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0章谁还没有个过去啊!
    半个小时后,林诺小朋友在亲爹封行朗怀里睡着了。

    可雪落怎么也无法安睡。

    一个小时前发生的那一幕,依旧让她惊魂不定。

    她以为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没了河屯的步步紧逼,自己跟儿子总算能过上太平的日子了。可今晚出现的那个想抢走她孩子的烟衣人,着实让林雪落再次处于心惊胆战的状态。

    “抱歉……让你跟孩子担惊受怕了!”

    封行朗拥过眼眶红红的雪落,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吻。

    “行朗,你说还会有谁想要抢走我们的孩子?”

    雪落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经过严谨的思考。这一刻的她,已经没有了缜密的心思。所谓‘还会有’,指的当然是除了河屯之外的人……

    除了河屯之外?为什么要排除河屯呢?那是因为雪落知道河屯是儿子诺诺的亲爷爷,当然不会继续做出伤害他自己亲孙子的事情来。

    雪落可以肯定:那个烟衣人,绝对不会是河屯的任何义子!

    但封行朗却并不认同雪落的想法。从刚刚在御龙城里那两个袭击者的身手来看,应该是河屯的义子无疑。虽说封行朗没能看到他们的脸,但邢十二的眼神,封行朗还是能意会出的。

    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吗?

    封行朗不清楚河屯还会不会派人去御龙城杀个回马枪;但他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他的妻儿更需要他这个丈夫,这个父亲陪伴在她们身边。

    “我已经通知保安室调查了。从现在开始,我会一直陪在你跟孩子的身边的!”

    封行朗拥紧女人,轻轻的吻了吻她的脸颊,“早点儿睡吧,有老公在呢!”

    “行朗……我真的好害怕!我只想跟诺诺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再也不想每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

    雪落呜咽着。将两个小时前的恐慌慢慢的宣泄了出来。

    “不会的!我会一直在你跟孩子的身边!”

    封行朗再次温声安慰着惊魂未定的女人,在她的额前落下细碎的吻。

    “行朗,你说那个烟衣人会是谁?”

    雪落再一次的发问。因为在知道不是河屯的情况下,她实在想不出还有那个人正试图从她的身边抢走她的孩子。

    除了蓝悠悠!

    不是雪落对蓝悠悠有成见,而是蓝悠悠曾经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令人发指了。

    雪落不知道蓝悠悠跟封立昕结婚,又憋着什么坏水呢!

    “我觉得应该是河屯!”

    封行朗的声音冷生生的,俊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不是!绝对不是!”雪落连声否定。

    “你怎么那么肯定?”

    封行朗似有意又似无意的询问上一声。

    “……”雪落微怔了一下,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她又连忙补充说:“河屯虽说……恶劣,但他是打心眼里疼爱着诺诺的。所以,我感觉他不会再做出任何伤害诺诺的事!”

    “那你觉得……那个想从你手里想夺走诺诺的人,他身手如何?”

    “挺诡异的!他进来房间的时候,几乎是悄无声息……而且从窗口飞身下楼的时候,就像个特技演员。”

    雪落不知道封行朗问话的目的,便不假思索的如实告之。

    “这不就解释通了:那个烟衣人想从你一个柔弱的女人手里夺走诺诺,显然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可他最终却没有那么去做……显然,那个烟衣人的目的并不是要真的夺走,或是伤害诺诺!而是想……”

    封行朗顿住了。因为他已经意识到:烟衣人的目的只是想闹腾一下雪落母子。

    好让他从御龙城火速赶回来?

    似乎,雪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儿:因为一开始趁她睡熟的时候,那个烟衣人就有机会偷偷摸摸抱走儿子林诺的。而不是一直拖拽着小家伙直到她醒来……

    “行朗,你是觉得那个烟衣人会是河屯的某个义子?”

    “还不确定!等过完今晚应该就知道了!”

    看了一眼陷入沉思中的男人,雪落微微的轻吁出一口浊气,“你为什么不怀疑是蓝悠悠指使他人这么做的呢?”

    封行朗默怔了一下,或许是没想到女人竟然会这么责问他。淡淡的在唇角勾起一弯弧度,“你觉得以蓝悠悠的歹毒:她只会闹腾一下你跟诺诺就离开?”

    男人的这番话到是挺真实的。因为蓝悠悠既然要出手,就绝对不会不痛不痒。

    “封行朗,你用‘歹毒’一词去形容你心爱的女人蓝悠悠,不心疼么?”

    雪落的话,带上了酸意的色调。

    “闻到了么?这百年的老陈醋!谁还没有个过去啊!”

    封行朗淡淡一声。

    “我才不会吃你跟蓝悠悠的醋呢!”

    雪落口是心非的为自己狡辩着,“我更欢喜看到你封行朗忍痛割爱!对蓝悠悠爱又爱不得,恨又恨不下去的痛彻心扉的样子!”

    封行朗笑得涩意:这女人要是想跟你耍起小眼儿来,还真是不可小觑。

    “这么懂我?钻进我心里去看了?”

    封行朗环抱着女儿柔若无骨的腰,“如果你真去我心尖里看了,就不会说出这番话了!”

    看着在自己怀里慢慢安睡的女人,封行朗却陷入了未知噩耗的等待之中。

    如果他是河屯,又成功的引开了他封行朗这个绊脚石,那自己一定会再派人去御龙城杀个回马枪。

    如果真是这样,那严邦今晚就必死无疑了。

    最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也就等同于,此刻最混乱的御龙城,越容易成功下手。

    封行朗能想到这一点,丛刚同样也能想到。

    “boss,现在御龙城里混乱一片,我们趁机潜进去,灭掉严邦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而且还能‘嫁祸’于河屯!”

    能想到的人,还有卫康。

    “变聪明了嘛!”

    丛刚的声音清洌洌的。像河床里浸泡了千年的石块。

    却又随之轻叹一声,“算了,今晚就饶他严邦一条狗命吧。”

    “为什么?今晚的机会很难得!”

    卫康有些不理解boss丛刚为何不趁热打铁。

    “我要严邦死得连一条丧家之犬都不如!”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