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平静得让人心疼!
    玄烟色的法拉利停在了女生公寓楼的一墙之外。

    封行朗微阖着眼眸,像似在沉思,又像是在抉择。

    把那个女人揪下来缠绵非恻一番?或许下面的玩意有这个心,但封行朗看起来似乎有些疲惫。

    燥意的点上一支烟,却只抽了半截就掐断在了车载烟灰缸里。

    法拉利如离弦之箭,朝着封家的方向一路疾驰。

    已经替林雪落那个傻白甜找到了临时的安身之处,下面就轮到最难说服的大哥封立昕了。

    想把林雪落弄到白老爷子的公馆里,或许威逼加利诱就行了。

    可这种方法并不适合封立昕!

    如果能用言语说服他离开封家,离开他封行朗,去老楚原先所在的特种兵部队,那就求之不得了。

    可封行朗知道,要是封立昕这么好说话,当初在那片火海里,也不会执意将生的希望离开他了。

    封行朗赶回封家的时候,封立昕正安静的坐在客厅里。

    手里拿着雪落送给他的大白不倒翁,正静静的盯看着。偶尔也会用指来触碰它一下。

    偌大的客厅,只有封立昕和静立在一旁的莫管家。

    有种说不出的凄凉在蔓延。

    “又盯着它看呢?人都看傻了!”

    封行朗从封立昕的手掌心里把不倒翁捞了过去,上下抛了几抛。

    “老实交代,是在等我呢?还是在等你家女妖精呢?”

    女妖精当然说的是蓝悠悠。

    封行朗调侃一句。不想让气氛太过压抑,好像要生死离别似的沉重。

    “当然是在等你!”

    封立昕淡淡道:“你不是说过:女人乃身外之物嘛!”

    “嗯,这口气学得还真有那么点儿神似!”

    封行朗躬身过来,径直将轮椅上的封立昕小心翼翼的抱放在了沙发上,更大的空间,可以让兄弟俩这么平排的坐着。

    “封立昕,我们来做个测试:你搬去老楚原先所在的特种兵训练营去住上几天,看我会不会想你!”

    无疑,这样的开场白是幼稚的;但他们兄弟之间,已经不需要太过复杂的言语。

    “别白费心机了!我是不会离开封家,离开你的!”

    封立昕也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他当然知道弟弟封行朗想说什么,以及最终的目的所在。

    “又被你看出来了?封立昕,你配合我一下会死啊?”

    封行朗靠过头去,轻轻的用额头去撞顶封立昕的额头,一下又一下的,重复着这样简单又单调的动作。

    “行朗,你执意要报仇,我不拦你!既然这条毒鱼已经亲临申城,他肯定不会空手而归!”

    微顿,封立昕换息后又提上一口气息,“但你也不能用任何的方式阻止我陪在你身边!”

    “封立昕,如果你不肯走,你会拖累我的,懂么?”

    封行朗不想如此厉声厉气的面对封立昕,但他已经无计可施。

    有些事,是明摆着的,用不着拐弯抹角。

    “嫌我拖累你,当初干嘛还要费尽周折的把我救活?”

    “留你孤家寡人在封家对付河屯,我又岂能安心?”

    “我的确帮不了你什么忙……但我就是想让你回到家之后,能看上我这个大哥一眼!”

    “行朗,如果你真觉得哥是累赘,那我就听你的,搬到训练营去住。”

    封行朗什么也没说,只是将封立昕紧紧的拥在自己的怀里。吻在他的额头上,久久没有离开。

    ******

    医疗室里的病庥上。

    “行朗,我今天去学校看雪落了。”封立昕淡声开口说。

    “嗯。”封行朗只是漫不经心的哼了一声。

    “不想知道我跟雪落都聊了些什么吗?”封立昕问。

    “不就是告诉她:当初是你的错,而林雪落那个傻白甜是你一时冲动的产物。”

    “……”封立昕被呛了一下,“臭小子,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啊?”

    “就你这智商,还想跟我拿乔?”

    封行朗嗤之一声。事到如今,告不告诉林雪落那个傻白甜真相,已经无关紧要了。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雪落的反应吗?”

    封立昕执意的拿乔着。

    就这智商怎么了?还不是能让你封行朗紧张一把?

    “一定是笑得合不拢嘴吧!”封行朗风轻云淡道。

    “再猜!”

    封立昕淡然。一副要将拿乔进行到底的模样。

    “嚎啕大哭!然后痛骂我这个没良心的,把她欺骗得好苦好苦!”

    封行朗用上了琼瑶大妈的台词。

    “都没有。”封立昕答道。

    “都没有?怎么可能!封立昕,就你这智商,还真想跟我玩心机呢?”

    封行朗不以为然。

    “她很平静!平静得让人心疼!”

    封立昕长长的叹息一声。为雪落,也为了弟弟封行朗。

    封行朗默了一会儿,“不会是被乐傻了吧?还是被气傻了?”

    “都不是!”封立昕调整好呼吸,“她跟我说,她早就知道你是她法律上的丈夫了!”

    “早就知道?”封行朗怔了一下,“不可能!”

    “她说她去过民政局,以补办结婚证的方式调出了她的结婚资料。”

    封立昕又是一声长叹,“可她明明知道了真相,却一直隐忍着当不知道!其实我知道,她是在等你这个丈夫亲口跟她说,亲口跟她承认。只可惜,在我告诉她之前,却一直没能等到!”

    封行朗默了。

    似乎有些不太相信林雪落那个傻白甜的女人能自己找到真相!

    而且还能在知道真相之后,装成一个没事儿人一样。

    看来这个女人并不像他所想的那样愚蠢和白痴。

    “行朗,你就没有一丁点儿的喜欢雪落吗?”封立昕问。

    “不是一丁点儿,而是所有丁点儿的都不喜欢!”

    封行朗淡漠,更冷漠。

    “我不信!”

    憋气了半天,封立昕哼声道。

    “既然不信你还问?”封行朗不羁的扬声。

    封立昕似乎不想就这个话题跟封行朗耍嘴皮子了。即便他喜欢上了雪落,他也不肯承认的。

    从小一直这么犟!

    一直喜欢反其道而行!

    一直就这么叛逆、顽劣!

    “明天把雪落接回来吧,我们大家一起和和睦睦的吃顿晚饭。”封立昕提议道。

    “算是最后的晚餐?”封行朗淡然的似笑非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