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1章 守候温柔47
    ,精彩小说免费!

    最先映入苏醒后严邦眼帘的,是nina。

    这也是那个日籍医生的意思。在给严邦做治疗人过程中,一直是这个女人配合他悉心照顾的。

    于是这个日籍医生便认为:nina跟病患是恩爱的夫妻无疑了!

    而且白默和外面守着的一群肌肉型男,都称呼nina为嫂子!

    nina看着严邦;

    严邦也看着她!

    nina是微显生怯的,明显的底气不足。

    而严邦看向她的目光,却……

    “你是谁?”

    严邦吐词并不清晰,唔哩唔嘟的,有着很严重的大舌头。

    当时的nina完全被严邦艰难吐出来的三个字给惊愕到了!

    在她的预期里,不应该是‘怎么会是你?’、‘你在这里干什么?’、‘给我滚出去!’之类的。

    可严邦说出的,却是‘你是谁’?

    难道他……

    nina看向那个日籍医生,应该是在寻求他的帮助和提示。

    那个日籍医生耸了耸肩膀,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便开始仔细观察严邦的脑电波。

    “我……我是……我是你的妻子!我叫nina!”

    nina像是鼓足了一生的勇气,以‘妻子’的身份向严邦介绍自己。

    “妻……妻子?”

    似乎对这个词语有些空白,严邦看了nina一眼后,便开始环看四周的环境。

    “这……这是什么地方?”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是谁?”

    当严邦问出这些话的时候,nina这才相信了:严邦失忆了!

    失忆到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谁了!

    “你,你叫严邦!严肃的严,兴国安邦的邦!”nina连忙接过严邦断断续续的问话。

    “我的头……我的头好疼……我的头……”

    严邦艰难的抬起自己的右手,本能的想朝自己的后脑勺摸去。

    “邦……阿邦……快别动!你后脑勺受了伤,需要好好的治疗调养!”

    nina连忙上前来握住了严邦的手,心疼的匍匐过来,将难受的严邦拥抱在自己的怀里。

    “阿邦,谢天谢地,你总算是醒过来了!”

    nina微微的轻泣着。她一直祈祷希冀着严邦能苏醒过来,但又害怕严邦的苏醒。

    在药物和针刺的作用下,严邦再次沉沉的昏睡过去。

    “医生,阿邦他……他究竟怎么了?怎么连他自己都不记得是谁了啊?”

    nina询问着一旁冥思苦想中的那个日籍医生。他看起来神情有些紧绷。

    “应该是失忆了!”

    “失……失忆?”

    nina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紧声追问:“那,那阿邦还有恢复记忆的可能吗?”

    日籍医生小默了几秒,“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还很难判断!”随之,日籍医生摸住自己的后脑勺,也就是严邦被钢针扎进的方位,“这里……大部分是存储记忆的脑组织!而他这里的脑组织受到了一定破坏和少许清除,所以恢复记忆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你要做好跟他

    重新开始的准备!”

    重新开始……

    像是一下子点燃了nina心中梦寐以求的渴望之源!

    上天竟然……竟然如此的厚爱她!给了她能跟严邦重新开始的可能!!

    nina的内心还是相当激动的!

    严邦再次苏醒过来,应该是三个小时之后的事。而他的床边,多了一个虎头虎脑的三四岁小男孩子。

    “无恙……快叫爸爸!”

    严无恙小朋友盯看着亲爹严邦,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阿邦,这是你的亲生儿子,叫严无恙!跟长得很像,都壮壮的。”

    nina将儿子无恙的小手抬起,轻轻的搭放在严邦的脸颊上;让小家伙感受父爱的同时,也让严邦感受父子之间的亲昵。

    “无恙……快叫爸爸啊!”nina催促着木纳中的小家伙。

    “爸……爸爸。你怎么怪怪的?”

    真是个童言无忌的呆萌孩子。

    严邦看向儿子严无恙的目光,竟然是……温和慈祥的!

    他有些吃劲的抬起右手,本是要触摸小家伙脑袋的,可挥了几挥,手臂还是不协调的歪斜在了一边。或许是刚刚苏醒没多久,脑子对身体及四肢的控制还不那么娴熟。

    nina立刻托握住了严邦的右手,并将他的手贴紧在儿子的脸颊上。

    “你是……我的孩子?见到你很……很高兴!”

    这说话的腔腔……还真不奇怪严无恙小朋友会说他怪怪的。

    “我跟无恙见到你也很高兴!”

    nina激动得有些热泪盈眶。随之附身过来,在严邦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阿邦,快点儿好起来……我跟无恙都需要你!”

    ……

    严邦一直都在被动的接纳。

    妻子;

    儿子;

    动不动就哭得傻里傻气的三弟;

    还有愣头愣脑,只知道跪在他床边抱着他喊‘邦哥’的手下……

    电话是妻子林雪落打过来的。

    “行朗……行朗,你快过来,快过来啊!严大哥他……他醒过来了!那个日籍医生说我们可以跟严大哥见面了!”

    手机里,传来妻子雪落兴奋异常的声音。

    “哦,知道了。我现在手头有事走不开……一会儿过去!”

    封行朗有些敷衍的意味儿。因为他还没准备好跟严邦见面的台词。

    又或者……他并不想苏醒后的严邦抱着他感慨万千的倾述什么!

    “亲爹……亲爹,你赶快过来啊!大邦邦虽然醒过来了,可谁也不认识……”

    手机里传出儿子林诺吵吵嚷嚷的声音,“亲爹你忙个毛线啊!快点儿来!”

    正思索着如何拖延时间的封行朗,却被儿子的这番话给惊愕到了。

    “诺诺,你说什么?大邦邦谁都不认识?”

    “也不对啦!大邦邦现在只认识无恙弟弟,和那个白骨精!其它谁都不认识!包括大白白和我哦!”小家伙又纠正了一下。

    “诺诺,你是说……大邦邦除了无恙弟弟和nina,其他人一概不认识?”

    封行朗是持怀疑态度的。严邦能认识无恙和nina,又怎么可能不认识其他人呢?!

    “亲儿子也不是很清楚了!”

    小家伙有些不耐烦起来,感觉亲爹的问题不是一般般的多,“不过亲儿子已经跟大白白打赌了:大邦邦一定会认出亲爹你的!”

    这个话题……雪落从叽里呱啦的儿子手里拿过手机,“行朗,你赶紧的过来吧!那个日籍医生说严大哥失忆了,谁都不认识!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