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5章 用爱折腾3
    见封行朗不看好自己跟袁朵朵,白默瞬间就不得劲儿了。

    “朗哥,你还好意思说呢,上回你不是说只要我把离婚证往袁朵朵面前一拍,她就会狠狠的吻我的么?我都照办了,也没见她吻我啊!”

    没达到预期的效果,没能被袁朵朵亲到,白默难免会有些小情绪。

    “还吻你?不给你来两巴掌就不错了!”

    封行朗真是服气了白默的‘天真’,还真想把他的话当成圣旨一样好使呢?!

    “那你就是坑我!”白默赌气的哼声。

    “坑你怎么了?有胆儿你来揍我啊!”

    像白默这种不明是非的家伙,即便再如何的多费口舌,他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清楚别人对他的好。

    然后封行朗激将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别啊朗哥……”

    内心是冲动的,但白默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替兄弟想想办法呗!我要是不幸福,还不是每天吵着你,闹腾着你啊!再说了,我幸福了,你也能跟着高兴不是么?”

    白默这话说得,还是挺顺耳的。

    “你一边玩去吧!你小子要是不幸福,我不知道有多happy呢!”

    逗耍白默消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能让压抑中的封行朗稍稍上瘾的。

    “那我就去闹腾我嫂子,让嫂子给我想办法!”

    白默的智商还是在线的。知道拿怀孕的林雪落来要挟封行朗,一定有用!

    “你敢!”

    果不其然,这效果相当的显著。

    “朗哥,那你说帮帮我呗!”

    白默有些纠缠封行朗的意味儿,“只是让你出点子,又没让你上刀山下火海!”

    “那就再帮你一回,以后少烦我!”

    等挂了白默的电话,封行朗再次落寂。

    手边,放置着endy整理好的有关如何培植兰花之类盆栽的文件资料。

    虽说封行朗不愿相信丛刚的死,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越来越残酷。

    如果那些盆栽还活着,至少能留点儿精神上的寄托和念想。

    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幼儿,能推开那扇双开门,还是相当不容易的。

    是严无恙。

    他跟他妈咪nina,gk风投唯一能进出自如总裁办公室的。

    “无恙?”

    封行朗前倾着身体,温和的轻唤了一声用肩膀顶开门的小家伙。

    小家伙越发的敦实。壮壮的小身板,虎头虎脑的。模样到不是挺像严邦,但这身板却一样的显壮实。

    “爸爸抱……”

    小家伙一直都是这么直呼封行朗爸爸的。而封行朗也是来者不拒。

    严无恙已经跑得稳当了。他径直奔到封行朗的大班椅边,蹬掉脚上的鞋,直接爬上了封行朗的劲腿。

    封行朗在小家伙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上亲了一口,宠爱的喃声:“怎么又跑来了?干爹要办公的!”

    封行朗亲了小家伙一下,小家伙便热情的回亲了他好几下。简直就是在刷口水。

    封行朗轻抚着小家伙黑亮亮的柔发,柔声问:“无恙,想不想你亲爹啊?”

    小家伙在封行朗怀里拱了拱,像是要午睡了。

    “干爹带你去看你亲爹好不好?” 封行朗轻拍了一个小不点的p股。

    “好……”小家伙睡眼朦胧的喃应。

    只要能被封行朗抱着,去哪里小家伙都没意见的。

    想起什么来,本是想让严邦安排房车来接的,封行朗又改主意决定自己开车过去。

    伤情还没有能完全康复,尤其是肋骨处的枪伤,在抱着二十公斤重的严无恙时,还是有些生疼的。

    好在小家伙睡意朦胧的,也不拱不闹。

    进去了御龙城停了车,封行朗便直接给严邦打了电话。

    “下楼!”

    “朗?你在哪儿呢?”

    “你猜?”

    当严邦拿着手机奔到窗前看到那辆雷克萨斯时,他整个人如沐春风。

    那下楼的速度,就差直接从楼上跳下来了。

    “朗……来怎么不先说一声,我也好恭迎二爷您的大驾。”

    严邦殷勤的替封行朗把驾驶室的车门给打了开来,“不是给你配了辆房车么,你还没好利索,别自己开车。”

    “把你祖宗抱下来吧!小东西睡着了!”

    严邦微微敛眉,“你带他来干什么?”

    “他是亲儿子,你说我带他来干什么?!”

    封行朗真的理解不了严邦对自己亲儿子这种不亲不近的态度。

    感觉这孩子的存在,完全是可有可无的。根本不会上心对他的教育,或是陪伴之类的东西。

    见封行朗动气了,严邦连忙将后排睡着的严无恙抱了出来。

    刚抱出来吹上冷风,小家伙便醒了。见抱自己的人是严邦时,立刻张开双臂朝封行朗扑了过来。

    “爸爸抱……爸爸抱!”

    “搞清楚了,这混蛋严邦才是你爸爸!”

    看着小东西用劲儿倾过来的模样,封行朗只能无奈的蹙眉。

    “行了,不许闹腾!亲老子抱着你呢!你干爹受着伤,不能抱!别想这心思!”

    很显然,严邦的吆喝声是不管用的。除了nina和封行朗,这小东西也是个不屈服于他人的主儿。

    小家伙用一只手推撑着严邦的脸,一只手使劲的够着走在前面的封行朗讨抱。

    “臭小子,再跟老子耍犟,就揍你!”

    严邦象征性的在小家伙的p股上拍打了一下,小家伙立刻自卫的用小脑袋去砸严邦的头。

    他的头,又怎么可能会有亲爹严邦的头硬呢,‘咚’的一声闷响,小家伙眼泪都快被砸出来了。

    不一会儿小家伙的脑门上就肿起了一块青淤。

    但始终没有哼哭一声。

    “严邦,你它妈脑子短路了?把无恙当仇人呢?!他可是你自己的亲生儿子!”

    封行朗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从严邦怀里接过了一直抗议中的小家伙。

    “敢砸老子的头?”严邦摸了摸自己被小东西撞疼的脑门,“这小兔崽子,长大了也是个六亲不认的主儿!”

    对于亲情,严邦向来都不看好。因为他自己就是个六亲不认的人。

    但对于封行朗……他却可以奉献出他的一切,甚至于生命。

    封行朗狠狠的瞪了严邦一眼,“闭上你的鸟嘴!你它妈就是个暴死街头无人收尸的命!”

    见严邦服了软,封行朗也没再继续谩骂。

    “对了,吉田呢?我有话要问他!”“……吉田?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