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5章:弑父?
    超跑驶出了浅水湾,却又缓停在了路边。

    “封行朗,你停车干什么啊,妈咪都在家等着我们了呢!”小家伙不满的催促道。

    在快的超跑,也快不过无线通信。

    电话是宋婶接的。她说还没看到太太回来。封行朗立刻让她去别墅外,以及小区门口寻找。

    可宋婶找遍了小区入口处,也没等到太太的身影。

    以邢八多年来伺候河屯的奴性来看,他不可能不等林雪落进去小区而独自离开的。

    封行朗又询问上儿子林诺几句后,便确定林雪落应该还在邢八的车上。又或者,林雪落根本就没有回启北山城。

    如果没有回启北山城,那女人又会去哪里呢?

    想来知道林雪落下落的人,只有邢八了。

    “封行朗,你不要吧唧吧唧了,快回去看看妈咪在不在家里吧!”

    在儿子林诺的执意之下,封行朗不得不空跑上一趟,好让小家伙亲眼看到妈咪雪落真的没回来。

    来来回回的折腾了这么久,还是没能找到妈咪,小家伙顿时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嚎是嚎了,但却没有掉出眼泪来!

    小家伙只是在单纯的发泄着自己不满的小情绪!

    “封行朗,你又把我妈咪弄丢了!你还我妈咪!”

    小家伙不依不饶的用自己的小肩膀就顶撞亲爹封行朗的劲腿,一边嗷嗷直叫着。

    虽说被儿子闹腾得心烦意乱的,但封行朗却又是极度宠爱小家伙的;舍不得小东西撞疼了他自己,封行朗便强行将他抱离地面,拥进自己的怀里。

    “诺诺乖了,亲爹今晚哄你睡觉好不好?”

    “我不要睡!也不要你哄!我就只要我的妈咪!”

    小家伙任性的跟封行朗尥蹶子着。还把宋婶端来的牛奶和甜点撞洒了一地板。

    封行朗没怒,则更为温情的紧拥着撒泼中的小东西,不停的亲吻着小家伙的脸颊以安抚他。

    “诺诺乖,妈咪会回来的。如果真不想睡,那亲爹带你出去继续找妈咪……”

    在儿子的闹腾下,父子俩再次踏上了寻找妈咪的漫漫征程。

    ******

    邢八回来得真不巧。几乎是跟封行朗一前一后赶到了浅水湾。

    邢八用了这么长的时间回来,着实可疑。也就更加验证了封行朗的猜测。

    “诺诺,现在只有邢八知道你亲亲妈咪的下落!你缠住他,就能知道你妈咪被他藏在哪里了!下面就看你的了!”

    封行朗在心疼哭哭啼啼的儿子同时,也微微恼火于刻意将自己藏起来的女人。

    女人似乎在故意躲避着他们父子!因为邢八是没有那么大胆子主动把林雪落给藏起来的。

    “你确定老八藏了我妈咪?”

    小家伙似乎有些累了,困得一双眼睛微眯了起来。但随后又倔强的睁大。似乎铁了心要找到自己的亲亲妈咪才肯入睡。

    “确定!相信你亲爹的判断能力!更要相信你亲爹的智商!”

    封行朗亲了一下犯困的小家伙,“至于怎么去对付邢八,应该不用亲爹教你吧?”

    “不用!我有一万种办法逼他说出妈咪的下落!”

    “这气势……有你亲爹的范儿!”封行朗在小家伙的额前再亲一口。

    邢八刚迈进别墅客厅准备跟河屯复命,身后却传来小东西兴师问罪的声音。

    “老八,你要跑到哪里去?快把我妈咪还给我!”

    再次听到小家伙的声音,邢八头都大了。说实在的,他真没想到这小东西会这么快就杀来个回马枪。看来这小东西的身后是有鍕师在指导呢!

    “十五,你怎么又来了?你妈咪不是已经回去了么?”

    邢八故作镇定的反问。

    “老八,你别装了!我亲亲妈咪根本就没有回家!一定是被你藏起来了!”

    小家伙一边厉厉的驳斥着邢八的话,一边拖拽着邢八的手朝客厅里走去。

    很显然,小家伙是想找河屯当裁判。这招‘狐假虎威’,屡试不爽。

    “冤枉呢,你妈咪那么个大活人,岂是我能藏得住她的?”

    邢八当然不会承认。一来是他答应过林雪落,二来,他也挺享受小家伙这么缠着他的。

    “义父,老八他说谎!他明明就没有把我妈咪送回家!而是在半路上把我妈咪给藏起来了!”

    “怎么,你妈咪没回去?又不见了?老八,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河屯问。

    “我把林雪落送到小区门外。”

    邢八的确是把林雪落送到小区门外。但林雪落却绕行一圈儿,从后门出来,再次上了邢八的车离开。目的就是为了让邢八好向河屯交差。甚至于林雪落都看到了出门找她的宋婶。

    “义父,老八他说谎了!我妈咪一定是被他给藏起来了!”

    “十五,或许是你妈咪自己不想回家呢!这没评没据的,你凭什么说老八藏了你妈妈啊?”

    在河屯看来,邢八完全没有要把林雪落藏起来的必要。

    “……我亲爹封行朗说的!他说一定是老八藏了我妈咪!我相信我亲爹的智商!”

    小家伙直嚷嚷。

    “那你亲爹在哪儿啊?”河屯问。

    “就在门外等着呢!不信我喊他过来跟老八对质!”

    “那你赶紧的去喊吧!义父等着你!”河屯微笑道。

    目送着小家伙屁颠屁颠的跑出去喊他亲爹进来跟邢八对质;河屯的脸孔顿时狠厉了下来。

    “十二,你领着你二哥的人去御龙城,按照你二哥刚刚的计划行事!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去!不可再失手了!你们从地下通道走!”

    今晚,此时此刻,的确是个摘书难逢的好机会。

    一来,封行朗父子都在浅水湾,封行朗分不开身去御龙城救严邦的;二来,他们父子还能在他河屯的眼皮子底下平平安安着。

    “义父,万一封行朗对您耍横呢?我还是留下吧……”

    邢十二说出了自己的疑虑。因为他知道封行朗要真起杀心,义父河屯是不会还手的。

    “这不还有你二哥在吗!再说了,阿朗那小子……还没狠到会弑父的程度!”

    河屯微微吁出一口浊气,“要是他真拿把刀进来砍我……我还求之不得呢!只要能解他自己的心头之怒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