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不能死,也不敢死!
    下午没课,雪落和袁朵朵便在宿舍里狠狠的补着美容觉。

    准确的说,只有袁朵朵一个人在补觉,雪落却是辗转难眠。

    自己本应该想到的:一个对大哥如此敬重的男人,又怎么会轻薄大哥的女人给自己的大哥抹烟或抹绿呢?

    雪落实在不敢去想:当初跟自己的结婚的竟然是他封家二少爷封行朗!

    一个倨傲到要她仰视的男人,又怎么会娶她这么一个卑微平凡如尘埃的小人物呢!

    雪落理解封行朗被大哥封立昕逼婚的不甘、无奈和愤怒!

    但她实在接受不了封行朗一而再的欺骗!

    先是假扮他大哥封立昕来吓唬自己,羞辱自己,外加轻薄自己!

    然后又故意不肯让她林雪落知道所嫁之人是他封行朗!

    由着雪落一直误会着自己所嫁之人他大哥封立昕!

    他封行朗可以不爱她林雪落,甚至于可以厌恶她,但他不应该这般的欺骗她、玩一弄她!

    她林雪落也是人!

    也会伤心,也会难过!

    她也有她的自尊心!

    实在无法安置自己波澜不已的心,雪落不再勉强自己入睡,便坐起身来。

    她静静的看着酣睡中的袁朵朵,似乎这一刻她好羡慕袁朵朵的无忧无虑。吃得好,睡得香。

    在夏家的日子,虽说不是那般的自在,但比起现在满身的疮痍,一颗被狠伤得七零八落的心,雪落真觉得在夏家的日子并不似那般的难过了!

    至少那时候,她还怀有着一颗憧憬爱情,向往美好生活的阳光明媚之心!

    抚了一下自己的腹处,雪落咬了咬自己的唇,从庥上爬起身来。

    下午快五点的时候,睡得昏天暗地的袁朵朵是被一阵刺耳且执着手机铃声给闹醒的。

    “催命呢!还让不让人活啊!”

    以为是舞蹈培训中心打来的,袁朵朵极为不满的嘟哝一声。可在看到电话竟然是封行朗打来时,她立刻跃身坐起,而且瞬间恢复了神清气爽。

    “封二少,是您啊?”一副小女生娇滴滴的小模样。

    “袁小姐,没打扰到你休息吧。”

    封行朗绅士一声。似乎听出袁朵朵声音里稍染的睡意朦胧音。

    “没有……您别老客气的叫我袁小姐,你可以叫我朵朵的。”

    虽说袁朵朵知道封行朗关心的人只是林雪落,但这并不妨碍她对封行朗怀有好感。

    “朵朵,雪落呢?还睡着?”封行朗言归正问。

    早在雪落中午回宿舍之后,袁朵朵便已经偷着打电话向封行朗汇报了雪落的状况。并告诉他,下午她们没课,准备在宿舍里睡美容觉。

    “你问雪落啊……”见封行朗照旧毫无例外的只是询问雪落的情况,袁朵朵难免会有些失落,“我这就给您叫她!”

    然,当袁朵朵用朦胧的睡眼看向雪落的床时,却发现雪落的庥上空空如也。

    “雪落……雪落……”

    袁朵朵从自己的庥上爬了起来,一边喊着雪落,一边朝洗手间里跑去。然而,洗手间里也不见雪落的踪影。

    “封二少,雪落不在宿舍里,不知道人去哪里了。”袁朵朵如实回答,没有欺瞒。

    “您先挂吧,我给雪落打去电话问问。”

    “我打过了,她一直关机!”封行朗染着浅怒。

    “封二少您等下!雪落留了张便签……”

    袁朵朵从书桌兼餐桌上拿起雪落留下的便签读了起来:“我去福利院找小萝卜头们玩,晚上就不回来了!勿念!”

    “她去了福利院?”封行朗追问一声。

    “嗯!估计心情又不美好了!一般雪落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福利院找那群小萝卜头们玩儿!封先生,您要去福利院找雪落吗?”

    “不了!”

    封行朗应得干脆。随后便将电话给挂了。

    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封行朗。由不得他花太多的时间去儿女情长!

    这个时间点,应该去医院接大哥封立昕回封家休养了。

    这两天封立昕的情绪并不好。表面上,他只是询问封行朗有关雪落的情况,可封行朗知道,他无时不刻不在惦记着蓝悠悠那个女人。

    封立昕会长时间的盯着客厅门口久久的呆滞,好像没了任何的生息,只是苟延残喘的为活而活。

    封行朗赶回封家时,封立昕已经回来了。他坐在客厅里的轮椅上,一直朝着门口处张望着。

    “行朗,你回来了……”

    封立昕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想让封行朗看出他是在等待着什么。

    “在等我呢?”封行朗明知道封立昕在等谁,却故意这么一问。

    他倾身过来,在封立昕疤痕交错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想我了?”

    “雪落呢?你还不打算跟她坦白从宽?那种事闹到警察局,你让她一个女人颜面何存?”

    封立昕着实不舍一直被封行朗欺压着的雪落。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似乎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封立昕,你这么关心林雪落……我会吃醋的!”一声不咸不淡的调侃。

    “你封行朗也会吃醋?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你就不能跟雪落好好过日子吗?早点儿生儿育女,也好让我早些当上大伯!”

    封立昕真的期盼封行朗能早些有上他自己的亲生孩子,那样他就不会一味的执念着报仇了。

    “‘大伯’你封立昕暂时是当不上了!但你可以努力的让自己早些当上爸爸!”封行朗调侃一声。

    当爸爸?封立昕心头一阵猛悸!

    自从被大火烧残之后,他就从来没想过他封立昕今生会有自己的孩子。

    不会有女人会看上他,他也不想去拖累别的女人!

    他知道他封立昕的这一生已经基本定型了:能拖着自己的残躯,活上一天是一天!

    封立昕当然不会告诉封行朗,他现在每一天的苟延残喘,都只是为蓝悠悠而活。

    只要他活着一天,蓝悠悠才会是安全的。如果他死了,封行朗一定会将仇恨迁怒在蓝悠悠的身上。

    所以封立昕知道自己不能死,也不敢死!

    封立昕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提前跟封行朗去美国做治疗。

    从而给蓝悠悠赢得逃离的机会,让她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

    当封家的门口乍现出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时,封立昕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