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又哭又笑,像个疯子!
    所有的疑惑和困扰都在这一刻得到了解答。

    自己所嫁的丈夫,正是自己想爱却不敢爱的男人,不应该是高兴的吗,可这心里反而更加难过,更加的钻心刺痛呢?

    “你看那个女人,一定是刚刚离了婚的。你看哭得那叫一个惨!”

    “估计是被丈夫抛弃了!”

    “一早来领结婚证,竟然让我们碰上个离婚的!真够晦气的!”

    雪落嚎啕大哭着,无所顾忌过路人的目光。

    在知道真相之前,或许雪落背负的只是道德上的负罪感;可在知道了真相之后,雪落的心却被伤得更凄凉更揪疼!

    那个男人为什么要一直隐瞒他是她林雪落丈夫的身份?

    其实原因很简单:那个男人从来就没有看得起过她林雪落!从一开始,自己嫁进去封家的那一刻,就被烙印上拜金女的标签!

    他封行朗又怎么会让一个拜金女,一个对封家财产图谋不轨的女人,以他封行朗太太的高贵身份沾沾自喜呢?

    让她林雪落顶着他哥封立昕妻子的头衔小心翼翼的生活着;而他封行朗再以小叔子的身份轻薄她,那样才能达到羞辱她林雪落的目的和效果!

    你封行朗可以看不起她林雪落,无视她也好,鄙夷她也罢,但你为什么要如此的欺骗她?

    可她林雪落却在这样的欺骗中,深深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爱得无法自拔!爱得没羞没臊,爱得连脸皮、连自尊都不要了!

    林雪落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贱!

    你在男人的心目中又算得了什么?

    要不是他大哥封立昕威逼着他娶了你,或许他这辈子连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吧?

    可你林雪落宁可煎熬在道德的深渊苦苦挣扎、苦苦煎熬,也义无反顾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你做女人的那点儿可怜的自尊心呢?都哪里去了?

    不都已经被你林雪落自己践踏在自己的脚底下了吗!

    雪落哭得撕心裂肺。

    或许是肚子里的小乖感受到了妈咪的伤心,也跟着一起不安难过了起来;一阵恶心感袭上心头,雪落立刻蹲到花圃里呕吐了起来。

    因为着急赶来民政局一查究竟,雪落早晨只喝了一盒子牛奶。本就饿得很,现在却又吐得个两眼泛烟。

    粘稠的口液从雪落的嘴角蜿蜒而下,她已经吐得快上气不接下气了,刚刚又嚎啕大哭过,所以这一刻的雪落,似乎连呼吸都跟不上节拍了。

    她也顾不得什么形象,斜靠在一旁的灌木上大口大口的急喘着粗气。

    她真的很难受!

    不但心难受,这身体更难受!

    雪落抚着自己的肚子,突然就笑了。

    笑得两眼泪花闪动着。

    “宝贝儿,你终于不是见不得光的孩子了……你有爸爸……法律上的爸爸……他叫封行朗!”

    笑完之后,雪落便开始哭!

    像个疯子一样,就这么一直哭一直哭,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一般!

    路过的人,走过来又走过去了。大部分都只是行了片刻的注目礼就离开了。

    一对情侣手牵手的走了过来,看样子他们正准备进去民政局领结婚证的。

    女的在看到嚎啕大哭的雪落后,便硬拉着男朋友的手走近过来。

    “你好,请问你需要帮忙吗?”

    女孩儿的普通话带着英式的腔调,应该是留过学,或是在国外长期居住过。

    雪落止住了哭,但还是惯性的哽咽着。她朝女孩儿挤出一丝笑意,摇头谢过。

    “别多问了,人家伤心着呢!根本就不想跟你说话!”

    男人有些不耐烦的想拉走女人,可女人却从男人掌心里拽回了自己的手,索性蹲在了雪落的身边。

    “你离婚了是吗?还是正准确离婚?我能帮你分担一些伤心吗?”

    女人说话的模式很具英式腔调。

    “我不想离婚……可我却必须离婚!为了心底只剩的最后一丁点儿自尊!感情,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爱,或者不爱,只能自行了断。”

    不知道是男人的话刺激到了雪落,还是雪落自己内心的感悟,她竟然跟一个陌生的女孩儿说了这番匪夷所思的话。

    显然,女人没能听得明白雪落所要表达的意思;在她男朋友的拖拽下,她三步一回头的朝花圃上坐着的雪落张望着。

    雪落不再哭泣,她从花圃上站起身来,迎着明媚的阳光,她深深的呼吸着,一丝从没有过的坦荡感,将她的身体充得满满当当的。

    自己不再是那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不再有那深深的负罪感!

    迎着阳光,雪落缓缓的抬起自己的右手,让和煦的阳光从她的指缝中穿过。

    红、橙、黄、绿、青、蓝、紫……

    七彩的阳光!

    那是上天对大自然的恩赐!

    似乎想启发世俗之人,要热爱生活,更要珍惜生活。

    每个人,都只不过是这漫长历史长河中的沧海一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雪落没有坐公交车,亦没有招计程车,而是徒步行走在这座市城的动脉血管中。

    久哭的双眼还红肿微阖着,脸上的泪水虽说已经擦掉了,可泪水流过的痕迹却隐约可见。

    或许雪落是能理解的:一个男人被自己的大哥逼婚时的无奈。

    想到自己还曾一度误会了封立昕:以为他偏袒封行朗到无视法律和道德的地步!

    甚至还冤枉他一味没良心的撮合她和封行朗生下孩子过继给他……

    现在想来,真是她林雪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或许封立昕所做的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想在他自己的有生之年里,看到他最放心不下的宝贝弟弟有妻有子,他也好安心的离去!

    雪落可以接受封行朗的不爱自己,甚至于厌弃自己。

    可为什么偏偏是欺骗呢!

    而这个欺骗自己的男人,偏偏还成了她法律上的丈夫?

    最不能原谅的是她林雪落自己:竟然在这样的深深欺骗之下爱上了那个男人!

    林雪落啊,你这是有多缺爱啊!

    竟然爱上了一个欺骗自己感情的男人!

    还跟他有了肚子里的孩子!

    雪落知道,孩子是最无辜的!它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亲爸亲妈之间发生的一切。

    它以最继纯净的姿态孕育在了自己的肚子里!

    谁也不能说它存在是不干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