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2章 比谁更狠
    但严邦却不会深刻领悟到封行朗的一片良苦用心。

    他只会认为:封行朗将他禁足在看守所里,好方便跟丛刚,或是跟他亲爹河屯做鬼鬼祟祟的事儿!

    在严邦看来,封行朗跟丛刚在暗地里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勾结。

    那伤腿上所敷的中草药贴,足以说明这一点!

    根本就不可能像封行朗所说的那样: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敷上的!

    难不成敷个药,还要把人打晕再敷不成?

    但在接到简队的传话说:封行朗今晚会过来看守所,严邦才安静了下来。

    他到是要听听封行朗亲口跟他解释解释了!

    晚上六点多,在赶回封家之前,封行朗让小胡兜了个大圈去了看守所一趟。

    封行朗并没有下车直接去跟严邦磨叽,而是让小胡将一部手机交给了简队,让他转交给严邦。

    对于等了大半天,就等来一个砖板似的手机时,严邦堆积的愤怒是显而易见的。

    他刚想砸掉手机起身要强行闯出去时,举起的手机却作响了起来。

    严邦瞄了一眼,还是接了。

    似乎他一直跟封行朗狠气不起来!

    “听简队说,你又燥了?天气热,你小心点儿,别**了!”

    手机里,传来封行朗悠声的调侃。

    或许封行朗的烦躁程度并不比严邦少,但他习惯于不动声色的自我调节。

    “还真有点儿燥!燥得想宰人!”

    严邦压低声音沉嘶,“封行朗,你不肯让人把我弄出去,是不是我妨碍你浪了?”

    “我也想浪来着……”

    封行朗微叹一声,“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腿还残着呢!”

    “心要是想浪,即便三条腿全残了,也能浪花四溅!”

    严邦厉气的提醒着封行朗,“封行朗,我想出去,你拦不住我的!”

    “严邦,就几天的时间,你能稍安勿躁么?我费力的把你从省厅弄回了,连替死鬼都给你找好了,目的就是想让你全身而退!你也给陈局点儿台阶下,成吗?我的严大总裁?”

    封行朗冷厉着声音跟严邦剖析着问题的利弊。

    “这么难为你呢?”

    严邦扬了扬声音,“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封行朗的大总裁了?要不,你让我潜规则一下?”

    “行了,不跟你磨叽了!最迟一个星期,我会把你弄出来!在这一个星期里,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里面,听到没!”

    封行朗锐利着声音,带着愠怒的微喘。

    “一个星期?那老子还不得憋出神经病来?”

    “那你想怎么样?找几个女人进去伺候你?!”

    “你必须每天进来陪我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的时间,影响不到你的正常生活!”67.356

    严邦跟封行朗开始了讨价还价。

    “放你丫的p!你当老子每天闲得疼么?你爱呆不呆!要是你敢擅作主张的跑出来,我保证你会被判刑个三年五载!”

    封行朗有恐吓的成分,但也不是危言耸听。

    自古以来,无论多大的匪,跟官斗,都只会是自寻死路。

    “那岂不是更见不到你了?太得不偿失了……”

    见封行朗真的动怒了,严邦的气焰也灭下去了不少。

    随后又哼上一声,“我晚饭还没吃呢……等你得空了,给我送点儿夜宵吧!”

    “嗯!我会让御龙城的厨子弄些夜宵送去给你的。”

    严邦的妥协,让封行朗的口气也缓和了很多。

    “连个夜宵你都不能亲自送一趟?还谈什么情同手足的兄弟!”

    严邦冷哼一声。让厨子送来,多无趣啊。

    他还不如吃看守所里的牢饭呢!

    “老子还残着一条腿呢!你它妈的有点儿人性好么?”

    封行朗厉厉的谩骂着。

    “说得好像谁没残过腿,断过胳膊似的!”

    严邦冷嗤一声,“你爱送不送!大不了老子跟‘简憨子’一起吃牢饭得了!”

    “随便你!”

    封行朗随之便将电话给掐断了。他实在懒得跟严邦没完没了的磨叽下去。

    “真任性!”

    被冷不丁挂了电话的严邦,蹙着浓眉,“这谁宠的啊?!”

    ******

    夜宵,封行朗当然不会去给严邦送。

    先不说自己还残着一条腿,这一家的老幼妇孺还在等着他回家吃晚饭呢。

    当然,让严邦跟着简队一起吃牢饭,似乎也太憋屈他了。

    于是,封行朗便想到了另一个人!

    一个能弘扬他们兄弟手足情深的人!

    电话是打给白默的。

    白默正准备从夜莊赶回白公馆陪老爷子,还有袁小强母子三人用晚餐。

    “默三儿,你弄几个好菜,送去简队那里陪你邦哥一起吃!”

    “邦哥还在看守所里呢?不是给他请了新律师么?他该不会是想赖在看守所里体验生活吧?”

    白默的思维,总是这般的超乎正常人的想象。

    “估计是吧!”

    封行朗侃声道,“其实让你邦哥留在看守所里体验生活,的确是个挺不错的想法!至少能挫挫他的锐气,省得他老这么嚣张狂妄,目中无人!”

    “好咧!那我先回去陪我家老爷子用膳!正好让家仆准备着!”

    白默应得爽气。二哥封行朗的吩咐,一般情况下他都会无条件的执行。

    “嗯。”封行朗哼应一声,若有目的的问:“对了,你家老爷子的病应该痊愈吧?”

    “医生说是‘回光返照’……我挺担心他老人家冷不丁的就……”

    白默满腔的惆意和怅然。

    “放心吧,只要你一娶袁朵朵,他的‘回光返照’,立刻就会变成‘春风满面’了!记得去局子里给你邦哥送饭,二哥残着一条腿,就不陪你们了!”

    为什么只要自己一娶了袁朵朵,老爷子就能‘春风满面’了?

    白默拿着已经挂了的手机若有所思了起来:这‘回光返照’,跟‘春风满面’,好像相差着有点儿大呢!

    还别说,封老二说得还真像那么回事儿:老爷子这几天真的很春风呢!早上竟然还能起床练上一套太极拳!平日里最厌恶的那些养生药膳,他现在都能不皱眉头的喝下……

    难道这一切,真跟自己娶了袁小强有关?

    随后白默又疑惑不解了起来:自家老爷子是不是傻啊?难道他不知道袁小强肚子里的孩子跟他亲孙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还是老爷子饥不择食的逮谁都能当成自己的曾孙子?

    究竟是老爷子在搞事情呢?

    还是袁小强在搞事情?

    白默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挖坑给埋了似的……

    ******

    今晚的晚餐餐桌上,封团团特别的安静。

    自己坐在儿童椅上扒拉着自己碗里的饭,有人给她添菜,她都会甜甜的说声谢谢。

    或许潜意识里,她会恐慌:如果亲爹亲妈不回来,叔爸和叔妈又嫌弃她了,那她可真成无家可归的可怜孩子了!

    雪落将两朵西兰花送进儿子林诺的小碗里;小家伙那厌弃的小眉宇立刻拧起。

    “团团,这个绿色的菜菜给你吃吧!吃了会变漂亮的哦!”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雪落夹送来的两朵西兰花,立刻被林诺小朋友转移进了封团团的小碗里。

    “谢谢诺诺哥哥!”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还千恩万谢着。

    “不用谢的!你可要乖乖的吃了哦!”

    在林诺小朋友的监督下,封团团乖乖的把那两朵西兰花给吃掉了。

    儿子的小机灵落在雪落的眼里,她又将两朵西兰花送进了小家伙的碗里。

    “团团的西兰花吃完了,这两朵是你的!”

    “妈咪……亲儿子不爱吃这绿绿的东西!”

    “妈咪也不爱不吃蔬菜的亲儿子!”

    在雪落的威逼下,小东西只能一口三嚼,艰难困苦的将那两朵西兰花给吃了。

    小的时候,雪落还费尽心思的将蔬菜弄在米糊里喂着小家伙吃;可一片溺爱的良苦用心直接导致小东西现在光明正大的不肯吃蔬菜。

    都六岁的孩子了,难不成还得变着花样的哄他吃蔬菜?

    所以有些时候,‘寓教于乐’也是要分对象的!

    亲爹封行朗到是没有雪落这么较真儿。

    似乎有些时候他也会觉得妻子顿顿逼迫着儿子吃上几口蔬菜,有那么点儿小题大做。

    晚餐过后,阿姨带着两个孩子上楼洗白白去了;而雪落却被封行朗叫进了书房。

    每次男人将头埋在雪落的胸之前静默,雪落便能感受得到男人是遇上什么难以定夺的事情了。

    “老婆,你是不是也觉得……老公太仁慈了?”

    丈夫突然的问话,让雪落微微一怔。

    仁慈?似乎这个词用在丈夫封行朗身上并不适合。

    “你还仁慈?”

    雪落用上了诙谐幽默的方式,“当初你以‘小叔子’的名义又调又戏我这个妻子,那简直是可恶之极!”

    “那样才有情调……不是么?”

    男人淡淡一笑,将怀里的女人拥得更紧,“你很喜欢我那样的调一情方式的……”

    说着说着,男人的身体就不安分了;吮得女人的颈脖皮肤染上了一层俏丽的红。

    “别……别亲了!我明天还要出门呢!”

    雪落可不想露着颈脖处的一朵朵吻痕出门。

    “老婆,你说……我对河屯,还有蓝悠悠……是不是太仁慈了?”

    男人若有所思的继续问话,让雪落微微诧异。

    雪落也跟着男人一起深思了起来,长长的叹息:

    “一个是你亲爹,一个是你嫂子……不仁慈,又能怎么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