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离婚女人俱乐部
    “你跟孩子,需要一个更靠谱更优秀的男人,来为你们母子撑起一片港湾。”

    沈连城的话,着实的动听。而且还相当的自信有底气。

    尤其是受到感情伤害后的雪落,更需要听这样的美好承诺和遐想。

    但雪落已经不是曾经的雪落了。

    “沈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像你这种抛妻的男人,我是万万不会碰的!交朋友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一个5岁孩子的妈妈,具备了更多的冷静和理智。

    沈连城温润的笑了笑,“如果你是在意你跟夏以琴的关系……那完全没必要的。我跟她离婚得相当愉快。她得到了她想要的——十个亿的赡养费。”

    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拿钱说事儿的男人,雪落已经懒得跟他争辩什么。

    这些男人,肆意的用钱来践踏女人的感情,而且看起来还这样的心安理得?

    当然,换一个角度来想:女人又凭什么去分得男人辛辛苦苦赚下的金山呢?

    看起来,舅妈温美娟只是想让自己的女儿攀高枝,变相的卖个好价钱罢了!跟当初自己嫁去封家,只不过是换汤不换药的过场。

    “沈连城,你用钱来摆平女人的手法,挺让我‘感动’的!如果你这一生遇到你女人都能用钱来摆平,你应该很幸福的!”

    雪落有些含沙射影的意味儿。

    沈连城再说,“可惜了,我已经遇上了一个可以用感情去追求的女人了!林雪落,我会让你对我改观的。我知道我今天的行为有些唐突,但我实在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在正确定的时间里,遇上了对的人,我会拼尽全力去抓住她的。”

    “……”雪落真够无语凝噎。

    她显然很懵逼:这个沈连城怎么像空降的一样,怎么就这般鬼使神差的认为自己适合他呢?

    是想拿自己来练手?完全没那个必要啊,申城的名媛那么多!

    那他是什么目的?

    雪落想起了夏以琴提起过:沈连城曾经跟一个身份卑微的女人有过一个孩子,只可惜没能生下来。

    后来那个女人跟孩子都死了……

    难道沈连城想为自己曾经的灰姑娘,找上自己这个替身?

    还别说,自己跟那个身份卑微的女人,还真有那么点儿同病相怜。只是她侥幸的生下了王子的孩子!

    这么一想,还真有些瘆人!

    雪落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睡熟的儿子林诺。

    “小家伙挺沉手的吧?我来抱他送进去。”沈连城伸手来接抱雪落怀中的孩子。

    可雪落却下意识的避让开来,“那个,完全不需要!我怕你进去,会被我舅狠狠的打出来!”

    “哈哈,”沈连城开怀一笑,“放心吧,那十个亿,会让夏正阳开心的!”

    雪落愤愤的瞪了沈连城一眼,“亏得你没有女儿,不然你肯定不会这么说的。”

    赏了沈连城一记冷眼之后,雪落便抱着睡着的儿子头也不回的朝夏家别墅走了进去。

    夏家别墅里,一片‘热闹非凡’。

    夏以琴盯着自己户头上的数字,一个劲儿的傻笑着。手边拿放着快被喝尽的酒瓶。

    “这个沈连城,看起来人模人样,斯斯文文的,竟然如此的绝情……”

    舅妈温美娟哭得格外的伤心。因为大女儿夏以琴,一直是她的精神支柱,是她最引以为傲的资本。

    “妈,你哭什么哭啊?十个亿呢,你宝贝女儿能卖出这样的价钱,已经够高级的了!”

    讽刺挖苦的,依旧是夏以琪。她是最见不得夏以琴好过的。

    “对啊,十个亿呢,的确是个不错的价格!不像你,连把自己卖个价儿,恐怕都难!”

    夏以琴喝光了瓶中的酒,索性把脸庞跟妹妹夏以琪给撕开了。

    “以琪,你还有没有人性呢?你姐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你竟然还冷嘲热讽?”

    温美娟哭天抹泪的说道。这一回,她真是伤到心了。或许是她引以为豪的希望给破灭了。

    雪落进来的真不是时候。可她实在不想让睡着的儿子太久的在夜幕中逗留。

    看到怀抱着孩子的雪落之后,夏以琪难听的话又紧随其后。

    “呵呵,我们夏家都快变成离异女人俱乐部了!”

    “夏以琪,至少她们还有婚可离!再看看你,恐怕连个想跟你结婚的男人都没有吧?除了一具打过无数次胎、被男人玩到腻的身体,你还有什么?”

    夏以书要么不开口,开口便犀利得能一针见血。

    “夏以书……你!你这个小贱蹄子!”

    夏以琪站起身来,就想追打夏以书。舅舅夏正阳还没回来,夏家客厅里一片混乱。

    “雪落,快看看……我拿到了十个亿的赡养费呢……我好高兴……我成女富豪了!”

    夏以琴应该是醉了,跌跌撞撞的朝抱着儿子林诺的雪落冲了过来。将手机屏幕的数据举给雪落看。

    雪落看得出:夏以琴并不高兴……或许,不甘被抛弃;或许是她对那个叫沈连城的男人有了感情!

    前者,只是三五天便能自愈;可如果是后者……

    “以琴姐,我先把诺诺送上楼……就去你房间!”雪落柔声说道。

    “还是有个孩子好啊……有个孩子,男人也会多看你一眼!”

    夏以琴的话,凄凄惨惨戚戚的。

    ******

    还算温和的门铃声传来,袁朵朵以为是雪落,便看也没看,就把防盗门给打开了。

    是一个老者。

    拄着金丝楠木的龙头拐杖。看起来身份应该很尊贵。

    鹤发童颜的模样,足有八十多岁。

    “请问,您是?”

    “小袁你好,我叫白林枫,是白默的爷爷。”

    白老爷子慈祥着声音,听起来很温和。

    袁朵朵下意识的遮了遮自己的肚子,有些慌张,“白,白先生,您来……您来我这里干什么啊?”

    “我是来给你道歉的!一来是我白某人教孙无方,二来,也为我对你片面的认识和误解而道歉!”

    白老爷子给袁朵朵诚恳的微微鞠上一躬。

    “白先生,您别这样……别这样!我不需要什么道歉,真的不需要……您,您请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