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封行朗是你生物学上的爸爸
    好吧,不得不承认儿子林诺这新剪的齐眉锅盖头着实很……

    另类!

    将小家伙原本像极了封行朗的小额头给全数的遮掩了起来;加上小家伙两个腮帮处的小小婴儿肥,将原本跟亲爹封行朗有百分之**十之多的相似度,一下子降低成了百分之四到五十。

    换句话说,乍一看时,别人的目光首先会被小东西这另类的锅盖头给吸引,也就不太会去注意小家伙的长像。

    所以,雪落很满意儿子林诺现在的新发型。

    “丑什么丑啊,可妈咪觉得亲亲儿子的新发型超级帅呢!”

    雪落用毛刷将落在儿子颈脖处的小碎发给弄干净,还在小家伙闷闷不乐的小脸上响响的亲了一口。

    “妈咪,亲亲儿子现在严重怀疑你的审美观点了。”

    小家伙一张郁郁的小脸真快哭出来了。虽然他知道自己不是义父河屯手下最利害的义子,但绝对是最帅最酷的那个!

    可现在好了,自己的帅气俨然被性情突变的妈咪雪落毁于一发型。

    雪落清楚的知道:只是从造型上改变儿子林诺,那只能是治标不治本。关键还得灌输一些信念给儿子林诺。

    “诺诺,你爱不爱妈咪?”

    雪落深呼吸之后,开始了母子俩关于封行朗的话题。雪落知道,即便她不允许儿子林诺去跟封行朗相认,可河屯还是会带着小家伙去见封行朗的!

    雪落阻止不了,也无法阻止!

    “诺诺当然爱亲亲妈咪了!即便亲亲儿子的发型被亲亲妈咪给毁了,亲亲儿子也不会怪亲亲妈咪的!”

    小家伙满肚子的小委屈。但他却会不得去埋怨妈咪雪落的不是。

    “如果有一天,你义父要让你在妈咪和你那个……亲爹之间做选择,你会选谁?”

    雪落又问。带上了微微的凄意。

    “当然是选择亲亲妈咪了!我才会不选择那个混蛋亲爹呢!他竟然敢把妈咪咬成这样,我绝对饶不了他!明天我就带上老十二去灭了他!”

    小家伙立刻义愤填膺了起来,满满的都是要维护妈咪的坚定信念。

    跟雪落料想的完全相同:儿子林诺肯定会选择她这个当妈咪的。

    雪落不清楚河屯会让儿子林诺,又或者是让封行朗做如何的选择,但她却很清楚:河屯一定是想利用儿子林诺去对付封行朗!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诺诺,能不能打答妈咪一件事儿?”

    “妈咪你说,亲亲儿子听着呢。”

    “如果你义父带你去见封行朗,你能答应妈咪不跟他相认吗?因为妈咪不想失去你!”

    其实雪落知道:即便儿子林诺不主动去跟封行朗相认,河屯也会告之封行朗的。

    但雪落宁愿是后者!

    因为这其中的性质不一样!

    以封行朗的睿智,他会瞬间明白:河屯是想用林诺去对付他。

    可这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只不过是她林雪落的一番自欺欺人的多此一举罢了!

    小家伙没有着急回答,而是回眸看向妈咪雪落,目光深深的。

    虽说还是个5岁的孩子,可雪落发现小家伙俨然已经有了他自己的小思想。

    “妈咪,你给亲亲儿子剪这个丑丑的新发型,是担心那个混蛋会把我给认出来吧?”

    “林诺!不许这么粗俗!无论怎么说,封行朗都是你生物学上的爸爸。你可以不认他,但你不能去谩骂、忤逆他!”

    雪落纠正着儿子因对父亲封行朗不满而滋生起来的戾气。

    “那个叫封行朗的,真是我亲爸爸?”小家伙问。

    “是的。”

    雪落深呼吸,以肯定且严肃方式回答着儿子林诺。在这一点上,雪落不想欺瞒儿子什么。

    小家伙沉默了一会儿。

    “放心吧妈咪,诺诺永远都是妈咪的亲亲儿子!”

    小家伙坚定着声音。

    雪落的双眸顿时就红了,她将懂事的儿子揽抱在自己的怀里,失声哽咽。

    “对不起诺诺……是妈咪没用……妈咪给不了你自由,也给不了你想要的家……真的很对不起。”

    如果有来生,你一定要重新选择个好人家,不要再给她这个无能的妈咪当儿子了。

    雪落的心疼得生生的拧起。

    “怎么能怪亲亲妈咪呢?妈咪生下诺诺已经很辛苦很辛苦了!诺诺要快快长大,要比义父还要强大,才能保护好妈咪。”

    小家伙丝毫没有要责怪妈咪的意思。反正平添了对自己的自责。

    ******

    袁朵朵加班回到家时,发现自家的防盗门是大开着的。

    失窃了?

    关键是自己家里也没什么可失窃的啊!

    等袁朵朵冲进家门时,才发现客厅里的沙发上正坐着抽烟中的封行朗。

    遒劲的长腿搁放在茶几上,健硕的体魄懒散的拥在沙发里,看起来格外的邪魅之极。

    “封,封二少,您还在呢?”

    从封行朗那锐利的眸光可以判断,他此时此刻非常的清醒,毫无醉酒之意。

    袁朵朵下意识的朝房间里瞄了那么一小眼:难道说,林雪落已经成功的从醉酒的狮口中跳掉了?

    挺机智的嘛!

    “告诉我林雪落的联系方式!”

    封行朗以生冷的命令口吻说道。那是一种能透进袁朵朵心底的威慑力。

    “你一个当丈夫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

    袁朵朵去厨房倒来一杯水喝着。她用这样的方式来平息自己的内心,从而判断着:这封行朗究竟是知道了林雪落回申城了呢,还是没知道呢?

    “袁朵朵,别逼迫我断了你在申城的所有财路!这房子还欠着房贷吧,要是被银行收回拍卖……”

    封行朗拉长着声音,以刺激着袁朵朵的软肋。他知道袁朵朵为了这套房子付出了多少。

    “封行朗,你别太过分了!”

    袁朵朵瞬间炸毛。

    “那你就痛痛快快的把林雪落的联系方式给我!”封行朗追逼一声。

    “我是真不知道!骗你我就是小狗!我刚要跟雪落聊起她最近五年都去了哪里时,你就过来砸门了!”袁朵朵如实交待。

    “也就是说:你承认了两个小时前,你藏了林雪落?”封行朗悠声反问。

    “……”袁朵朵肠子都悔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