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5章 追逐光明
    ,更新快,,免费读!

    当邢三亲眼看到蓝悠悠,并亲手探到她的气息还算平稳时,似乎这才相信封行朗并不是在诓他。

    游艇里,只有封行朗和邢十七在。邢三并没有看到河屯和邢十二;就连邢八,也只是站在岸边。

    “美人在这里,你现在就可以带着她离开了!”

    封行朗指着担架车上的蓝悠悠说道,“我先祝贺你抱得美人归!至于我的合家团圆,想必你也不会辜负我的!我相信阿卜杜勒-拉赫曼先生的为人!”

    邢三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封行朗能叫出他的本名。

    “那是当然!”邢三附和一声。

    “我的手机,会为你24小时开机等候!想必邢三先生想联系到我,能有很多种方式吧!挑你喜欢的就行!”

    不管是不是多此一举,封行朗还是将写上自己手机号码的便签递送到邢三的跟前。

    邢三接了过去,“封行朗……谢了!”

    “如果你能圆我合家团圆的心愿,那就该我谢谢你了!”

    封行朗淡淡的笑了笑,瞄了一眼船舱外,“天快亮了。这个时间点出发,可以一路往向光明!带着你的美人好好生活去吧!”

    邢三微微颔首,带伤的唇角微蠕了几下,最终还是欲言又止。

    “我有句友情提醒:希望你不要带着蓝悠悠去看团团!蓝悠悠疯癫了这么长时间,我觉得还是给团团留点儿美好的回忆吧!”

    “……好。”邢三想都没想,就直接浅应一声。

    “那最后就预祝你们一路顺风!”

    “谢谢。”邢三将蓝悠悠的担架车朝里面靠舱壁的位置推去。

    “需要我送你们一程么?”封行朗又问一声。

    “终须一别!就不麻烦邢太子了!”邢三淡淡道。

    “那封某就告辞了!”

    封行朗转身离开的步伐有些缓慢。亲手将自己的嫂子推给别的男人,这既不合情,又不合法的行为,其实挺纠结的。

    更何况这已经是封行朗第二次将蓝悠悠‘送’给邢三!

    封行朗没有回头。他怕自己会突然间改变主意。

    把大哥的女人就这么送给别的男人带走了,还真有那么点儿大逆不道的意味儿。

    鉴于大哥封立昕的愚善,封行朗便自己给大哥封立昕做出了选择:替他选择了女儿封团团!

    封团团的人生才刚开启;而蓝悠悠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无论怎么算,都应该选择更有生命活力的封团团不是么?

    被一个爱她的人带离,对蓝悠悠来说也算是善终了!

    总好过一辈子耗死在封家!

    目送着那艘游艇快速的驶离,邢八收了目光朝一旁的封行朗瞄看过来。

    “真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邢八问得有些试探,“邢太子,你应该有下文的才对!”

    在邢八看来,像封行朗这种诡诈之辈,是不可能白白便宜了邢三的。

    可封行朗却不答反问:“邢八,你说邢三会不会感恩,把团团的下落告诉我?”

    “……”邢八轻蠕了一下唇,“世事难料啊!万一遇上什么海盗,杀人劫艇,即便邢三想告诉你封团团的下落,怕也无能为力吧!”

    邢八的话,听起来似乎话中有话。

    这海盗指的是谁?丛刚么?

    “你不用怀疑我的诚意!”

    封行朗浅哼一声后,便转身朝岸边的商务车走去。

    邢八和邢十七不紧不慢的跟着。

    “对了老八,蓝悠悠的医学死亡证明已经办好了。你去多办一个火化的手续。”

    “你又要哄人呢?”邢八调侃道。

    “哄我哥!”

    封行朗直言不讳。他知道河屯的人是不会多嘴的。

    ……

    封行朗打回电话时,正值封家早餐之际。

    妻子和女儿的失踪,将封立昕一颗本就不太健全的男人自尊心挫败得支离破碎。他已经做好了跟妻子和女儿同赴黄泉的准备。

    每天除了煎熬的等待,然后就是催问警方。

    封行朗打的是封家的座机。接电话的是莫冉冉。

    莫冉冉也是身心俱疲。她的一颗阳光向上的心,已经被封立昕折磨殆尽了。好在还有封行朗时不时的打电话回来激励她,给她打气加油。

    接电话之前,莫冉冉正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虚弱不堪的封立昕喝安婶一早给煲好的药膳。

    有什么‘悄悄话’,封行朗都会打莫冉冉的手机;而今天,他却打的是封家座机。

    “喂,您好。这里是封家。”

    “冉冉,我封行朗!”

    “封二……”

    莫冉冉的声音带上了哭腔,“你找到团团了没有啊?你再找不到团团,立昕哥他……”

    “我哥他怎么了?”封行朗紧声追问。

    莫冉冉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憔悴不堪,却要执意出门去公安局的封立昕。

    “立昕哥又不好好吃东西了!估计是想为蓝悠悠殉情了!”

    莫冉冉故意说得很大声。并不忌讳让封立昕听到。

    “真的吗?那就省事儿多了!快告诉他,他的愿望就快实现了!”

    “封二,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立昕哥可是你大哥,你怎么不盼他好啊!”

    封行朗这番莫名其妙的话,听得莫冉冉心惊了起来。

    “那就由你这个盼我哥好的人,告诉我大哥:蓝悠悠已经死了!”

    封行朗说得很清冷。原本还酝酿着一会儿要怎么跟封立昕开口,才能让他接受得稍显平静,听莫冉冉这么一说,封行朗索性不遮不掩了。

    “什么?蓝悠悠她……”

    莫冉冉冷不丁捂住自己的嘴巴,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坐在沙发上的封立昕。

    如此的惊诧和端倪,侧耳细听的封立昕怎么会发现不了呢;他立刻拖挪着尚未痊愈的伤腿,朝莫冉冉这边靠近过来。

    “冉冉,把电话给我!”

    “立昕哥……”

    “快给我!”

    封立昕厉吼一声,径直从莫冉冉的手中抢过了那个无线座机。

    “行朗,悠悠她怎么了?”

    封立昕喘着急促的气息,“她是不是出事了?”

    “哥,蓝悠悠她……已经死了!就昨天……”

    封行朗顿住了后面的话。留给封立昕承受这个‘噩耗’的时间。

    “什么?悠悠她……她……她死了?”

    封立昕手拿电话的手,哆嗦得都快握不住了,“在哪儿?你们在哪儿?行朗,快告诉我……你们在哪儿?”

    “哥,你先冷静点儿!你赶过来,也于事无补了。”

    封行朗深沉的叹息一声,“正因为怕你不冷静,所以我连夜让人将蓝悠悠的尸体给火化了!”

    “什么?蓝悠悠已经被……被火化了?为什么不等我?”

    封立昕似乎承受不了这个事实,本就孱弱的身体,晃悠了几下就瘫软了下去。

    蓝悠悠的病情,封立昕是知道的。如此的奔波劳顿,她根本吃不消,只会加剧她更快的死亡。

    所以,封立昕也就没有怀疑封行朗言语的真伪。

    “立昕哥……立昕哥……”

    一旁的莫冉冉立刻眼疾手快的托抱住了封立昕虚晃中的身体。

    对于消瘦到只剩下百来斤的封立昕,身强体健的莫冉冉把他托抱起来,并不费事。

    莫管家捡起了从封立昕手中掉落的电话。

    “哥……封立昕!”

    “二少爷,是我。老莫。”

    “我哥怎么样了?”

    “已经喘过气来了……二少爷,那团团的下落……”

    相比较身体本就虚弱到朝不保夕的蓝悠悠,莫管家更关心封家小公主封团团的下落。

    有封团团这个心头肉在,大少爷封立昕即便此时再痛苦,但总能挺过来的。

    “我正打算跟我哥商量这件事呢……”

    封行朗微微叹息一声。

    “商量什么事?”

    莫管家紧声问。

    “邢三要带走蓝悠悠的骨灰……以交换团团的下落。”

    “那还用得着商量吗?!直接交换就是了!团团还小,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是蓝悠悠自己作的孽,能为自己的女儿做最后一件事,她死也值得!”

    莫管家的声音高上了几分。在他看来,完全没必要跟商量。

    “老莫……老莫……快把电话给我……给我。”

    封立昕甩开了莫冉冉的搀扶,又想上前来抢夺电话;

    “二少爷,这个电话大少爷不用接的!直接交换!团团可是大少爷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了!”

    “老莫……把电话给我……快给我!”

    封行朗能听得到手机里传出的封立昕的叫嚷声。

    “老莫,你还是把电话给我哥吧!一个是他的老婆,一个是他的女儿,这个选择,必须由他亲自来做!老莫,把电话给我哥!”

    虽说莫管家认为这样的选择根本就用不着选的:是个正常人都应该会选择才5岁的封团团!可他实在担心大少爷封立昕会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选择来。

    在封立昕一声声的叫嚷下,也在封行朗的要求下,莫管家还是将电话递给了封立昕。

    “哥,邢三被河屯的人控制住了。可连续严刑逼供了三天,都没能撬开他的嘴。他提出要带走蓝悠悠的骨灰,以交换团团的下落……”

    封行朗低沉着声音,“大哥,一个是你老婆,一个是你女儿……还是你来做决定吧!”

    为什么封行朗会让封立昕做这样的选择,其实用意是不言而喻的。

    一来,可以让封立昕更平顺的接受蓝悠悠的死;二来也让封立昕在妻女之间做一回必要的选择!

    这样不但免去了苦口婆心的安抚,还能将封立昕一颗脆弱的心脏锻炼得更加坚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