落不想困扰他。更不愿看到男人染着戾气将她拖进医院拿掉肚子里的孩子。

    那样实在是太残忍了!如果真是那样的结局,雪落真会崩溃的!

    雪落亦不想看到申城的人嘲笑封立昕。他的妻子,却生下了他弟弟的孩子。那只会膈应他们兄弟俩之间的感情!

    在福利院里耳濡目染了太多的悲情,或狠心又无奈的抛弃,雪落更加珍爱肚子里来之不易的孩子。

    这是上天恩赐给她林雪落的私人物品,让她不再孤独,母子俩能够相依为命。

    雪落只想守着这个秘密,默默的离开。

    粥碗不大,封行朗三两口就吃完了。或许他只是不想那寡淡的粥在嘴巴里停留太长的时间。

    “看看,我够乖吧。”男人显摆似的将喝光的粥碗展示给雪落看。

    “够乖!以后每天都要这么乖才行!”

    雪落的眼睛润了。似乎记忆里,这是封行朗少有的,能心平气和的跟她这么说话。一直以来,他不是吼她,就是凶她,又或者是讽刺她,挖苦她。

    “既然我都这么乖了……那你今晚是不是也得乖点儿?”

    封行朗用长臂揽过了雪落的腰际,轻轻往前一带,女人便落入了他的怀中,顺势坐上他的劲腿。

    每当这个男人让她乖点儿的时候,保准没好事儿。

    见男人又往那破事儿上想,雪落真想拿块板砖直接拍在他的脑门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