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给自己准备后事-4
    从严邦那里离开时,整个申城已经笼罩在了一片晨曦之下。

    习惯成自然的,那辆从御龙城疾驰而出的布加迪,朝着封家的方向一种呼啸而去。

    却又在快进小区卡口的时候,又调头离开。

    好像,自己已经跟他们告过别了。

    正值上班高峰期,在喧嚣的城市里堵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布加迪拐了个大弯,选了一条人迹罕至路疾驰而去。

    只是封行朗没想到,在通向那幢鬼屋的必经之路上,竟然设置了智能路障。

    迫不得已,封行朗不得不从布加迪里钻出来步行。好在这里距离丛刚的鬼屋也只有一两千米的距离。正好散散心,看看风景。

    记忆中,这里从来就没有设置过路障;但从这智能路障的陈旧状来看,应该被设置上足有七八个年头之久了。

    之前封行朗来这里时,这个智能路障从来没有触动过,今天怎么就诡异了呢?

    朝着不远处的鬼屋张望上一眼,封行朗徘徊在进与不进的矛盾中。

    好歹自己也是个主子,这般的主动讨好着来跟丛刚这个狗东西告别,实在是掉范儿。

    当然,自己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因为他封行朗注重跟丛刚的兄弟手足之情。

    好吧,这些都是幌子!

    其实封行朗真正来这里的目的,完全跟兄弟之情无关!

    他是无事不登这鬼屋的!今天也不会例外。

    一千多米的距离,封行朗走走停停,顺道看看四周渐渐浓郁起来的春意,心情似乎也明朗了不少。

    或许风景一直没变,而人的心境却大不相同了。直到这一刻才感悟,似乎也不太晚。

    监视屏幕上的画面并不是很清晰。

    但那辆布加迪着实的刺眼。

    这辆招风惹火的布加迪,整个申城同款的也就两辆。一辆在严邦的御龙城里停着,一辆正是封行朗开过来的。

    而封行朗开过来的这辆同款布加迪,正是严邦不久前才送给他的。

    所以,落在丛刚的眼里,便着实的刺目!刺目到他不想让这辆车靠近他的领地。

    所以,丛刚才对封行朗启动了那个智能路障。

    踩着落叶和枯枝,封行朗的步伐走得并不轻盈。源于他健壮的体魄,亦源于他此时此刻的沉重心情。

    说自己想找个幽静的地方清净几天,封行朗并不是哄严邦的。只是他没肯告诉严邦,自己要去清净的地方之险恶。

    阳光下被爬山虎覆盖住的别墅,到没有了烟夜中的诡异,看起来还是十分的落寂和萧条。

    出乎意外的是,别墅的门只是虚掩。连叩门都省了。

    在丛刚这里,封行朗不需要装绅士。当然了,封行朗也很少绅士过。

    偶尔绅士的时候,也只不过是个十足的雅痞。

    不同种类的兰花各自的芳香也不同。

    如四季兰的芳香较浓;墨兰的香味好似桂花香;春兰的香味最纯正,是幽香的典型。不过有些春兰仅有淡淡的清香,有的春兰则无香气。

    封行朗到也不讨厌这样的香气,似有似无的,闻起来也算是能陶冶情操。

    清冽且娇好的兰花在封行朗的指间划过,像似对女人的抚。

    丛刚并不在客厅里。

    不过客厅里的布局来看,丛刚应该在一个小时前还在过。

    出门买菜去了?

    封行朗的心情并不愉快,并至少还是平静的。

    进去了厨房,锅碗瓢盆的整齐划一,居家的气息扑面而来。

    稍有大男子主义的封行朗,还是有些瞧不起摆弄这些锅碗瓢盆的男人的!

    封行朗一直觉得:这些锅碗瓢盆,只适合女人去伺候。

    总觉得男人的手,是用来征服天下,征服女人的,而不是摆弄这些锅碗瓢盆的。

    双开门的冰箱里,食物几乎是一应俱全,而且还十分的新鲜。

    就好比这鲜牛奶,生产日期就是昨天的。封行朗拿出那瓶鲜牛奶,直接往嘴巴里灌了几口。

    环看之际,封行朗看到灶头上正保温着的紫砂煲。

    上前打开一看,封行朗一张俊脸瞬间微蹙了起来:竟然煲的是粥?

    对!封行朗没看错,紫砂锅=煲里煲的的确是粥。

    对于封行朗这种高级的食肉动物来说,一锅粥是提不起他的兴趣的。

    只是这粥的香气,着实的沁人心脾。封行朗忍不住的用勺子在锅里翻动了几下,竟然发现了好几种养胃健脾的名贵食材。

    于是,封行朗勉为其难的给自己盛上一碗,开始漫不经心的吃着。

    这碗养胃健脾的粥,相当的粘稠和绵糯,入口的感觉相当好。封行朗喝了两碗才打住了口。

    吃完之后,封行朗才意识到:万一丛刚这王八蛋给自己下毒了怎么办?

    毕竟封行朗对丛刚并不是很了解。总觉得丛刚这人神秘得不像个地球人!

    喝完粥的封行朗又在满屋盆栽的客厅沙发上小眯了一会儿,足有两个多小时,都没能等出丛刚,封行朗有些燥意了起来。

    四下‘参观’了一下,封行朗又回到了厨房,准备再找点儿什么吃的好好补补自己时常叫嚣的胃……却诡异的发现:自己两个小时前喝过粥丢在餐台上的碗,竟然被人洗净并收拾了起来。

    这说明了什么?

    灵异事件?

    封行朗当然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

    钟点工么?

    更不可能!没哪个钟点工可以悄然到连他封行朗都不惊动,便来厨房将他吃过的碗给洗净了。

    不用猜,肯定是丛刚那个王八蛋!

    丛刚个狗东西这是唱哪出呢?明明在屋子里,却还要跟自己玩这种躲猫猫的诡异游戏?

    他这是在考研他封行朗的智商么?

    还是……

    回到客厅里的封行朗早就有了答案:丛刚并没有离开这幢别墅!

    可是他并不愿意出来跟封行朗见面!

    之前一而再的被拒绝也就算了,可这一回,那狗东西竟然连面都不想跟自己见?

    封行朗觉得自己的拳头着实的作痒。

    想揍人了!

    可丛刚却不是那种封行朗想揍就能揍得到的人物!

    封行朗真想一把火将幢鬼屋给烧掉算了,可他还是悠住了。

    本不应该去迁怒于那些无辜的花花草草,可不迁怒也迁怒了!

    总的来说,封行朗还是怜香惜玉的。

    他没有去砸那些娇美的花花朵朵,而是选了两盆生命里相对顽强绿萝和卷柏砸了一下,便健步离开了丛刚的鬼屋。

    他用这样简单且粗暴的方式告诉躲避他的丛刚:

    老子来过了,老子愤怒了,后果你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