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雪落都快愁死了!
    带着一身戾气,封行朗从治疗室里走了出来。

    蓝悠悠并没有走,而是依身在走廊外的窗前。

    想来兄弟俩在治疗室里的争吵声,她听得真真切切。

    竟然把她比喻成毒瘤?看见从病房里走出来的封行朗后,她却笑了。

    封行朗很想舒舒服服的凑上这个女人一顿,甚至于将她拖拽到大哥封立昕面前,让她磕头认罪。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的不挖之恩?”

    蓝悠悠俏皮的说道。即便是毒瘤,她也只想长在封行朗的身上。

    “蓝悠悠,你真以为我没办法你么?”封行朗嘶声冷哼。

    “杀了我,你哥会心疼的!可怎么办才好呢?”

    蓝悠悠竟然还在笑。她知道只要封立昕还活有一口气,封行朗就不会真的要了她的命。

    可蓝悠悠还是为她挑衅封行朗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封行朗失控的冲了过来,一把卡掐住蓝悠悠的脖子,几乎将她整个人举离了地面。

    呼吸被截断,蓝悠悠美艳的脸庞渐渐的变红;可她却还是在笑!

    她在笑封行朗下不了手!

    果然,正如蓝悠悠所预料的那样,封行朗最终还是松开了卡掐在蓝悠悠颈脖上的手。

    “杀了你,我怕弄脏我的手!”

    封行朗低厉一声,然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呼吸到空气后,蓝悠悠艰难的咳嗽着。活着的感觉真好!

    目送着封行朗头也不回的离开,蓝悠悠的眼泪却不自控的滚落了下来。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可即便是这样,她也不想离开封行朗!

    封行朗就像生长在她心尖上的毒瘤,汲取着她的思念,她的感情,她的牵绊,如果将它挖除了,她也会死去的!

    她不怕死,只恨不能跟这个男人同生共死!

    踩着戾气的步伐,封行朗出了电梯,走进了鍕区总医院的大厅里。

    愤怒还没能完全散去,俊脸阴沉得有些骇人。

    一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粉蓝小身影朝封行朗扑跌了过来。

    原本封行朗是可以敏捷的避让开来的,可那样一来,这粉蓝小东西怕是要跌倒在这冰冷的瓷砖地面上了。

    小粉蓝直接撞在了封行朗的膝盖上。是个小丫头片子,大概只有六七岁左右。

    估计是磕疼了,她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是泪眼汪汪的。

    “叔叔,你撞疼囡囡了。”

    小女孩儿眨巴着泪眼,像是在等封行朗的道歉。

    明明是这小东西撞到了他,要不是他拦了一下,估计小东西现在已经摔在了地面上。

    真是吃力不讨好啊!小小白眼狼!

    可偏偏封行朗实在对这个泪眼汪汪的小东西生不起一丁点儿气来。

    “好,叔叔给你道歉:叔叔不应该站在这里等着你撞的!应该让你直接摔地上好了!瞧见没有,叔叔身后还有个石柱子,你觉得是撞在叔叔经膝盖上疼呢?还是撞在石柱子上疼?”

    封行朗觉得自己肯定是哪根筋搭得不对,才会跟一个小p孩子儿解释这么多。

    “当然是撞在石柱子上疼!”小女孩儿振振有词道。

    “真聪明!”

    封行朗探过大手来,轻轻抚了抚小可爱毛毛草草的一头小黄毛。

    还没等封行朗跟小女孩儿讲清楚道理,小可爱就被她奶奶给抱走了。那警惕的模样,就好像封行朗是个拐卖儿童的贩子。

    小可爱匍匐在***肩膀上,瞪大着萌甜的双眼盯看着封行朗。似乎还没明白这个帅哥哥为什么要问她:是撞他膝盖疼,还是撞石柱子疼!

    封行朗也盯看着小女孩儿,久久的出神。

    他想到了大哥封立昕!

    能不能在给大哥封立昕挖除掉蓝悠悠那颗毒瘤时,重新给他再找个精神寄托?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微微的上扬了一下,心情似乎也跟着明朗了不少。

    *******

    雪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

    天啊,自己可真够能睡的,这睡了上午,又带这一下午。中途就只迷迷糊糊的爬起身喝了碗鲜菇鱼丸汤。然后又倒头继续睡了!

    这一睡,就直奔下午四点钟!

    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

    雪落想起了自己的座右铭。突然发现,自己的人生并不像当初憧憬的那般豪情满怀。

    或许更多更深切体会到的,是现实的残酷和无奈。

    所以,雪落觉得自己永远成不了像保尔那样的人!

    封家一片静悄悄。

    封立昕还没从医院里回来,只有安婶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着晚餐。

    没有去打扰忙碌的安婶,雪落从客厅的果盘里拿了一个红苹果,还有两根香蕉,便又返回了楼上房间里。

    打开笔记本,欣喜的发现自己发出去的求租信息有了回复。

    这是江南的一处鱼米之乡。有山有水,且山清水秀。

    古老的街道,纯朴的民风,很适合养胎居住。小院里一共住着三户人家,房主是个独居的老太太,一个儿子留学海外。暂住着一个读高中的学生,还有一对年轻夫妇。

    雪落真心觉得这个地方挺好的。而且离申城不太近,又不太远。

    可房租也是价格不菲:起租半年,月租要三千五百。

    比租住一般的小公寓还要贵上很多,但雪落却一眼看中了那个舒适的大院子。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理想居住地。

    想想那么大个院子,只租住着三户人家,连上房东老太太,还是挺划算的。关键是价有所值。

    再说了,雪落也不想亏待肚子里的小乖!

    可等雪落初步算完账时,却又耷拉下了脑袋。

    一个月三千五百的房租,一年就是四万二。房东老太太说只收她四万。

    再加上母子俩的生活费,营养费,生养费,还有日后的请月嫂,小资一点儿最少要十万块钱打底;节俭一点儿,也要七到八万才能把日子过下去啊!

    怎么办呢?自己从哪里去赚这八万块钱呢?

    宝贝儿,你说妈咪应该怎么办呢?

    是有骨气的不拿你亲爸的一分钱呢?

    还是没骨气一下啊?

    不管他封行朗认不认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这孩子都是他封行朗的亲生骨肉。

    退一万步说,按照法律,他封行朗也是要支付抚养费的!

    更何况这个孩子还是婚生子!

    八万块钱呢?雪落都快愁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