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封行朗和这只蠢狗,你二选一
    也不管不顾封立昕目光中的殇意。

    一句‘悠悠你别去’,最终还是卡在了喉咙里。

    “老莫,去跟着悠悠。夜莊里人多又杂,千万别让人伤害到她。”

    “唉,好,我让小钱跟着。”

    莫管家是不会离开封家离开封立昕的。这是他的宗旨,更是他职责。

    但不答应封立昕又不行,因为那只会让他更担心。所以,他便应声让小钱去跟着蓝悠悠。

    蓝悠悠是个高智商的女人。

    像夜莊那种地方,乌烟瘴气、糜废一片,当然不适合她一个女人去。

    更何况还要把封行朗从里面给捞出来!

    所以,蓝悠悠出门之后,便给一个叫苏巴奎的泰国人打去了电话,让他在夜莊门外等着她。

    苏巴奎,泰国拳手。是河屯那条毒鱼赏给义女蓝悠悠的保镖。

    蓝悠悠带着苏巴奎闯进夜莊的时候,白默正肆无忌惮的遛着他儿子白小野。

    白小野,一头漂亮又雄壮的狮头藏獒。

    白默当亲儿子养的。

    虽然这只狮头藏獒看起来凶猛,但事实上却呆萌憨厚,早就失去了它应该有的野性。

    但用它来吓唬人,还是可以的。

    苏巴奎是个职业的杀手,他很熟悉用什么样的招数能将人瞬间击倒。所以那群夜莊的打手们,就相形见绌了。

    正好白默闲着,就牵着他的宝贝藏獒过来看热闹。

    当白默看到蓝悠悠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因为白默记起了上回夜莊里的那三个少爷。只不过是应了封行朗的要求,扒了这个女人几件衣服,可后来他们三个少爷竟然无一例外的都死了!

    而且还死得相当的惨烈。听说男人最脆弱的东西都被割掉了,还塞在了各自的嘴巴里!

    想想就够血腥残忍的!

    白默真的很难将那件血腥的事,跟眼前这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联想在一起。

    “蓝悠悠,你这是要砸我场子么?”白默冷哼。

    白默是夜莊的太子爷。他当然不会怕蓝悠悠,更不会怕蓝悠悠身边那个看起来很能打的苏巴奎。

    “告诉我封行朗在哪儿?”蓝悠悠问得直截了当。

    “巧了,我还真知道!”

    白默笑得妖孽,本就长了一张漂亮得让人咋舌的俊脸,一派阴柔之美。

    “可我就是不想告诉你!”

    白默半舔着自己的唇,故意逗乐着蓝悠悠。

    “那我就让人砸烂你这里!”蓝悠悠狠厉的说道。她也是个嚣张跋扈的主儿。

    “很能打是么?”

    白默瞄了一眼蓝悠悠身边的苏巴奎,漂亮的俊脸一扬:“就先来上这么二三十个人,陪他玩玩吧!我最喜欢以多欺少了!”

    这里可是他白默的地盘。就凭他一个苏巴奎,再怎么的能打,都翻不了天。

    蓝悠悠是个睿智的女人,她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任凭苏巴奎有多能打,可也无法做到以一敌十,更别说敌二十了。

    很明显,白默是想让这群打手跟苏巴奎来车轮战术。以消耗苏巴奎的体力。

    于是,蓝悠悠的目光落在了那条看似凶猛,可内心憨厚的狮头藏獒身上。

    蓝悠悠在夜莊弹了大半个月的钢琴,知道太子爷白默养了只蠢狗当儿子宠着。

    唇角勾起一丝阴冷的笑意,蓝悠悠跟苏巴奎讲了一句泰语。

    在场的人几乎没人能听得懂这样的小语种。

    连白默都蹙眉旁观:这女人又想耍什么花样?他还真就不信就凭一个苏巴奎能翻得了天!

    打不死他丫的,也累死他丫的!

    就在白默一副嗤之以鼻等着看好戏的悠然自得模样时,那个苏巴奎突然就改变了方向,朝白默手中牵着的狮头藏獒扑了过去。

    几乎是瞬息万变,还没等白默意识到苏巴奎的目标是要攻击他的宝贝儿子白小野,那只藏獒的脖子上就多了一把匕首抵着。

    说实在的,这蠢狗真的辜负了它这身雄壮的体型,被苏巴奎一拳就打得嗷嗷直叫。

    哪里还敢反抗苏巴奎的紧勒啊,眼巴巴的朝亲爹白默哀嚎着。

    “白默,封行朗和这只蠢狗,你二选一!”

    蓝悠悠冷生生的说道。

    听到亲儿子白小野被打得嗷嗷直叫,白默这个亲爹实在是心疼利害。

    在蓝悠悠的威逼下,他还是告诉了她封行朗所在的房间号。

    等蓝悠悠领着苏巴奎离开上楼去时,楼下传来了白默的训骂声。

    “你特妈个蠢货!你把你老子的脸都丢尽了!白长了这身腱子肉,老子真想炖了你下酒!”

    那只狮头藏獒哼哼卿卿的在白默腿边蹭来蹭去,任由白默这个亲爹怎么骂,它都不肯离开。

    “默爷,要不要派人跟上去?”夜莊里的保安队长询问道。

    “派什么派啊,你们被打伤了,还不是老子替你们付医药费啊?一群没用的东西!连一个人都拦不住,白给你们饭吃了!”

    白默骂骂咧咧的。

    可随后,却又阴森森的笑了,“放心,你们的严邦大爷,会把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伺候好的!”

    “是不是啊小野?”白默拍了拍那只狮头藏獒的脑袋。

    白默知道:严邦一定会替他好好教育蓝悠悠的。

    因为严邦从来就不知道怜香惜玉!

    ******

    蓝悠悠跟苏巴奎砸门的时候,严邦正在浴室里冲澡。

    要伺候醉酒的封行朗洗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严邦本也不愿意多事儿的。

    只是封行朗的胃本生就不太好,加上鸡尾酒气化后的刺激,呕了自己一身。严邦也没能幸免。

    将封行朗伺候好丢上庥后,严邦这才有空搭理浑身淋透的自己。

    蓝悠悠跟苏巴奎撞破门进来时,便看到封行朗横躺在庥上,睡得很酣实。

    体态雄伟而健美,浑身的肌肉流畅又柔和。

    只是……封行朗身上的衣服都哪里去了?

    严邦穿上裕袍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他到是想看看,谁这么胆大包天敢闯他的房间!

    “严邦?”

    蓝悠悠是认识严邦的。知道他跟封行朗的关系非同一般。

    只是他们两个男人共处一室,而且封行朗还一丝不着,他们俩究竟干了些什么?

    “你这个恶心的变一态,你怎么阿朗了?”

    蓝悠悠本能的以为:封行朗被严邦给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